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三十三章:交心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手臂拖着下颚,林雨晴叹道:“要是铭扬在就好了,他肯定有办法。”

于薇“切”了一声,说:“你都不能解决的事,他一个大男人就能解决了?萧铭扬又不像是有耐心的样子,最后很有可能用拳头让炫儿屈服,那你不心疼吗?”

“不会这样的,”林雨晴坚定地摇摇头,说,“炫儿虽然嘴上说讨厌铭扬,可是他心里还是很尊敬这位父亲的,他完全是因为我,才对铭扬有看法,这点是我做的不够好。”

这个林雨晴,真是太善良了,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事她能把原因推到自己身上。

于薇怕林雨晴再钻牛角尖,便说:“那你让张凯枫试试喽,我看炫儿也挺喜欢他的。”

听言,林雨晴微微拧着眉。

林雨晴总有种错觉,炫儿变成现在这幅样子,十有八九是和张凯枫有关。她上次去问过张凯枫,可是张凯枫只会打太极,什么也没不肯说。

现在这家伙就住在医馆里,要不要再试试呢?

见林雨晴皱着眉发呆,于薇伸手在她面晃了晃,问:“喂,你想什么呢?”

低头用吸管喝了口果汁,林雨晴摇摇头,说:“没什么。”

于薇见不得林雨晴这么郁郁寡欢的样子,便说:“哎呀,你就顺其自然好了,有些事就算千防万防,该发生也总会发生。所以你就别庸人自扰了。”

话虽如此,可炫儿是自己的儿子,让自己如何不去想?

手指撑着额头,林雨晴觉得头好大。

一个人坐在房间外的草地上,炫儿抬头,看着天上的繁星。

刚刚他已经很努力地吃东西了,可是妈咪好像还是发现了什么,这会不会让她担心?哎,要是再多吃点就好了,也许就能骗过妈咪了。

“你有心事?”

就在炫儿自责的时候,一道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。

回身看去,炫儿发现是万悔正站在那里,忙站起身,拍了拍手掌,说:“万爷爷。”

走到炫儿的身边,万悔笑道:“如果有心事的话,可以说出来给爷爷听。”

炫儿摇头,说:“我没有心事。”

“没有吗?”万悔别有深意地看着炫儿,却没有继续说什么。

而这样的欲言又止,让炫儿低着头,有些心虚。

万悔见状,牵起炫儿的手,说:“陪爷爷到前面转转,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

一老一少沿着湖边,不紧不慢地走着,炫儿低头想着什么,万悔也没有说话。

炫儿到底是个孩子,如此沉默了近半个小时之后,他抬头看着万悔,问:“万爷爷,你有过很矛盾的时候?”

万悔低头,笑容慈爱,问:“当然,每个人都会有矛盾的时候。”

“那爷爷你会怎么解决这些矛盾呢?”

两人走到湖边的长椅处坐下,万悔把炫儿抱放在自己的腿上,笑道:“那要看是什么样的矛盾,处理方式不尽相同。”

小小的人儿紧锁眉头,炫儿思考了瞬,问:“那,如果爷爷你有想要保护的人,可代价去却是让她伤心,爷爷你会如何做?”

万悔一听,便猜出炫儿的心思,说:“怎么,你还在想找你的父亲?”

炫儿一惊,般脱口说出:“爷爷怎么知道的?”

话说出来,炫儿不由懊恼,这不是不打自招吗?

拍了拍炫儿的发顶,万悔笑道:“如果爷爷活了这么大把年纪,还猜不出你的心事,那这些年不就白活了?”

既然被猜中了心事,炫儿便不在隐瞒,仰起头,问着心中的困扰。

“爷爷,我不想妈咪为我担心。可是看到妈咪想念爸爸,我又不忍,我到底该这么办呢?”

“那你能告诉爷爷,你究竟会做什么,才能让你爸爸回来?是不是很危险,才会让你妈咪担心?”

低头沉默了瞬,炫儿说:“在中国的老师教过炫儿一个成语,叫深入虎穴,我想,这应该就是我要做的事吧。”

万悔神色一凛,试探地问:“炫儿有没有考虑过,你自以为是的牺牲,真的能让你妈咪开心吗?大人的事,就连他们自己都想不明白,你确定你就能解决吗?”

万悔的话让炫儿更迷惑了,本就不坚定的心,也更加动摇。

“孩子,你的付出并不会让你的父母开心,只会让他们深深的自责,如果你相信爷爷,就放弃你的计划,这样对谁都好。”

炫儿似乎很矛盾,说:“爷爷,我……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
“好。今天也不早了,你回去好好休息。爷爷相信你,知道你是个聪明带孩子,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炫儿乖顺地点点头,又叮嘱道:“爷爷,我们说的话……”

“千万不能让你妈咪知道,是吗?”

炫儿抿唇笑了下,便向万悔道别。

看着小小的身影越走越远,万悔的笑容慢慢消失在唇边。

看来,他应该找张凯枫说点什么了。

这日,林雨晴送孩子们去上幼儿园,在回家的途中,被一辆黑色的车子拦住。

或许是被绑架的次数多了,林雨晴很淡定地锁上车,同时拿出电话,准备报警。

“雨晴姐!”

林雨晴刚要按下拨通键,就听到有人拍车玻璃,抬头看去,正好看到小葵的脸。

松了口气,林雨晴按下车窗,皱眉说:“你们刚刚是怎么开车的,我还以为你们要图谋不轨呢!”

大钟从司机的位置上,向林雨晴招招手,他还不知道林雨晴正在发怒,脸上的笑容特别灿烂。

看他那样子,林雨晴的火气也发不出来,只能无奈地摇摇头。

不管怎么说,好在只是虚惊一场。

小葵不知道林雨晴之前的经历,还以为她胆子小,被大钟的急刹车吓到,便说:“他开车就是那个样子,毛毛的,一点都不知道分寸,雨晴姐你别介意啊。对了,你这是干嘛去了?”

“我去送真真和炫儿去幼儿园,你们呢?”

“我们啊,刚刚去货场接一批药材。”

看着面前的黑色货车,林雨晴说:“这么多药材,得用上半年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