第九百三十二章:不辜负这片美景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真的假的,这丫头还有这么好的记性?

于薇从草坪上坐起身,向坐在炫儿身边的林雨晴招招手,说:“雨晴,你们家不止炫儿一个天才,真真也很厉害的!”

从画板前面抬起头,炫儿皱着眉,喊道:“你们不要乱动啦,我都画不好了。”

软绵绵地躺回草地上,于薇摆好姿势,身体僵硬。

真真手上的好吃的都已经吃光,也没了耐心,一下坐起身子,问:“哥哥,什么时候才能好啊,我都要累死了!”

“还有十分钟就好了,你们再坚持一下。”

将真真重新拽到自己怀里,于薇无奈地说:“你哥哥喜欢画画,那就画好了,干嘛非要咱们当模特?好累人啊!”

“哥哥喜欢,咱们就坚持坚持喽。”

真真很倒是副无所谓的态度,随意从草坪上揪着草叶,口中有一下没一下背诵着穴位歌谣。

突然,一片阴影挡住了自己,真真抬头看去,发现笑容慈爱的万悔。

“万爷爷!”

真真刚想坐起来,却想起来现在的任务,便只能动动小嘴,说:“我们现在是炫儿的模特,不能动的。”

万悔又向炫儿的方向看看,便恍然大悟。

万悔听到真真的嘟哝,觉得这孩子有学医的天赋。本来,万悔并不在乎是否会有人继承自己的事业,可如果真有个孩子能汲取自己医术上的精华,并发扬光大,想想似乎也不错。

见万悔笑而不语,林雨晴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,便跑上前,问道:“万大夫,在这里写生是我的注意,不知道可不可以……”

“当然可以,”万悔毫不迟疑地说,“这里很少有人光顾,你们能把它画入画里,也不辜负这片美景。”

听万悔如此说,林雨晴便放下心,向万悔笑笑,便回到炫儿身边,仔细地看着他的画作。

默默走到一旁,万悔看着如画般的场面,心里有种前所未有的温暖。

或许是因为家庭的原因,万悔一直不愿与人有过多的接触。直到他遇到了自己的妻子,才像个正常人一样活着。但是在万悔的心里,一直有一个遗憾,而眼前的画面就像是圆了他的一个梦,哪怕不属于自己,只要参入其中就好。

直到炫儿把画画完,林雨晴才直起腰,真真和于薇也忍不住跑过去,看到画作的一瞬间,满是赞叹地说:“这是炫儿画的?真是难以相信!拿去参加比赛肯定能得第一!”

拍着自己的脸,于薇自顾自怜地说:“这么漂亮的模特,想画丑也很难呢。”

呵呵——

在一片和煦的氛围里,炫儿一直都是淡淡的,他更换了画纸,看着林雨晴,说:“妈咪,给真真和于薇阿姨画完了,现在给你画一张吧。”

林雨晴一愣,帮炫儿擦了下额头的汗,心疼地说:“你都画了快一个小时了,先休息休息。”

“炫儿不累,”炫儿摇头,认真地说,“今天的光线好,画出来的人物很漂亮,炫儿想把妈咪画的美美的。”

看着炫儿善解人意的模样,于薇突然想起那个早已不在的孩子,他长大以后会不会也像炫儿那么听话呢?

猛地摇摇头,于薇推着林雨晴,说:“哎呀,炫儿有这份心,你就快去吧,大不了一会儿我多做点好吃的,犒劳犒劳炫儿。”

没办法,林雨晴只得走了过去,抚弄好裙子,安安稳稳地坐下来。

深深地看着林雨晴,炫儿稚气的眼眸突然多了许多复杂的神色。

瞧着那对母女的一举一动,万悔微微眯着眼眸。

晚饭时分

于薇很守诺言,说要犒劳炫儿,她的确做到了。不过她只完成了一半,因为忙了半天,于薇除了搞出一堆黑乎乎的东西来,毫无成果。

没办法,于薇只得打电话叫了披萨外卖,还有甜品、烤翅之类的,摆了满满一桌子。

无奈地看着“大餐”,林雨晴说: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,还不如我亲自下厨呢。”

“喂,能吃到这些已经很不错了好不好,有多少孩子还在饿肚子呢,我们要感恩现在所拥有的一切!你说对不对,真真?”

于薇一面说着,一面拿起一块披萨,吃得不亦乐乎。

真真挑了一块鸡翅,吃的嘴巴油乎乎的,哪里还有功夫说话?

“妈咪,我吃好了。”

炫儿用帕子擦了擦嘴角,然后起身,和林雨晴说了一声就准备回房间。

看着炫儿面前只咬了几口的披萨,林雨晴面带担忧,问:“炫儿,你怎么才吃那么一点?如果你不喜欢吃的话,妈咪给你煮饺子。”

炫儿摇摇头,说:“不用了妈咪,可能今天画画的时间有些长,我累了。”

说完,炫儿便离开了房间。

把炫儿面前的那块披萨拿过来,于薇咬了一口,皱眉说:“也没有很难吃啊,炫儿他怎么了?”

是啊,炫儿他怎么了?

这也是林雨晴想问的问题。

之前她曾问过炫儿原因,可是那孩子守口如瓶,什么都不肯说。炫儿很聪明,如果他不想说,谁也别想知道原因。

自己身为炫儿的妈咪,却什么都不知道,这让林雨晴很挫败,也很担心。

于薇看出林雨晴的坐立不安,就拍了拍她的肩膀,说:“安啦安啦,一个五岁,即将六岁的孩子还能飞上天不成?炫儿再聪明也是个小屁孩,咱们看紧一点就不会有事的。”

深深叹息一声,林雨晴说:“这孩子之前就有段时间是这种状态,后来又恢复正常。我以为没事了,结果这几天故态重发,真是让人担心。”

用力咬着一块鸡腿,于薇心想孩子太聪明也不是件好事。正常的孩子所担忧的,无非就是吃饱穿暖有人疼,可是炫儿不一样,和那孩子相处累脑又累心,偶尔还累身,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。

在纸巾上蹭了下手,于薇搂着林雨晴的肩膀,说:“你就不要杞人忧天了,炫儿那么孝顺,肯定不会做那些危险的事,让你担心的,你就放心好啦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