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四十八章:惊天噩梦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别这么说朱迪,她人挺好的,也不主动找人麻烦。”

听言,小葵撇了撇嘴,说:“如果她人真的好,就不应该在这里麻烦那么久,占用你的时间,都不能陪着真真和炫儿了。”

小葵是见过真真那副可怜的小模样的,可怜巴巴地瞅着林雨晴为朱迪忙进忙出,而自己只能扯着娃娃站在一旁,眼泪汪汪的。

不过好在,这些都已经结束了,大家都恢复到原来的样子,今天一定要快快乐乐地玩个够!

又仔细叮嘱林雨晴一番,小葵就像只快乐的鸟儿,又飞到了别的地方。

捧着面前的衣服,林雨晴在发呆,而真真则站在门口,悄悄向里面望着。

“妈咪,那条裙子很衬你哦。”

抬头,正好看到自己的女儿,林雨晴笑着向她招招手。

“刚刚是不是在门口偷听了?”

“真真没有偷听,是你们说话声音太大了,我不小心听到的。”

这小丫头,也学会能言善辩了呢。

摸了摸真真的头发,林雨晴说:“来,让妈咪帮你梳个好看的辫子吧。”

听言,真真美滋滋地坐在林雨晴身前,林雨晴熟练地把真真乌黑的长发挽起,绑成漂亮的韩式公主头。

拿出镜子给真真看了下,真真惊喜地说:“好漂亮,妈咪,真真要穿公主裙,这样我就变成真正的公主了!”

爱怜地吻着真真的鬓角,林雨晴笑道:“你本来就是妈咪的小公主。”

“那妈咪,我什么时候换裙子?”

看真真迫不及待的样子,林雨晴笑道:“等吃过早饭,妈咪就帮你换好。”

“要那么久啊,”真真撅着嘴唇,说,“妈咪,可不可以现在就换呢?”

“不行哦,如果吃饭的时候弄到裙子上怎么办?”

“我会很小心很小心,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。”

看着真真充满希冀的眼神,林雨晴很的不忍拒绝,便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真真欢呼着跑回自己的房间,从衣柜里小心翼翼地取出最喜欢的红色公主裙,送到林雨晴面前,乖顺地像只大白兔。

虽然女儿喜欢漂亮,可是真真还从没有这么渴切地穿上什么衣服,今天是怎么了?

林雨晴一面奇怪着,一面仔细帮真真装扮。

没一会儿,一名漂亮可爱的小公主站在镜子前,左右欣赏了一番,就回身催促道:“妈咪,你也去换衣服嘛。”

啊?

让林雨晴没想到的是,真真还记得红裙子那件事,她以为真真会只顾着欣赏自己的美,就忘了红裙子的存在。

无奈地笑了下,林雨晴问:“一定要妈咪穿吗?如果大家笑话妈咪怎么办?”

“不会的,妈咪穿上肯定很美。而且真真想和妈咪穿亲子装,上次我们这样穿的时候,爸爸还在,可是现在……我们只能和妈咪一起穿了。”

原来……是这个原因。

咬着嘴唇,林雨晴将真真抱在怀里,心里有些小小的酸涩。

深深呼吸了下,林雨晴笑道:“真真等等妈咪,妈咪现在就换上新裙子!”

说着,林雨晴就起身,利落地换好裙子,两个一大一小的人同时出现在镜子前,一个娇俏可爱,一个美得令人窒息,美好得像是一幅画一样。

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林雨晴发现这条裙子并不像想象中那样稚嫩,自己一样可以穿出自己的味道。

不过,皇后和公主有了,那王子?

拍了拍真真的肩膀,林雨晴说:“炫儿是不是还没起床?我们快去把他叫起来。”

“炫儿不在房间啊,”真真说,“我早上起来就没有看到哥哥了。”

不在房间,那会在哪呢?

林雨晴想着,便给马克打了个电话。

“喂,马克,炫儿在party现场吗?”

“炫儿还不知道party的事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既然真真能偷听,知道举办party的事,那炫儿一样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得到这条消息,所以炫儿会知道也不是不可能的。

“你在附近看看,也许他去那边玩了呢。”

“好,我帮你瞧瞧。”

四下看了一圈,马克并没有发现炫儿的身影,便说:“这里没有,他是不是在医馆了?”

“……好吧,我去找找。”

挂了电话,林雨晴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,低头向真真笑笑,说:“妈咪为你准备早饭,你在这里吃,好吗?”

“妈咪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你乖乖坐在这里,等妈咪一下。”

快步走出了房间,林雨晴的脸色一点一点变白,她茫然无措地四下寻找,可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的心越来越慌乱,控制不住地开始呼喊炫儿的名字。

万悔听到林雨晴的声音,就走出来叫住了她,问发生了什么。

“我找不到炫儿了。”林雨晴很努力地让自己的声音平缓,可听在别人的耳中,仍然是抑制不住的颤抖。

上前几步握住林雨晴的手臂,万悔按住她手臂上的一个穴位,同时用平缓的声音问:“什么时候不见的,各处都找过了吗?”

经过万悔的点按,林雨晴惊慌的心平静下来不少,可她的嘴唇依旧惨白,说:“真真说早上就看不到炫儿了,我打过电话给马克,说party现场也没有炫儿。现在,我都快把医馆找一遍了,还是没看到他人。万大夫,炫儿会去哪了啊?”

“你别着急,或许是炫儿一个人跑到哪里玩去了。你也知道那孩子喜欢独处,或许他发现个喜欢的地方,就多坐了一会儿,你别自己吓唬自己。”

对啊,炫儿不过是在别的地方玩了一会儿,自己干嘛大惊小怪的呢?

林雨晴用力扯嘴角,露出一抹笑容,说:“对,我还没有把所有的地方都找一遍,不能这么早就下结论。”

“这样吧,我带着几个徒弟,帮你一起找,总会找到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几个人分成几个方向,仔细搜寻,可一个小时过去了,两个小时过去了,仍然没看到炫儿的影子。

到了十点钟,马克给林雨晴打来电话,问:“雨晴,我都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,你怎么才接啊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