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章:开导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付妮哄着真真,待她的情绪安稳一点了,便说:“真真乖,你看妈咪已经很辛苦了,你不应该再让妈咪替你担心,对不对?”

真真还在抽泣,听到付妮的话,觉得很有道理,便擦去泪珠,回身看着林雨晴,说:“妈咪,真真不哭了。”

这个小小的举动,好像敲打在林雨晴心底最柔软的地方,心酸又心疼。

握着真真的小手,林雨晴笑道:“快和付妮阿姨和东方叔叔,哦,还有菲儿一起去博物馆吧,妈咪在家里准备好吃的等着你们。”

“好。”真真努力挤出一个笑容,然后转身,和菲儿手牵着手,就离开了医馆。

看着自己的女儿一点一点消失,林雨晴的心都快碎了。

看出林雨晴心里不好受,付妮笑道:“哎哟,有我们在,你就放心吧,别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啦。至于晚饭,你也不要准备了,我们会在外面吃。到吃饭的时候,我给你打电话,你出来咱们一起吧。”

“我……尽量。”

“什么叫尽量啊,你是国家总理吗?还忙的连顿饭都吃不上了?”付妮不容拒绝地说,“就这么订了,晚上等我的电话哦!”

说完,付妮摆摆手,就和东方回到车子上。

看着他们离开,林雨晴深深叹息了一声,然后慢慢走回去。

双眼一直紧紧盯着林雨晴,直到她将医馆大门关上,才扭过身子,看着东方白问:“你这家伙,今天怎么没吵着要见万悔呢?”

东方白一错不错地看着前方,说:“今天是星期日,万大夫不在医馆,我进去也没用。”

真是,需要这家伙死缠烂打的时候,他又开始深沉起来,早知道就不带他来,自己还能进去和雨晴单独聊聊。

白了东方一眼,付妮又回身看着后面的三个孩子,笑笑,说:“哇,这是哪里来的三位小朋友啊,真是太可爱了呢。”

因为心情不好,真真并没有响应付妮的互动,而是看着窗外,模样懒懒的。至于炫儿,亦然冷酷到底,连个笑脸都没有。还是自家的女儿贴心,在一片安静中,菲儿是唯一一搭理她的。

手臂支着下颚,付妮微微皱着眉,问:“炫儿,你妈咪到底在忙什么,连陪你们的时间都没有了?”

“妈咪在照顾病人。”

病人?

付妮眼珠一动,问:“该不会是张凯枫吧?”

付妮也听说张凯枫在医馆养伤的事情,所以才会如此推断。

可是炫儿却摇摇头,说:“是一个叫朱迪的女人。因为妈咪把她撞伤,才会亲自照顾她,直到痊愈。”

付妮满面震惊的神色,说:“竟然发生这种事,雨晴怎么都没告诉我呢!”

“因为妈咪不想别人为她担心,”抬头看着付妮,炫儿说,“付妮阿姨也要假装不知道,因为妈咪告诉过我们,不要随便乱说话,如果让妈咪知道是我告诉你真相,肯定会生气的。”

忙不迭点着头,付妮说:“我懂我懂,肯定不会告诉雨晴。只是,这事发生的太突然,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呢。”

付妮的想法和于薇一样,觉得以林雨晴的开车技术不至于把人撞了。可事情已经发生了,应该怎么做才能帮到雨晴呢?

仔细想了想,付妮突然笑弯了嘴角,笑嘻嘻地看着孩子们,说:“我猜你们今天肯定已经没心情去博物馆了,要不然我们去做点特别的事,怎么样?”

另一边。

照顾朱迪喝完药,林雨晴端着空掉的瓷碗离开,正好碰到了刚刚回来的万悔。

见到林雨晴,万悔似乎很诧异,说:“我刚刚看到炫儿和真真离开,你没和他们一起出去吗?”

抬手拢了下细碎的头发,林雨晴笑笑,说:“没有,是我朋友带着孩子们出去玩,我还要照顾朱迪。”

看了看房间里面的人,万悔说:“你做的已经够多了,真的没必要事事亲力亲为。她毕竟是在我们医馆养伤,你把事情都做了,那需要我们做什么?”

万悔一向都是以严厉的形象示人,可是此刻,他就像安慰晚辈的长者,语气温和,口气轻松,让人如沐春风。

也许,大家都不理解林雨晴,可是她自己知道那种孤独无依的滋味。

捏着碗边儿,林雨晴垂眸,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。

“当年我一个人出国,怀着两个孩子,身边没有一个朋友。生病了,只能孤零零地自己扛着,饿了,就算身体再难受也要爬起来胡乱塞点东西。每个夜晚,我都不敢睡,因为我怕自己睡下去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如果就那样死掉,没人会知道,等到别人发现的时候,可能连容貌都辨别不出来了。”

“正因为经历过那种痛苦和无助,所以我才不想因为我的原因,让朱迪也承受这些。”抬头看着万悔,林雨晴的眼睛亮晶晶,说,“我知道大家可能有些不理解我,但是我只想无愧于心。”

听了林雨晴的话,万悔心里很震惊。他知道林雨晴是一位单身妈咪,却没想过她过去的生活那么辛苦。

一个女人独立将两个孩子养大,其中的辛苦不言而喻,万悔由衷佩服道:“你是一位很勇敢的妈咪。”

抬眉看着万悔,林雨晴笑道:“勇敢谈不上,只是比较无畏而已。”

万悔重新审视着林雨晴,说:“有你这样的母亲,难怪炫儿和真真那么优秀。对了,我想和你聊聊真真。”

听言,林雨晴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,问:“真真怎么了,是又淘气了吗?”

“没有,她很优秀,所以我才要和你聊聊。”

示意林雨晴坐下,万悔说道:“有几次我看到真真在和小葵玩闹,我发现她很有学医的天赋,如果你想让她走这条路,或许我可以做她的启蒙老师。”

林雨晴面露喜色,说:“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,不过我要先回去和真真商量一下,看看她是什么意思。”

“你真是一个好妈咪,现在很多家长都替自己的孩子做主,决定所谓的成功和幸福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