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四章:访客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不是张凯枫要安排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家伙吗?怎么会和菲利普先生扯上关系!?

大钟看到莉莉丝震惊的模样,眼底划过一抹恶作剧的神色,可很快,他便捂着自己的后脑,显得很不好意思的样子,说:“嗨,你好,我叫大钟,我是菲利普先生的朋友。”

嘴角的笑容显得很僵硬,莉莉丝点头,说:“你好,欢迎来到萧家城堡。”

菲利普夫妇看得出这两个人之间的异样,还以为是年轻人的荷尔蒙作用,彼此之间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“好了,爷爷还在等着你们呢,请跟我来吧。”很快,莉莉丝便管理好自己的情绪,然后露出得体的笑容,说。

当莉莉丝转身过去的时候,大钟收敛起笑容,开始左右看着这里的地形,并努力记在脑子里。

此刻,萧靳诚命人准备好丰富的晚宴,正等待着两位客人。

当他看到自己的老朋友出现时,立刻露出和善的笑容,让人推自己上前,说:“好久不见,菲利普!”

菲利普先生没想到这才几年的光景,萧靳诚竟然苍老成这幅模样,还坐在轮椅上,完全一副风烛残年的老象。

几步走到萧靳诚身边,菲利普皱眉,说:“老朋友,你这是怎么了,生病了?”

萧靳诚咳嗽几声,虽然在笑,可脸色还是很难看。待他呼吸平稳之后,抬头,看着菲利普先生说:“不行了,上了年纪,身体就变差了。我看你倒还是老样子,依然那么神采奕奕。”

眼神示意莉莉丝,萧靳诚又说:“大家别站着,快入座。知道你们要来,我特意让厨房准备你们最喜欢吃的中国菜。快尝尝,还是不是记忆里的那个味道。”

菲利普面带担忧,但碍于礼节,还是先坐了下来。

看一名年轻人跟着菲利普夫妇坐下来,萧靳诚目光犀利,盯视着那个陌生的年轻人,问:“这位是……”

“哦,他是我们在路上认识的朋友,”提起大钟,菲利普先生神采飞扬,说,“别看他很年轻,但是医术非常厉害。在来的路上,我犯了哮喘的毛病,非常难受,是大钟用神奇的针灸术救了我,几针下去,我的症状就慢慢消失了,真的很神奇!”

萧靳诚了解菲利普,知道他不会轻易夸赞一个人。而这个叫大钟的能让菲利普如此赞扬,肯定有过人之处。

老练的目光落在大钟身上,大钟也正好抬头,碰上了萧靳诚的眼神。

大钟似乎愣了下,然后笑着向对方点点头。

这个年轻人……敢对上自己的目光,的确不是个俗人!

萧靳诚慢慢露出一丝笑容,向大钟点点头。

见萧靳诚似乎接受了大钟,莉莉丝的心里很不是滋味,同时觉得张凯枫那个男人真是可怕,竟然能利用菲利普夫妇把人弄进来。看来,自己还是小瞧了那个男人!

收敛目光,莉莉丝平复下心情,便笑着举起酒杯,向众人说:“来,为了我们的相聚,干一杯!”

大家纷纷举起酒杯,向对方致意,便轻轻品尝着酒杯中的美酒。

菲利普先生是个爱酒之人,喝过一点,便知道这是上等拉菲,不由赞叹道:“入口甘醇,真是好酒!”

大钟正吃着自己面前的牛排,听言,忙说:“再好的酒您也只能喝杯子里的这些,多了,会对身体不好。”

“我知道的,不好过量。”

菲利普夫人笑看着大钟,说:“还是你说话有分量,同样的话我都警告过一百遍,可他就是不听。”

大钟笑笑,说:“您和我的身份不一样嘛,菲利普先生在您面前就像是撒娇的孩子,而在我面前,他就是个病人。撒娇的孩子呢,会有糖吃,可不听话的病人,就只能被扎针了!”

“哈哈——”

大钟的话虽然有些粗俗,却让菲利普夫人很受用,同时也让菲利普先生觉得新鲜。

看着那三人都在笑,萧靳诚也跟着露出笑容,同时暗暗打量着那个年轻人,心想这人到底什么底细,似乎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。

似乎发现萧靳诚对大钟感兴趣,菲利普先生像是炫耀一个宝贝一般,说:“萧,我觉得你也应该让钟帮你看看,他的医术很厉害。听他活,就连癌症也可以治疗呢,我猜对你的病,他肯定不在话下。”

眼底微微浮过一丝异样的光,萧靳诚神色未变,说:“如果可能的话,希望我有这个荣幸。”

听言,大钟抬起头,仔细看了萧靳诚一眼,然后歪着头,又摇了摇头,还叹息了一声。

而他的这个动作,让萧靳诚心里有些不悦,问:“怎么,这位年轻人似乎不喜欢我这里的美味?”

“哪里哪里,您这里的东西非常地道好吃,只是我可能有愧菲利普先生的希望了。”

听言,菲利普好奇地看着大钟,问:“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抬头,大钟直直看着萧靳诚,说:“我的意思是,以我的能力,只能减轻这位老先生的痛苦,延长他的寿命,却不能根治他的疾病。”

“什么?”菲利普先生神色一凝,说,“连你都不能根治,我的老朋友到底得了什么病?”

深深地看了萧靳诚一眼,大钟缓缓说道:“病入骨髓,难以药治。”

手中的叉子落在桌子上,菲利普先生震惊地看着萧靳诚,喃喃道:“难道,你……”

“没错,正如你想,我的确得了那种病。”

相比菲利普先生的震惊,萧靳诚倒是很从容,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笑容。

得知这个消息,菲利普先生很难道,忙转身看着大钟,说:“你的医术很神奇,难道真的不能治好吗?”

大钟一副很惋惜的样子,说:“抱歉,我也很想治好您的朋友,但是我刚刚说了,我只能减轻他的痛苦,延长他的寿命,让他不用再依赖药物达到这些效果。”

最后一句话,让萧靳诚震惊不已。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只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就能看出自己用了禁药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