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六十八章:给我什么惊喜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紧紧握着拳,萧铭扬真想把这个家伙打成肉泥!或许他真可以这样做,只要把这男人打得下不了床,那他就不能缠着雨晴了。

似乎看清萧铭扬的意图,张凯枫说:“如果你想打倒我,那么我会很感激你的。这样一来,雨晴就会日日在我床前照顾,很容易增进感情呢。”

这个混蛋!

萧铭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恶狠狠地盯着张凯枫,怒道:“你不用得意,要不了多久,雨晴就会记起一切,到时候你休想再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!”

“我不管以后如何,我只看现在!”张凯枫的笑容很欠揍,洋洋得意地看着萧铭扬,说,“现在,是我陪在雨晴身边,是我吃她做的美味,也是我,陪着真真写作业、画画。而你呢?只能躲在角落里发霉!”

“混蛋!”

萧铭扬刚要一拳挥舞过去,就被阿九给拦住了。

“主子,千万别上这人的当,他就是在激怒您,好让他有机会深入接触夫人!”

深呼吸了几下,萧铭扬强压下心底的愤怒,指着张凯枫,声音冷若冰霜:“你等着,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看!”

说完,萧铭扬气哼哼地转身,回了房间。

看着萧铭扬铩羽而归的身影,张凯枫笑容得意。

张凯枫出院的第二天,就打电话给马克。

得知张凯枫出院,马克惊得下巴都要掉了,问:“你不是才拆线没几天吗,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?”

“在医院呆着很无趣,不如到外面散散心。”

散心?

马克皱着眉,说:“真是胡闹啊,你也不怕把伤口弄感染了!东方大夫也同意你这样胡闹吗?”

“反正我住在医馆,如果有什么事也会得到救治,怕什么?”

哎,这家伙去医馆哪里是为了治病,根本就是想泡妞吧!

虽然心中这样腹诽着,可是马克根本不敢说出来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点叮嘱张凯枫,千万不能让伤口沾水。

耐着性子听完马克的话,张凯枫才说:“马克,既然我回来了,你是不是应该为我接风?”

“没问题啊,”马克笑着说,“你想在哪里吃,我做东!”

“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,我是要你在医馆里面给我接风。”

啊?

马克挠挠头,实在不理解张凯枫此举的用意。

“凯,医馆不是我的地盘,这样做不太好吧。”

“你不能做主,那雨晴总可以吧。”

就这一句话,让马克茅塞顿开,满面奸笑,说:“原来你是这个目的,你真是太诈了。你放心好了,这事包在我身上,肯定会给你弄一个非常完美的接风宴!”

嘴角微微勾起,张凯枫面露期待的神色。

挂断电话,于薇就看马克对着手机笑,不由问:“你干嘛笑得像个白痴一样?”

“因为我头一次看到凯在争风吃醋哎!”

撇了撇嘴,于薇喃喃道:“真是幼稚!”

于薇知道自己藏不住话,所以这些天她尽量避免和雨晴接触,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实话说出来。

马克看准时机,说他也没事,便每日陪着于薇各处晃悠。

这晚他们两个人正在坐在路边的小餐馆吃海鲜喝啤酒,就接到了张凯枫的电话。

虽然于薇对此嗤之以鼻,可是马克却像捡到宝贝似的,说:“这可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景,啧啧!”

“喂,你们要争风吃醋,就跑一边去,别把我们雨晴牵扯进来。”

“这恐怕很难,”马克认真地说,“现在想置身事外,已经晚了哦。对了,凯说想让雨晴帮忙准备接风宴,你有什么好的建议?”

于薇用手里的叉子敲打着马克的头,怒道:“你是不是没听到我刚刚说什么啊,怎么还要雨晴帮你们弄什么鬼接风宴!”

马克捂着头,说:“哎呀,你轻点啦!很痛的!!”

小饭馆里其他的客人,看着窗边那对小情侣在打闹,不由笑着看热闹。

于薇被那些人的眼神弄得很不自在,停下手,恶狠狠地警告道:“我告诉你,雨晴现在身体不好,我绝不容许你们打扰她。”

“我也知道啊,所以才只是借着雨晴的名义,然后所有的事由我们来弄嘛。”马克露出讨好的笑容,说,“由咱们准备,总比让雨晴知道以后,她事事亲为要好吧。”

这些混蛋,真会利用人,和这些人在一起,真是被卖了还帮他们数钱呢!

于薇没办法,只能答应和马克一起准备接风宴的事。

其实说是接风宴,不过是一顿饭的事,从外面找个厨子,去医馆做顿大餐就行了呗。

于薇想的很简单,拟定了份菜单,就开始着手找合适的厨子。

这日,于薇坐在咖啡馆里,一面翻看着几家五星餐厅的彩页介绍,一面喝着咖啡。

“小姐,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

听到声音,于薇抬头看去,正好看到一个阳关热情的年轻人,在向自己微笑。

这个年轻的笑容很有朝气,也很有感染力,于薇很喜欢这样阳关的笑容,便点点头。

放下自己的背包,年轻人笑道:“没想到这家咖啡店这么火爆,还不到中午就已经没有位子了。”

听男孩的口气,好像是外地人,于薇便笑着问:“你是来旅游的?”

“算是吧,”男孩喝了口冰摩卡,笑道,“我是来意大利采生的。”

“原来是位画家。”

男孩忙摆着手,说:“我哪里是什么画家,只不过刚在学校里学了点皮毛罢了。”

看着男孩谦虚的样子,于薇真想让马克那个自大狂也来看看,省着他每天一副只有他会画画的样子。

男孩看见于薇手里的彩页,笑道:“这家的总厨手艺不错,鹅肝很美味。”

诧异地看着男孩,于薇问:“你试过他的菜?”

男孩喝了口咖啡,点头说:“嗯,昨天刚有幸尝试过。”

听言,于薇感兴趣地支着下颚,问:“那他除了鹅肝,还有什么拿手菜?”

“他最拿手的,其实是甜点。别的东西嘛,虽然味道不错,但是没有什么惊喜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