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一章:忠言逆耳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不是join还是谁!?

没想到爷爷下手还真快,不过是出门送客的功夫,就已经将人给打成这幅模样。

看到莉莉丝的身影,萧靳诚向她招了招手,笑道:“莉莉丝回来了,快过来听听join是如何为自己开脱的。”

莉莉丝心里咯噔一下,不明白萧靳诚说这话到底是什么用意。但她又不敢反抗萧靳诚,只能忐忑地走到萧靳诚身边,双眼却不敢看向对面的join。

“你把刚刚的话,再说一遍,让莉莉丝也听听。”

此刻的join已经被打得分不清哪里是鼻子,哪里是眼睛。他困难地睁开眼,从缝隙里看着莉莉丝,神色痛苦,说:“老爷,我真的错了,不该玩忽职守,求您饶恕我吧!”

笑容一点点消失,萧靳诚声音冷酷无情,哼道:“你害得炫儿遭受那么大的痛苦,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我就原谅你吧。你又不是我的莉莉丝,我没有理由包容你的过错!”

莉莉丝脸色一白,紧张地看着萧靳诚,生怕他接着说出什么。可是萧靳诚只是凶狠地看着join,连一个余光都没有分给莉莉丝。

萧靳诚到底什么意思,他是发现什么了吗?

莉莉丝紧张地握着双手,然后小心翼翼地看着萧靳诚,问:“爷爷,对这样的人,您到底是如何打算的?”

萧靳诚理所当然地说:“当然让他承受炫儿痛苦的十倍、百倍!”

看着地面上的join,莉莉丝说:“他被打成现在这幅样子,算不算已经接受惩罚了?”

“这点皮肉伤算什么,我要让他记住曾经犯下的过错!”萧靳诚冷漠地看着join,然后向身边的人命令道,“割掉他的两根手指,然后禁食五天!Join,如果你能活下来,算你命大。可如果你死掉,就算你倒霉了!”

听言,join惊恐地看向萧靳诚,哀声乞求道:“老爷,我为萧家辛苦那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求您给我一条生路吧!”

灰白的瞳孔毫无感情地盯着join,萧靳诚说:“既然已经在萧家这么多年,还能犯这样的错误,才更不可饶恕!你说,你究竟是有心的,还是无意的?”

“自然是无意的,”join拼命爬向萧靳诚的方向,苦苦哀求道,“我没想到小少爷会病得那么重,如果我再细心一点,就不会让小少爷受苦了!老爷,您惩罚我,我任命。可要因为而杀了我,我不认!”

站在一旁的莉莉丝听得出来,join是打算把这件事自己扛下来。可如果等待他的是死路一条,那么他还能坚持不把自己供出来吗?

看了join一眼,莉莉丝心中做下决定。

“爷爷,依我看,只给join一点教训就算了,想来他也不是故意要害炫儿的。”

“那你觉得,谁才是幕后的凶手?”

见萧靳诚笑眯眯地看着自己,莉莉丝心里一阵惶恐。

将眼神落在地上的join身上,莉莉丝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分析道:“莉莉丝愚笨,觉得这次只不过是意外罢了,应该没有图谋。”

“您想,如果真有人想害炫儿,干嘛不用低调点的方式,非要弄得满城风雨才行?炫儿的症状那么明显,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去找大夫治疗,这样一来,怎么可能达到目的?爷爷,依我看,这就是join大意疏忽,延误了炫儿的病情。”

似乎觉得莉莉丝的分析很有道理,萧靳诚面色见缓,说:“你说的也对,没有人会用这么笨的法子来害人。”

听言,莉莉丝和join均是松了口气。

可萧靳诚却并没有就此放过join,而是说:“纵然join不是故意而为,那也要加以惩罚。那就砍断他的两根小拇指好了,让他一辈子都记着他所犯下的错!”

见莉莉丝还想说什么,萧靳诚冷冷盯视着她,质问道:“怎么,这样还觉得罚重了?”

萧靳诚的话好像故意说给莉莉丝听的一般,惊得她顿时冒出一身冷汗,低头,不敢再说一个字。

软绵绵的身体被人架走,join抬头看了眼莉莉丝,发现那女人根本不敢看自己一眼,今天注定逃不过这一劫了!

没一会儿的功夫,耳边就传来嘶声力竭的喊声,莉莉丝皱着眉,似乎能想象得到那种血腥的场面。

“莉莉丝,你怎么了?”

抬起苍白的脸,莉莉丝笑了下,刚想说什么,就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。

跑到一旁干呕了几声,莉莉丝捂着胸口,一副很难受的样子。

鹰隼般的眸子一直盯着莉莉丝,萧靳诚问:“是不是这几天累着了?快去找个大夫帮你看看。”

莉莉丝怕被人看出自吸毒的事,忙摇头,说:“我没事,只是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,胃里不太舒服,缓一缓就好了。”

听莉莉丝如此说,萧靳诚也没有勉强,又关心了几句,便让人推自己离开。

当萧靳诚离开之后,莉莉丝无力地瘫坐在地面上。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以前就算亲手杀死一个人,也从来不会有这样无措的感觉。难道,是太久没有摸枪的原因吗?

勉强站起身,莉莉丝不敢去看里面那个刚刚受到刑罚的男人,自己扶着墙,慢慢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因为有了大钟的陪伴,炫儿的心情好了很多,没几天的功夫,身体就已经康复。

萧靳诚到底还是心疼炫儿的,不忍心再囚禁他,准许炫儿出门转转,但他依然对炫儿是副不冷不热的态度。既不像开始时候那般热忱,也不像后来那样冷漠。

这让大钟有些摸不着头脑,不知道萧靳诚对炫儿到底是什么态度。

对此,炫儿还特意开导大钟一番,告诉他这里的人都是依靠利益来结盟,现在,萧靳诚还不知道该如何利用自己,所以才会冷处理,把自己丢在一边,任其自生自灭。

当大钟听到炫儿说这些冷冰冰的话时,满面震惊,完全想不到这才十几天的功夫,炫儿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。

见大钟震惊地看着自己,炫儿问: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