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九十八章:借用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是莉莉丝,那是谁?难道……是炫儿自己?!

Join越想,就越觉得有这种可能。他抬头看向莉莉丝,问:“是谁发现炫儿有问题的?”

“是老方,他在爷爷宴请菲利普夫妇的时候,冲了进来。恰巧菲利普夫妇身边有一名大夫,好像与炫儿认识,便帮炫儿治病,然后发现了问题。”

紧紧盯着join,莉莉丝问:“你肯定,自己不是误诊?”

“当然!”join很认真地说,“我知道炫儿在老爷心里的地位,怎么会主动去触霉头!这件事肯定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!你刚刚说,那位大夫认识炫儿,难道你不觉得可疑吗?”

莉莉丝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因果,但她不打算告诉join,只是模棱两可地说:“就算知道又如何,现在爷爷很信任那名大夫,还准备把他留下,为他治病。”

“什么?”join大惊,心想这可糟糕了,原来自己被人利用,为的就是能让那个大夫留下。

可是join不甘心,他在萧家风风雨雨这么多年,什么阵仗没见过,怎么能成为别人的棋子,被牺牲掉?

Join慢慢冷静下来,他看着莉莉丝,问:“事已至此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“我当然想保住你,可一切还是要看爷爷的意思。”

当join看到莉莉丝的身影时,他就知道这个女人还想让自己活着。既然如此,他当然要好好利用才是。

“我想你应该知道,如果老爷怀疑我的话,那你肯定也不会好过。”

莉莉丝当然明白两人之间的关系,所以才会冒险跑这一趟。只是爷爷已经开始怀疑join,想救他出来,很棘手。

抬头,莉莉丝直直看着join,说:“我很想保住你,但你不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的身上吧?”

“你放心,我只求你在老爷面前帮我说几句好话,至于别的,我会自己想办法。”

“你想怎么做?”

看着莉莉丝殷切的眼神,join神秘一笑,说:“在萧家,谁都留有后招,不到万不得已,是不会透露出来的。”

莉莉丝看出join的戒备,哼了一声,说:“没想到你已经不信任我了。好,我会帮你说几句,但结果如何,你就自求多福吧!”

语毕,莉莉丝不再逗留,而join看着莉莉丝离开的背影,眯起了眼睛。

……

仔细看着手上的合同,菲利普先生说:“我对这次的合作很满意,相信在这块土地上,会出现神奇的魔法,书写两家共同的传奇!”

见菲利普先生认同了这份合约,萧靳诚笑着签下名字,显示自己诚心的同时,也在无声催促着对方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见状,菲利普先生也不含糊,龙飞凤舞地写下名字,然后抬头,笑道:“希望我们这次的合作,依然能够圆满成功!”

见两个人都已经签好合同,莉莉丝适时端出酒杯和香槟,笑道:“这种喜事,一定要有美酒相伴!来,莉莉丝为两位斟上,庆祝我们再次合作成功!”

晶莹的杯子里,被倒满香槟,菲利普先生笑看着萧靳诚,说:“和萧合作这么多年,我一直很放心,这次的合作也一样,一定会让我们赚的盆满钵满。”

向菲利普先生点头致意,萧靳诚只喝了一口,然后便放下杯子,叹气道:“只是不知道,我们这样的合作还能持续多久。我这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,也许明年,就只能由莉莉丝替我代办这些事了。”

见萧靳诚语气伤感,莉莉丝面色愁苦,握着萧靳诚的手,说:“爷爷您别这样说,昨天那位大钟大夫不是说有救治您的办法吗?您一定会好起来的!”

说完,莉莉丝满是期待地转过身,看着菲利普先生说:“虽然知道这样很无力,可是莉莉丝还是希望您能让大钟大夫留下。爷爷的身体状况真的很差,如果再耽误下去,我怕……”

“莉莉丝,你太无礼了!”萧靳诚严词警告道,“大钟对菲利普先生也很重要,你怎么能开这样的口!”

语毕,萧靳诚又抱歉地看着菲利普先生,说:“对不起,是莉莉丝不懂事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菲利普先生沉默了瞬,然后抬头看着萧靳诚,眼底虽然有不舍,但还是说:“和我比起来,你更需要钟。这样吧,一会儿我问问他的意见,如果他不反对的话,就让他留下来吧。”

听言,莉莉丝忙感激地看着菲利普先生,说:“真是太谢谢您了,等爷爷病好之后,我一定亲自登门道谢!”

“那倒不必,和我,你们不用这么客气的,”菲利普先生笑笑,说,“只不过,我希望他帮你治好病以后,还能去我那里。毕竟,我也希望获得一个健康的身体。”

“我们理解,”莉莉丝忙不迭地点着头,然后回身看着萧靳诚,满面开心的笑容,道,“爷爷,太好了,您的病有救了!”

可是萧靳诚并没有莉莉丝那么开心,他略微皱着眉,有些歉然地看着菲利普先生,说:“依我看,你还是带大钟回去吧。我这里有大夫,也可以慢慢诊治的。”

听萧靳诚拒绝,莉莉丝不敢置信地看着他,刚想说什么,却被萧靳诚用眼神震慑住。她明白这个眼神的含义,只能低着头,眼眶发红。

瞧莉莉丝那副难过的样子,菲利普先生说:“萧,何必那么固执,你看莉莉丝都伤心了。听我的话,你就让大钟留下来,你治好了身子,我们才能继续合作下去啊。现在能碰到一个靠谱的合作人不容易,所以,就算是为了我,你也要留下大钟。”

听对方如此说,萧靳诚似乎很为难地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哎,看来啊,我只能豁出这张老脸,不要脸一次了!”

就在那边的几个人决定大钟去留问题时,这边,大钟已经坐在炫儿的床边,开始为他切脉诊断。

老方站在一旁,神色焦急,不时看看沉睡的炫儿,又看看眉头紧锁的大钟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