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七十八章:适应新生活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萧家的这段时间,炫儿很努力地适应这里的生活,他想用自己优秀的表现来麻痹萧靳诚,以放松对自己的监控。

而炫儿的努力的确收到效果,萧靳诚开始撤减对炫儿的监视,炫儿的可活动范围也大了很多。

如此一来,炫儿便有机会偷偷溜去看萧铭扬,他真是迫不及待了。

自从上次的疯狂见面之后,炫儿再也没能看到萧铭扬,他心里的很多疑问都无处解答。现在,他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寻找答案。

这日,炫儿从萧靳诚那里回来,本应该午睡一会儿,下去再进行马术训练。可是炫儿却在回到房间之后不久,就偷偷从窗户跳到另一间房,然后从暗门穿过长廊,偷偷找到萧铭扬的住处。

左右看了看,确定没人之后才小心翼翼地溜进去。

看到躺在床上的人,炫儿难掩激动的神色,小心翼翼地喊道:“爸爸?”

大伟微微动了下,背对着炫儿,眼神锐利。

炫儿见大伟没有反应,慢慢靠近他,眼底尽是渴望的神色。

可是当小手搭在大伟的肩膀上的时候,他突然像发疯似的站起身,回身就握着瘦小的炫儿,如同捏住一个可怜的小鸡。

看着大伟可怕的脸,炫儿脸色惨白,可是他倔强地抬着头,看着大伟的眼睛,声声切切地喊道:“爸爸,我是炫儿啊,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?”

“炫儿?”

听大伟在重复自己的名字,炫儿很开心,以为他记起自己。可是下一瞬,大伟大吼道:“你肯定是来害我的,去死吧!”

话音落下,大伟便像丢弃一个破布袋似的,把炫儿扔了出去。

炫儿紧紧闭上了眼睛,天旋地转间,就被摔了出去。

炫儿以为会很疼,甚至会流血。可神奇的是他并没有受伤,原来他是被扔到了沙发上。

可就在炫儿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大伟又上前扯住他的衣领,粗吼一声,便又要将人扔出去。

“快制服住少爷!”

突然,房门被打开,从外面跑进几个人,一把摁住了大伟,同时将呆愣住的炫儿解救出来。

“小少爷您没事吧?”

看着别人将发疯的大伟五花大绑起来,炫儿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轻轻摇摇头,炫儿说:“我没事。你们……轻点,别伤到我爸爸。”

“您放心,我们手上有分寸,您先回去休息,一会儿会有大夫为您诊治。”

说完,便有人牵着炫儿的手,将他带领回房间。

当周围的人全部离开之后,炫儿一个人静坐很久,才颤抖着打开了手上的纸条。

这个东西是大伟袭击炫儿的时候塞到他手里的,炫儿偷偷藏起来,到现在才敢打开。

小小的纸条上面只写了八个字:按兵不动明哲保身

按兵不动,明哲保身……这是什么意思?

炫儿将纸条销毁,然后上网查了这两个成语的含义,然后沉默了许久。

看来,爸爸也没办法离开萧家,而且他肯定是正常的,只是身不由己。那自己需要怎么做,才能救爸爸和自己离开这里呢?

正当炫儿沉思的时候,萧靳诚从门外走进来,发现这孩子皱着眉,似乎在想些什么。

“炫儿。”

身子激灵一下,炫儿回身,在看到萧靳诚的时候满面愧色。

小步走到萧靳诚身前,炫儿低着头,说:“对不起,太爷爷,我没听您的话,去看爸爸了。”

“傻孩子,你探望父亲不是值得批评的事,可你爸爸现在病了,你想看他必须有人陪伴,否则就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。告诉爷爷,你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炫儿含泪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

瞧他那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萧靳诚笑道:“你别怕太爷爷惩罚你,如实说。”

听言,炫儿抬起手臂,露出一片淤青。

心疼地叹了口气,萧靳诚让人帮炫儿涂抹药膏,然后在旁说:“太爷爷体谅你思念父亲的心,可是你体谅太爷爷心疼你吗?”

手臂上的伤,是炫儿自己弄出来的,他担心自己毫发无损会受到怀疑,便狠心将手臂撞上门框。

虽然萧靳诚手下的大夫医术不错,可是揉按着淤青位置也会很痛。不过炫儿一声未吭,只是低着头,等淤青处理好之后,才蔫蔫地说:“炫儿错了,炫儿甘愿受罚。”

“你不听太爷爷的话,身陷危险,的确该罚。但是看你也受了伤,加上诚心悔改,这次就算了。可是下一次……”

“太爷爷,不会有下一次了。”炫儿态度诚恳,抬头,说,“炫儿之前没弄懂太爷爷的意思,以为不许我和爸爸见面。其实太爷爷只是想保护炫儿不受到危险。炫儿现在知道太爷爷的苦心,以后肯定会听您的话。”

见炫儿如此懂事,萧靳诚满意地点点头,同时向炫儿招招手,拍着他的脑袋说:“你能这么想,也不枉我疼你一番。记住,以后不能感情用事,要用脑子去思考,知道吗?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炫儿重重地点头。

萧靳诚又向炫儿叮嘱几句,便离开房间。

房间里重新安静下来,炫儿沉默地坐在小椅子上,目光盯着地面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……

轻轻吐着烟雾,莉莉丝用被单裹住自己的身体,目光迷蒙地靠着join的肩膀,说:“爷爷都抓住那个贱种把柄,竟然都没惩罚他!?爷爷真是太偏心了!”

单手抚摸着莉莉丝的长腿,join漫不经心地说:“人家那可是血脉连心,你算什么?充其量是个替代品罢了。现在正主回来,你当然只有让路的份儿。”

Join的话虽然难听,但也是莉莉丝担心的。

眼神眯了眯,莉莉丝似乎决定了什么,说:“把那个贱种找回来,只是为了巩固我的地位,没想到他非但不能帮到我什么,反而威胁到我的存在。我不能让这个贱种继续破坏我在爷爷心中的形象!”

手指沿着纤长的腿慢慢上移,join闭着眼亲吻着莉莉丝的鬓角,问:“你想怎么做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