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三章:记忆的倒退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如果是三天前,我有信心。可是现在……”

紧紧盯着万悔的眼,于薇问:“那个瘤子怎么会长那么快?”

“因为剧烈的刺激,加快血液流速,造成增生。”

听着万悔的解释,于薇眼前一阵迷蒙,转身又看着马克,说:“我记得你们和万悔有过约定,是吗?”

马克一愣,不明白于薇现在提这事要干嘛。

在于薇的注目下,马克点点头。

嘴角冷漠地勾起,于薇说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们相约,张凯枫给你找人,而你,则治疗雨晴。你为了拖延时间,让张凯枫找到你要的人,而故意延误了雨晴的病情,是不是!”

“于薇,你在胡说什么!?”马克忙拽住于薇,不想再让他胡说八道。

不过万悔并没有动怒,他只是平静地看着于薇,直到于薇自己平静下来。

在万悔知道林雨晴和萧铭扬的关系之后,就一直在不遗余力地为其治疗。只是他不想把原因告诉任何人,包括萧铭扬。

其实在说了那句话之后,于薇也后悔了。尤其在万悔超然的目光中,她更是无地自容。

“平静下来了?”

于薇捂着额头,低声说:“抱歉。”

调转目光,万悔看向付妮,说:“联系东方,让他尽快给雨晴安排手术吧。”

“我不同意!”

门外,突然传来萧铭扬的声音,让众人不由回头看去,正好对上他愤怒而伤心的眼神。

“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雨晴病了!?”

萧铭扬竟然不知道这事?

几个人彼此相望,以为对方会和萧铭扬说,可实际上,谁也没和他提起过这件事。

调转了目光,萧铭扬冷冷地盯着万悔,用命令地语气说:“我会联系人来治好雨晴,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!”

看着萧铭扬年轻的脸庞,万悔不由感叹着,他和自己年轻的时候可真像啊,都是那么固执,那么不可一世。

深深看着萧铭扬,万悔已有所指地说:“你的固执,会害了雨晴的!”

“可是我不相信你!”

刚刚萧铭扬听到于薇的话,知道万悔是张凯枫的人,心里本对他存有的一丝好感,也消失殆尽。他不会再让信不过的人接触雨晴,从今以后,他会好好保护她的!

一句不信任,让万悔很受伤,即便他没有表现出来。

于薇还在对为刚刚的无礼自责着,就听到萧铭扬对万悔大吼大叫,不由皱眉瞪着他,说:“我们每个人都很担心雨晴,不是只要你!如果你来商量的话,那咱们就好说好量,可如果你只是来发脾气,抱歉,现在没人有时间陪你玩幼稚的游戏!”

“你说什么!?”

萧铭扬阴涔涔地盯着于薇,让人不寒而栗。

如果是以前的于薇,她肯定会吓破了胆,可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,于薇就发现自己不再惧怕萧铭扬了,也敢看着他的眼睛反抗。或许这就是成长吧,只是成长的代价很昂贵。

如果不是怕雨晴醒过来以后担心,萧铭扬真想现在就把于薇给丢到海里!

双拳握紧,萧铭扬声音阴沉,说:“雨晴是我的妻子,我有权利,也有义务给她最好的治疗。你们只是她的朋友,没有资格在这里指手画脚!”

“可是在你消失的这段日子里,是我们这些朋友陪着雨晴挺过来的!”

瞧这两个人针锋相对模样,付妮怕发生什么事,便站在两人中间,劝道:“好了于薇,现在当务之急是救雨晴。还有你,就算你信不着万大夫,那总能相信东方白吧!”

下颚微动,萧铭扬说:“我会和东方仔细商量对策,你们只需要好好陪伴雨晴,别的,不必操心!”

见于薇还要说什么,付妮忙拽住她,而萧铭扬似乎也不愿久留,转身便匆匆离开。

站在医馆门外,萧铭扬就要去找东方白。可是刚上了车子,萧铭扬便重重靠在车背上,紧紧闭着眼。

阿九担心地看着萧铭扬,问:“主子,您没事吧?”

萧铭扬真不愿相信这一切都发生在雨晴的身上,明明是那么善良的人,为什么总要受到不公的对待?

“主子,夫人还需要您来照顾啊!”

阿九的话提醒了萧铭扬,让他慢慢冷静下来。

是啊,雨晴还在等着自己!

深呼吸了下,萧铭扬声音低沉,说道:“现在就去医院。”

当林雨晴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,她的状况似乎好了一些,看人的眼神也清朗了点。

靠在床上,林雨晴还好奇地看着于薇,问:“你怎么了,眼睛怎么红通通的?”

揉了揉眼睛,于薇说:“还不是担心你嘛!”

“我怎么了?”林雨晴笑容温婉,道,“你老实讲,是不是盛南天又纠缠你了,才跑我这里哭哭啼啼了?”

于薇愣了下,觉得好笑哪里不太对劲儿。歪着头仔细打量着林雨晴,于薇发现她虽然憔悴,可是眼中已经没有伤痛的神色。

这是怎么回事?

于薇咬着唇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雨晴,如果你难过的话,就和我说,别把什么都憋在心里。”

“我为什么要难过啊?”林雨晴好笑地看于薇,说,“我刚刚和炫儿的老师联系过,知道他最近是因为演讲比赛而有些苦恼。现在知道了炫儿行径古怪的原因,我也轻松不少。”

眼睛瞪得越来越大,于薇甚至来不及和林雨晴细聊,转身就跑出了房间。

“万大夫,万大夫!”

于薇气喘吁吁地跑到万悔的房间里,东方白和付妮也正好在这里,探讨着雨晴的病。

几个人看到于薇这幅样子,均是一惊,忙问:“雨晴怎么了?”

“雨晴……雨晴……”于薇跑得太急,说话都磕巴起来,费了半天的时间才说,“雨晴好像忘了炫儿失踪了!”

几个人彼此对望一眼,而后起身,匆匆去了林雨晴的房间。

一番检查之后,东方白对着林雨晴的脑部片子皱着眉,用笔指向一处黑点,说:“应该就是这里,阻断了雨晴的记忆神经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