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八十四章:疑窦丛生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老方回忆了下,说:“老爷找少爷找了很久,等找到少爷的时候,他就变成这幅样子了。”

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炫儿又问:“那太爷爷看到爸爸这个样子,是不是很伤心?”

“老爷对谁都是很淡的样子,并没有很难过。而且我也不是跟在老爷身边,并不清楚老爷究竟什么反应。”

炫儿似乎听出点门道来,忙着追问道:“我听说,爷爷找了很多大夫给爸爸看病,是真的吗?”

‘“这倒是真的,那些人没能把少爷治好,老爷还发脾气了呢。”

眼睛盯着老方,炫儿身子微微前倾,问:“没人能治好爸爸,太爷爷没继续找新的大夫吗?毕竟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没准哪位高人就会有办法的。”

“这个……好像没有了。”

“那放弃治疗,是在我来之前,还是之后?”

“之……之前。”

果然!伤害爸爸的凶手,真的是太爷爷!如果太爷爷真的想救人,以他的能力怎么会停止找大夫?自己还没到萧家的时候,就已经停止救治,太爷爷肯定已经放弃爸爸了!

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炫儿的眼睛也变得亮亮的。只是纵容知道了真相,他又该如何救人出去呢?

见炫儿神色多变,老方皱着眉,问:“炫儿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没事。”抬头,炫儿露出个安抚的笑容,说,“方爷爷不必担心。”

虽然炫儿嘴上说没事,可是他眉眼间淡淡的愁色根本藏不住,这让老方不由叹息,心想他一个小孩子,怎么要承受那么多的责任呢?

抿着唇,炫儿说:“方爷爷,炫儿有件事想让你帮帮忙。”

“什么事,你说。”

“我……想请方爷爷帮我打个电话。”

“这……”老方有些为难,说,“我也很想帮你,可是让老爷知道了,我就惨了。”

“可是你每个月不是能出去一天吗,你可以在离开萧家的时候帮忙。”炫儿面色诚恳,说,“整个萧家我最信任的人,就是方爷爷了,如果你也不帮我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面对炫儿的请求,老方只得点点头,说:“好吧,我尽力试试。”

见老方同意,炫儿很开心,找了张纸条,在上面写了个号码,然后交给了老方,说:“这是我妈咪的一个朋友,他是很厉害的大夫,肯定有办法治好爸爸。我怕太爷爷不准我打电话,就麻烦万爷爷帮这个忙了。”

老方说:“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,爷爷一定会帮你这个忙的。”

听了老方的话,炫儿笑得很开心。

……

伤口刚刚上过药,张凯枫侧身靠在躺椅上,闭目休息。

突然,他的手机响起,安迪忙拿起来按了静音,回身看着睡着的张凯枫,不知道要不要叫醒他。

“把电话拿过来。”

见还是吵醒了张凯枫,安迪有些懊恼地交出电话,心想到底是谁这么没有眼力见儿,专门挑人休息的时候打电话。

或许是刚刚醒来的原因,张凯枫的声音有些沙哑,显得比他的年龄更沧桑一些。

“你好?”

“哦,你好,请问是万悔万大夫吗?”

挑了挑眉,张凯枫刚想说什么,却转念一想,竟然说: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

拿着纸片,老方笑着说:“哦,是这样的,有位小朋友托我向你咨询一种病状,不晓得您能不能想办法治一治。”

眉头微微蹙起,张凯枫说:“我看病要望闻问切,只凭你们描述病情,要我怎么下诊断??”

张凯枫将万悔曾经给自己的话,原封不动地说了出来。

对方似乎也怔愣住,反应了下才点头说:“对不住对不住,可我可以是受人之托,知道的有限,拜托您帮帮忙,先听听看,能不能有办法。”

张凯枫的声音似乎很不耐烦,说:“那你就快说,我很忙的。”

“是是,病人的情况是这样的。年纪三十左右,男性,原本身体健康,可是因为吃了药物,脑袋受损,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回来。”

炫儿说这些干嘛,有什么用意?

张凯枫仔细想了下,又问:“我要根据病人吃的药物来判断。这样吧,你在哪里,我要先看看病人,才能下结论。”

“哎呀,这个……不太方便啊。”

听言,张凯枫声音严厉,斥道:“你这人,话也不说明白,也不让我看病人,我看你根本就是在消遣我吧!”

“真没有,您别生气啊,只是……真不方便。您行行好,先帮忙看看。我这里有药物的名字,你等下,我念给你听。”

老方又翻出一张纸条,上面是join写给炫儿的药名,老方一个字一个字地念给张凯枫,然后满是期待地等着。

电话那边安静了瞬,老方神色忐忑,正想出声催一催的时候,张凯枫说:“能搞到这种药物,你们肯定不是寻常人。我不想惹麻烦,你还是另请高人吧。”

“大夫,我们可没有害人之心啊,只是小孩子想爸爸康复,您就帮帮忙吧!那孩子可怜得紧,整天想他爸爸,我们都不忍心啊。”

孩子的爸爸,那不就是萧铭扬吗?可萧铭扬现在正在医馆,怎么又跑到萧家去了?这个萧铭扬,究竟在谋划什么?

仔细考虑了一番,张凯枫说:“你们这种情况很特殊,或许用物理治疗能够起到一点效果。没见到病人本人,我真是没办法下诊断。对了,病人现在精神状态怎么样?”

“时而暴躁,时而沉默。哎哟,暴躁起来的时候,连他儿子都不认,很凶残的。”

呼吸一紧,张凯枫说:“那你们就不要让孩子见他父亲,暂时别刺激到病人。”

“是是,我都记下来了。那大夫,依您的意思,病人还有救是吗?”

张凯枫似乎很不耐烦,说:“我刚刚不是已经说过了吗,我要亲自诊视病人才能下诊断,你这人是不是听不清话啊!”

被“大夫”教训了一顿,老方忙点头称是,见也咨询不出什么来,便挂断了电话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