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六十九章:偶遇还是阴谋?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男孩的目光落在于薇手上的彩页上,说:“这几家的总厨都很优秀,如果没去的话,尝试一下也可以。”

见男孩一副行家的样子,于薇不由对他产生了兴趣,问:“可是我想找的并不是流俗的厨师,我希望弄一点不一样的东西,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建议?”

男孩考虑了下,说:“这样啊……我倒知道一位厨师,他是做中餐的,味道非常正宗,就算是在国内,那也是顶尖的水准。可是这位师傅没有名气,只在医馆弄堂里经营着自家的小餐馆,不知道你会不会介意。”

“只要东西正宗,其他的都无所谓!”于薇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,竟然会碰到一位行家。

听言,男孩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一会儿我带你去吧,正好我住的地方就在那条弄堂里。”

为了表示谢意,于薇请男孩喝了咖啡,而男孩则骑着摩托车,载着于薇去了那家小餐馆。

说真的,于薇很久没坐摩托车了,上次坐这东西的时候,还是在大学,转眼过去了这么多年,一切都已经物是人非了。

晃了晃头,于薇探着身子问:“对了,你帮我这么大的忙,我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呢。”

“你叫我文就好了。”

文?

于薇笑笑,心想这个年轻人真不错,热心有礼貌,还长得很帅,或许可以介绍给小葵啊,那个花痴女肯定喜欢这一挂的!

就在于薇胡思乱想之际,坐在前面的司文也面带笑意。可是他的眼睛里,透着妖冶冷漠的光。

之后的事情就进行的很顺利了,于薇亲自体验了这位厨师的手艺,觉得很满意,就与其定下时间、价钱,具体的菜品则还要商讨。

见事情都处理得差不多了,司文就要和于薇道别。可是于薇却叫住了他,说:“你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,我应该好好谢谢你的。”

“你刚刚已经请我喝了咖啡的。”

“哎呀,那算什么啊,”于薇笑笑,说,“这样好了,等我确定好时间,你也来参加我们的聚餐吧。”

司文忙摆手,说:“不了,你们好友相聚,我就不跟着凑热闹了。”

“相逢就是缘分,而且大家都是中国人,何必那么见外?”于薇很热情地说,“就这么定了,反正我也有你的号码,肯定还会联系你的。”

说完,于薇就和司文摆摆手,然后笑着离开了。

看着于薇的背影,司文露出不屑的目光,心想还以为多难搞定呢,没想到不过是个蠢女人。

因为提前搞定了厨师,于薇一下轻松下来,剩下的,她只需要弄清楚每个人的喜好,列好菜单就可以了。

林雨晴和真真的喜好,她是倒背如流。张凯枫和万悔等人就在医馆,随便打听下就可以。东方一家人的习惯问付妮就好,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。至于马克,那家伙挑食,不喜欢吃洋葱和青椒,还有动物的肝脏,要在菜品里把这几样去除。

想到这,于薇愣了下,心想自己什么时候对那个家伙这么了解了?

瞪圆了眼睛,于薇眨巴两下,突然觉得这不是什么好现象,看来以后要和马克保持点距离,以防某些东西在自己不经意的情况下,变了味道。

见于薇在发呆,林雨晴轻手轻脚地走过去,就看她手上握着一个本子,上面还写了很多菜名。

掩唇笑了下,林雨晴拍着于薇的肩膀,说:“你这是有多馋,竟然写了这么多好吃的。”

于薇捂着心口,回身瞪着林雨晴,说:“你走路怎么没声音的!”

“怎么会没声音,明明是你在发呆,没注意到我罢了。”

无奈地看着林雨晴,于薇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,说:“你不是应该在午睡吗,怎么出来了?”

揉着自己的肩膀,林雨晴说:“刚刚做了个梦,醒了以后我就睡不着了,就出来转转。”

“什么梦啊?”

“我梦见铭扬回来了,可是炫儿却失踪了。”

林雨晴的话让于薇脸色一紧,然后仔细盯着林雨晴。

见于薇的眼神奇怪,林雨晴笑着推了她一把,说:“干嘛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!”

随意笑了笑,于薇说:“只是很奇怪你怎么会做这种奇怪的梦。”

“是啊,好像和真的一样呢。”林雨晴笑容未变,道,“还好不是真的,不然我一定会疯掉的。”

勉强地笑笑,于薇变低头看着菜单,说:“有时间在这里胡思乱想,还不如给我弄点好吃的呢。我好久都没吃到你做的菜了,什么时候大展身手一番啊?”

“随时都可以啊,你想吃什么告诉我就好了,不用对着一张菜单流口水。”

说完,林雨晴又打了个哈欠,于薇便催着她回去继续睡一会儿,林雨晴也没推辞,乖乖地回到房间里休息。

而于薇却再也坐不住了,起身就去找万悔。

听了于薇的话,万悔微微皱着眉,而这个表情让于薇心惊肉跳。

“万大夫,雨晴会做这样的梦,是不是她马上就要想什么了?”

“未必,”万悔说,“这些记忆深藏在雨晴的大脑里,就像是被上锁的箱子,轻易不会被打开的。可人一旦放松下来,箱子上面的锁也会放松警惕,里面的记忆就会跑出来。”

“那您的意思是,雨晴暂时还是安全的喽?”

万悔点点头。

听言,于薇松了口气,拍着胸口,一副后怕的样子。

可是万悔却没有那么轻松,他依然皱着眉,说:“现在没事,不代表会一直没事。雨晴的梦只是一个信号,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。因为雨晴很有可能还会做同样的梦,次数多了,她肯定会心生疑问。”

刚刚还放松的心一下又紧紧揪了起来,于薇轻轻叹了口气,心想雨晴怎么那么命苦,什么事都被她碰上了。

见于薇苦大仇深的样子,万悔安慰道:“我刚刚所说的,不过是最坏的预想,你不必有压力。你要知道,你是雨晴最好的朋友,你的反应她都会看在眼里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