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三十七章:懵懂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于薇的心情也不太好,毫不相让,说:“你是纸糊的人吗,连碰都碰不得!如果是这样的话,干脆别出门了!”

瞪了两人眼,于薇错开身就要走。

可是张凯枫却叫住了她,问:“听说雨晴今天撞到人了?”

脚步一停,于薇看着张凯枫,说:“听说?你今天不在医馆吗?”

“我有事,现在才回来。”

瞧张凯枫风尘仆仆的样子,于薇打趣道:“我说你不是病人吗,不在医馆里养病,三天两头地往外跑什么啊?”

安迪可以忍受林雨晴对张凯枫不理不睬,因为她是总裁最爱的女人。可眼前这女人又仗着什么和总裁这种口气说话?

面带不耐的神色,安迪催促道:“女士,麻烦请说重点!”

看着安迪冷冷一笑,于薇说:“抱歉,我只会说废话!”

“安迪!”

听到张凯枫略带警告的声音,安迪不敢造次。没办法,他只能闭上嘴,可是眼神却恶狠狠的。

得意地瞥了眼安迪,于薇才说:“看你态度不错,我就告诉你好了。今天雨晴送孩子们去幼儿园,回来的路上撞上一名叫朱迪的女孩子。朱迪无父无母,一个人生活,受伤以后没人照顾,咱们的大善人心里一软,不但收留了人家,还亲自照顾。事情就是这样了。”

张凯枫自然知道于薇口中的“大善人”是谁,他也不在乎雨晴闯了什么祸,张凯枫只是觉得这件事透着古怪,说:“雨晴开车一向都很小心的,车速又那么慢,怎么会把人撞到呢?”

“你也觉得奇怪是不是?”于薇好像忘了刚刚的不快,神色认真,说,“雨晴的技术我最了解了,遵守交通规则,从来不开快车,她撞人,比让她撞火星都难呢!”

听言,张凯枫问:“既然你觉得奇怪,你有亲自去看看朱迪是什么样的人吗?”

这个……

于薇本来是要去的,没想到让炫儿这个小鬼设了套,现在还没想好什么借口来说服雨晴呢。

见于薇欲言又止,张凯枫没再追问,双目看着前方的小屋,说:“雨晴现在肯定很自责吧。”

耸了下肩帮,于薇说:“当然,她巴不得出事的是自己,也不想伤害别人。不过呀,我觉得事情很蹊跷。哎呀,你不是很厉害吗,去查查那女孩的背景不就知道了。”

张凯枫很不喜欢别人用命令的口气和自己说话,可是现在事关雨晴,他也就没心思去计较了。

回身和安迪交代了什么,张凯枫见于薇穿着一身外出服,便说:“这么晚了,还要出门?怎么不陪陪雨晴?”

“她是我好姐妹,有了问题我比你更紧张,只是现在,我要为这位好姐妹的儿子圆谎!”

于薇无力地看了张凯枫一眼,转身便懒洋洋地向外走去。

见那女人走远了,安迪愤愤不平地说:“那女人什么身份,也敢这样和您说话!”

“她是雨晴的好友,以后少找她的麻烦。”

一句话,就把安迪心里的小伎俩识破。

心虚地跟在张凯枫身后,安迪笑道:“我才没那么闲,和一个女人计较。还是总裁的事比较重要,我现在就去调查朱迪的背景。”

张凯枫还想说什么,突然伸手捂住胸口,神色痛苦。

安迪紧张地扶住张凯枫,说:“总裁,要不我背您回去吧。”

“不用,”深深呼吸了两下,张凯枫强装镇定,说,“送我回房间,去请万大夫。”

“是。”

没一会儿的功夫,万悔便出现在张凯枫的房间内,看着他惨白的面色,摇头说:“我上次已经提醒过你了,如果你继续一意孤行,我也没法救你的性命。”

沉沉地掀起眼皮,张凯枫淡然地瞥了眼万悔,说:“如果我那么听大夫的话,早就没命了。你放心,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。”

“你清楚?”万悔剪开张凯枫的衬衫,指着里面的一块红肉说,“如果你清楚的话,就不会又把伤口崩裂。你知不知道为了缝你这点皮,浪费我多少精力?就像破布似的,缝了一次又一次。”

虽然口中抱怨着,万悔还是坐在张凯枫的对面,拿出一盒消毒器具,开始熟练地为张凯枫处理伤口。

虽然打过麻药,可是张凯枫受伤的次数太多,已经对麻药产生抗药性,每一针扎入皮肤,都锥心的疼。

看张凯枫冷汗直流,却一言不发,万悔很佩服这个年轻人。

用纱布擦去血迹,万悔问:“为什么不加大麻药的剂量?”

“张凯枫屏住呼吸,在万悔停歇的瞬间,说:“那是个无底洞,我不允许我屈服在任何药品之下!”

张凯枫见到太多的人因为毒品家毁人亡,所以他绝不会触碰任何削弱自己意志力的东西。况且手术这东西,开始的时候虽然疼,但是现在似乎习惯了,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。

无奈地摇摇头,万悔说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,仗着年纪小,就胡作非为,等老了以后,肯定会后悔的。你看你,已经受了这么重的伤,就不能休息一下吗?”

“我现在还不能休息。”

目光依旧盯着张凯枫的伤口,可是万悔的神色有变,问:“有什么事,一定要趁现在做?我猜,一定很重要吧,让你连性命都不要了。”

轻轻闭着眼,张凯枫的脑中满满的都是林雨晴温暖的笑靥。

他不能休息,他知道自己的手上的筹码是什么。如果失败,那一切都会毁掉。所以他要准备完全,不能出任何纰漏。

见张凯枫不说话,万悔笑了下,说:“你这性子还真固执,就和炫儿那孩子一样。”

眼睛满满睁开,张凯枫问:“炫儿?他怎么了?”

“我之前看到炫儿的时候,发现那孩子很苦恼,好像有解不开的难题。可他偏偏谁也不说,连他妈咪也保密。可他毕竟是个孩子,能接受的有限,现在似乎就已经到达他的极限,每天都眉头紧锁,一点都不开心。”

炫儿……是意识到什么了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