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五十八章:疯狂的爸爸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见莉莉丝平静下来,萧靳诚就换上一副慈爱的表情,拍着他的手掌,说:“他还是个孩子,当然觉得林雨晴什么都是最好的。等他长大以后,自然就知道弱肉强食的道理,也会尊重你。”

他们到底在说什么,什么弱肉强食?

炫儿紧紧皱着眉,发现这些人都好奇怪,难道因为他们生活在英国,话里的含义和自己平时理解的不一样吗?

莉莉丝深吸口气,换了个眼神看着炫儿,俯身在他面前,和颜悦色地说:“炫儿乖,一会儿妈咪给你买糖吃,好不好?”

“我再说一遍,我只有一个妈咪,她的名字叫林雨晴,别人都不配做我的妈咪,你就死心好了!”

这个小杂种,早晚有一天我要杀了你!

莉莉丝怒火逃脱,可是这次她学乖了,无奈地看着萧靳诚,说:“爷爷,我看他是不会接受我了。”

“你们这才是第一次见面,已经比我预想得要好了。”萧靳诚倒是很乐观,说,“我相信在来日的接触中,你们会更加适应彼此。”

见他们一直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,炫儿没有了耐心,问:“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爸爸?”

“想见你爸爸很简单,”萧靳诚指了指前面的房间,说,“他就在里面。”

听言,炫儿的眼睛一亮,抬步就跑了过去。

莉莉丝想在后面追上去,却被萧靳诚拦了下来。

“爷爷,您不担心铭扬想起什么吗?”

萧靳诚淡定自若,说:“铭扬都已经傻了,他能想到什么?”

是啊,在他们心里,萧铭扬已经是个白痴,只有自己知道,这个男人还是正常的,只是因为药力的原因,暂时忘记了一些事情。可是当萧铭扬看到自己的儿子,难保不会想到什么。

双手紧握,莉莉丝说:“爷爷,我觉得还是应该跟上去。您也说铭扬现在的状态不似常人,如果他伤害到炫儿怎么办?”

这点是萧靳诚没想到的,点点头,觉得很有道理,便说:“那我们就去隔壁房间看着吧,铭扬的房间里有监控,如果发生什么危险,也能在第一时间就跑过去。”

“是。”

莉莉丝迫不及待地走到房间内,双目一错不错地盯着显示器。

小小的人儿四处含着“爸爸”,在看到一个男人背对自己而坐的时候,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,试探地喊道:“爸爸?”

见对面的人没有反应,炫儿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,又提高了嗓门,道:“你是我爸爸吗?”

这次,对面的人终于有了动静,他回过头,双目无声地看着炫儿。

“爸爸!”

炫儿开心地跑到大伟的身边,开心地看着他,还破天荒地搂着他的手臂,说:“爸爸,我终于找到你了,我们快回家吧!妈咪好想你,我们也好想你!”

大伟面无表情地看着炫儿,一言不发。

初时的兴奋慢慢消失,炫儿发现“萧铭扬”的眼中没有一点光彩,冷冰冰地注视着自己,好像不认识自己一样。

炫儿有些害怕,小手慢慢缩了回来,问:“爸爸,你不认识炫儿了吗?”

炫儿?

大伟慢慢伸手出,炫儿重展笑颜,张开手臂就要投入大伟的怀里,而另一间屋子里的莉莉丝则脸色铁青,目光冰冷。唯有萧靳诚,面含浅笑,冷静地注视着一切,好像主宰着所有。

炫儿很开心,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萧铭扬,等他们回去之后,就可以和妈咪、妹妹团聚了。

可是炫儿的笑容突然凝固在脸颊上,瞪圆了双眼,死死看着面前熟悉却陌生的人。

只见大伟伸长手臂,面目狰狞,张手抓住炫儿细弱的脖子,眼睛血红。

炫儿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朝思暮想的爸爸,竟然要杀了自己!?不过还好,只有自己看到爸爸现在恐怖的样子,如果是吧妈咪看到了,肯定又要伤心了。

炫儿呼吸困难,看着面前的人,张口,喃喃两个字:“爸爸!”

可如此殷切的呼唤,并没能唤回“萧铭扬”的理智,好像他手里的孩子不过是只小猫小狗,根本不值得怜惜。

看到眼前这一幕,莉莉丝总算放下心,看来铭扬还没有记起炫儿,应该不会让爷爷起疑。

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把铭扬拉开!”

听到萧靳诚的命令,众人忙跑到隔壁,把奄奄一息的炫儿抢夺回来,同时控制住疯狂的大伟,把他死死摁倒沙发上。

萧靳诚皱眉走到大伟面前,指着炫儿说:“铭扬,这是你的儿子,你疯了吗!”

大伟好像什么也没有听到,双眼无神地盯着地面,口中冰冷而机械地重复道:“饿。”

“我看你是没救了!”萧靳诚摇头,然后转身,心疼地看着炫儿。

莉莉丝冷眼看着那些人,然后走到大伟身边,爱怜地抚摸着他有些潮湿的头发。

哎,刚刚真是可惜了,如果“萧铭扬”真能杀死炫儿,那就算将来他恢复了神智,恐怕也无法面对自己吧,而且林雨晴肯定也会恨他一辈子,那铭扬就可以和那些人彻底脱离关系了。

想到这,莉莉丝突然眼前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好主意,眼中透着妖冶的光。

头靠在莉莉丝怀里,大伟低垂着头,掩盖住眼底惊慌的光泽。

小少爷怎么在这里?这里太危险,不能让小少爷留下来!

……

或许因为太过震惊,炫儿回到房间之后一直就把自己锁了起来,偷偷地哭泣。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自己的爸爸怎么变得那么可怕!如果妈咪看到了,肯定会很伤心的,这要怎么办才好?

叩叩——

突然传来的敲门声,让炫儿激灵一下,他戒备地看着门外,声音沙哑地问:“谁?”

“小少爷,我是给您来送饭的,您的晚饭还没有吃呢。”

“我不吃,拿走。”

“这可不行啊,如果您不吃,老爷可是会责罚我的。您就当可怜可怜我,就开门吃了吧。”

炫儿还不了解萧家人的冷漠和无情,听这人的声音很可怜,便心软了,走到门口,把门锁打开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