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八十二章:炫儿对峙莉莉丝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莉莉丝之前就说动了大伟,帮自己教训炫儿。可是让他做的事他总是左托右托,敷衍了事。没办法,莉莉丝只好用苦肉计逼他就范,不然这样拖下去,那个贱种都长大了!

窝在大伟的怀里,莉莉丝想着心中的诡计,满面阴笑。

……

这日,炫儿正自己组装一把手枪,动作慢条斯理,好像手上的东西不是杀人凶器,而是一把另类的变形玩具。

缓缓靠近炫儿,莉莉丝盯着他的背影,心怀怨恨。

自己那么苦心树立的形象,全被这个小杂种给毁了!现在,她费尽心思各方补救,而小杂种倒好,安心躲在这里。

凭什么始作俑者能呆得这么安稳?她不甘心!

深深吸了口气,莉莉丝闭着眼,将眼底所有的怨恨逼退。当她再次抬眸时,已经换上一副冷漠的样子。

“小鬼!”

听到莉莉丝的声音,炫儿漫不经心地瞥了她一眼,然后低头,继续忙自己的事。

炫儿这种不冷不热的态度激怒了莉莉丝,她皱着眉,喊道:“喂,你耳朵聋了吗,没听到我和你说话吗!”

“谁规定你和我说话,我就要搭理你了?”

“混蛋!”莉莉丝几步走到炫儿身旁,怒道,“我可是你的长辈,你这是用什么态度和我说话!”

懒懒地看了莉莉丝一眼,炫儿问:“长辈?你配吗!”

莉莉丝知道,这个贱种是故意激怒自己,她是不会上当的!

握紧了拳头,莉莉丝神色阴狠,道:“哼,亏铭扬好不容易想起你了,没想到你一点都不念亲情,就自己躲在这里享受,也不管你父亲是不是在受苦!”

小手一停,炫儿抬头看着莉莉丝,问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见炫儿被自己的话吸引,莉莉丝笑容加深,坐在炫儿对面,说:“你每次看到你父亲的时候,都是平静期。而他发病的时候你没看到,他非常痛苦。”

炫儿的眼里有着深深的哀痛,说:“我知道,爸爸病了。”

抬头哼了一声,莉莉丝说道:“这种话也就骗骗你这种小孩子吧!其实你爸爸根本就没病,而是被控制起来了。”

炫儿眼神吃惊,可是再一想,便笃定地说:“你想离间我和太爷爷!”

莉莉丝没想到这孩子如此聪慧,只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目的。不过就算炫儿再怎么聪明,他也是个孩子,心里也会怀疑。

高高抬着下颚,莉莉丝说:“我是看你可怜,那么想你父亲,却看着别人害他而不自知。喂,如果你不信的话,可以去找join,他可以告诉你真相。”

Join?

炫儿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,皱眉说:“你们随便安排个人,编排个故事就让我相信,你觉得我会信你们吗?”

炫儿笃定的态度噎得莉莉丝无语,眉头一拧,说:“还真是固执的小屁孩!好吧,我怎么说你都不听,那就相信你的太爷爷好了!只是你父亲就惨了,好好个人被祸害成现在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唯一的儿子还不想想怎么救他,只知道一个人享受安逸!”

说完,莉莉丝转身,骄傲地离开。

虽然很怀疑莉莉丝的用意,可是炫儿已经开始质疑萧靳诚了。炫儿虽然和萧靳诚相处的时间不长,可是他清楚萧靳诚是个异常冷酷的人,即便他在和自己笑的时候,他眼底冷酷的光也让人不寒而栗。

炫儿想去问问太爷爷,可是莉莉丝说太爷爷将父亲害成现在这幅样子,那去问他,也肯定不会问出什么来的。

默默地看着桌面上的枪支,炫儿决定冒险一次,去见见那个join。

从方爷爷那里打听到join的住所,炫儿站在门口,看着里面的中年男子,问:“你好?”

Join正在这里药品,听到声音,转身,在看到炫儿的时候眉头微不可见地蹙起,说:“有事吗?”

微微抿着唇,炫儿走了进去,站在join面前,仰头看向他,说:“我听说你是个位大夫,我想问问我爸爸的病怎么样了?”

Join突然变得很凶,质问道:“谁让你来的?”

炫儿并没有被join的疾言厉词吓到,反而落落大方地看着他,说:“是莉莉丝。”

“这个莉莉丝,还真是能给我找麻烦!”将手上的药瓶扔到一旁,join一边抱怨着,一边点燃一根烟,问,“你都想知道什么?”

“你所知道的一切!”

眯眼看着炫儿,join发现这个孩子真不愧是萧家的种,那眉眼神态,气质仪态,和萧铭扬真的很像,想必将来也会是个人物。

可前提是,他能活着长大!

眼底划过一抹狠色,join说:“他吃了不该吃的药,大脑受损,就变成现在这幅样子。”

“那还有治愈的可能吗?”

Join深深地看了炫儿一眼,说:“那要看有人是否允许他痊愈了!”

小小的人儿皱起眉,炫儿问:“那个人为什么不让爸爸痊愈?”

“小鬼,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好处的。”

见join有意躲避自己的问题,炫儿板着脸,说:“我可是萧家未来的接班人,惹怒我,对你没什么好处!”

好笑地看着炫儿,join说:“等你真当上萧家接班人,再来找我炫耀吧!”

见自己的恐吓未能成功,炫儿又换了副语气,说:“告诉我真想,我可以给你好处。”

转身,join好笑地看着炫儿,问:“你能给我什么好处,两块糖,还是一个苹果?”

“不,是钱。”炫儿严肃地说,“我有五十万美金的支票,只要你肯告诉我,它就是你的。”

挑了下眉,join似乎没想到这个小屁孩能有这么多钱,说:“你倒是挺有能耐,能藏那么多钱。只是可惜,我对你那点钱不感兴趣!”

“那和你的命比较起来呢?”

瞳孔一缩,join语气不善,问:“你什么意思,是在威胁我?”

炫儿直直看着join,说:“莉莉丝那个女人那么狡猾,又很讨厌我,怎么会好心告诉我真想呢?唯一能解释得通的,就是她想陷害我,而你,就是她的同伙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