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四章:因祸得福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怎么办,雨晴还会恢复过来吗?”

“这种短暂性记忆缺失,或许手术之后能够恢复,也或许某天她自己就想起这段时间的事。”

语毕,东方白发现大家的神色都很哀愁,便说:“也许,这是件好事。”

“好事?”付妮不明所以,问,“雨晴都失忆了,这也算好事?”

“最起码,雨晴忘了最伤心的事,现在她的情绪稳定,只要别在刺激她,就可以继续治疗。”

听言,于薇面露希望,说:“也是个办法!只要我们都假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现,好好保护雨晴,就可以为她争取时间!”

眼看事情有了转机,大家都很开心,可只有萧铭扬垂着头,神色难辨。

默默走到萧铭扬面前,于薇说:“萧铭扬,如果你真的为雨晴着想的话,请你这段时间不要出现在她面前。”

萧铭扬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但还是问:“为什么!?”

“难道你没听到吗?雨晴现在还以为自己生活在一个月之前,如果你突然出现,刺激她想到炫儿怎么办?”于薇虽然也知道,这样要求萧铭扬很过分,可是现在已雨晴为主,这点委屈他应该可以承受吧。

虽然于薇觉得自己很有道理,可是以萧铭扬霸道的性格,想说服他可没有那么容易。

萧铭扬沉默了许久,然后抬头,神色平静地说:“现在一切都以治病为主,趁着雨晴这几天心情好,让万大夫继续调理她的身体。”

听言,于薇很诧异,似乎没想到萧铭扬竟然会这么容易就同意。

当然,于薇并没有忽略萧铭扬眼底一闪而过的伤痛,或许,她也低估了他对雨晴的感情吧。

才刚刚团聚的两个人,还没来得及享受幸福,就要硬生生地将自己从林雨晴的生活里摘除掉,这对萧铭扬来说也是很残忍的。

哎,这一家人,究竟为什么要遭受这么多磨难呢?

……

为了圆谎,于薇说万悔是自己国外的叔叔,暂时为他们提供住宿。而炫儿则代表幼儿园去参加比赛,要离开一段时间。

因为角色设定的改变,林雨晴和医馆里的每个人都成了陌生人,大家也对林雨晴小心翼翼的,一副不是很熟的样子。

看着自己喜欢的雨晴姐对自己露出客气的笑容,小葵好多次都忍不住,想上前和她像以前一样,手挽手聊天。可是看着林雨晴疏远的眼神,小葵也只能命令自己冷静在冷静。

为了不冲动行事,小葵干脆不靠近林雨晴,只在远远的地方看着她。

不过,在远处盯视林雨晴的,不只是小葵一个,还有她身边的这位。

小葵虽然和萧铭扬并不熟,但也知道这个家伙是个狠角色,连师父都敢骂,还是少惹为妙。

可是小葵刚一转身,就被萧铭扬叫住了。

“听说你和雨晴的关系很好?”

慢慢转过身,小葵发现萧铭扬的目光依旧锁定在林雨晴身上,可周围又没有别人,难道是在和自己说话?

不舍地收回目光,萧铭扬在看到小葵的一瞬间,眼神变得清冷起来,皱眉,问:“你没听到我刚刚的话吗?”

呼吸一凝,小葵好像被吓到了,忙垂下目光,有些磕巴地说:“那个……我……和雨晴姐……挺好的。”

“雨晴心地好,和什么样的人都能成为朋友。”

是啊,雨晴姐的确很善良。

哎,好像有点不对劲儿啊!

小葵抬起头,有些愤愤地看着萧铭扬,心想这人不就是在骂人吗!

虽然心里生气,可是小葵却敢怒不敢言,只能在心里偷偷咒骂几声。

“雨晴和你平时都聊些什么?”

“什么都有啊,天南海北的,都会说一些。”

“那……有提起我吗?”

小葵很想私心地说没有,可是看着萧铭扬寂寥的身影,小葵觉得这个男人也是个可怜的人。

雨晴姐就在前面几百米的地方,可是他只能远远看着,就算心里再想,也不能靠近。

善良的小葵终究还是说了实话,道:“雨晴姐说她的丈夫很优秀,不管发生什么,她都会一直等着他。”

手指不自觉地蜷缩起来,萧铭扬觉得心好痛。

“雨晴姐还和我讲过,你人很冷漠,但是很关心人,只是你不习惯如何去表达你的关心,所以很容易让人误会。”

“哦,雨晴姐还说……”

“够了!”

萧铭扬紧紧闭着眼,他不想再听下去了,不然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冲出去,将那个小女人紧紧搂在怀里。

这人真奇怪,明明是他要自己说的,现在又让人闭嘴!

小葵又等了一会儿,见萧铭扬没有再说话的意思,便说:“如果没事的话,我就先走咯?”

话音落下,萧铭扬依旧沉默,小葵便慢慢后退,离开了那个凉亭。

拍着胸脯,小葵喃喃到:“他可真是个怪人啊,雨晴姐那么善良,怎么会喜欢这个怪家伙?”

“你说谁奇怪呢?”

突然冒出来的声音让小葵吓了一跳,脸都变白了。

看着身后的马克,小葵皱眉,说:“你们这些人,非要一惊一乍的吗?”

马克有些无奈,说:“这位美丽的小姐,我叫了你三声好不好,是你不理我的!”

脸色红了红,小葵懒得理会马克,转身就跑来。

这个小丫头!

马克笑着摇摇头,然后就看到凉亭里的萧铭扬。

想到萧铭扬当日那样奚落张凯枫,马克内心愤愤,眼珠转了一圈,嘴角挂上一抹坏笑。

“嗨,雨晴!”

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,林雨晴回身看去,正好瞧见满面笑意的马克。

露出一副和善的笑意,林雨晴说:“嗨。”

故意围着林雨晴转了一圈,马克惊异地问:“你这是怎么了,感觉你好像很累的样子。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最近总是脑袋晕晕的,像做梦一样。”

“哦,那就对啦,这是万大夫给你开的药方开始起作用了。”

林雨晴笑了下,也没把马克的话放在心上。

即便没有回过神,马克也知道某个角落里的某个人,那眼神都能把自己穿透了。不过越是这样,马克越是得意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