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二章:我想妈咪了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无声地看着炫儿,大钟摇了摇头,说:“没什么,炫儿,你想回家吗?”

“想啊,我想妈咪和真真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也很想我。”炫儿左右看了看,然后用很低的声音,问,“上次我给妈咪打过电话,妈咪不知道我被绑架了吗?”

“你妈咪……”抓了抓头,大钟真不知道该如何向炫儿解释。

见大钟一副为难的样子,炫儿深吸口气,说:“我没关系,你尽管说吧,我会承受住的!”

“其实你妈咪没什么大问题,只是因为没能保护好你而自责,精神受到刺激,暂时忘记了一些事情,这里面就包括你被抓走的事实。我们给她编造了一个谎言,说你去参加了演讲比赛,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去。”

听言,炫儿的心里很难受。本来,他是想救爸爸回来的,可没想到反而让妈咪担心了……

不过好在,他已经找到爸爸的消息,现在有大钟在这里,肯定能帮到爸爸!

心中如此想着,炫儿抬起头,满面希冀的神色,说:“对了大钟,我找到我爸爸了!”

“嗯?”大钟不解地看着炫儿,有些不太明白他话里的含义。

不过炫儿却是副开心的样子,说:“我爸爸也在萧家,被关了起来。虽然他好像生病了,但是我觉得那不是真的。不管怎样,有你在,爸爸肯定会好起来的!”

“等等,”大钟不得不打断了炫儿,问,“你刚刚说,你爸爸也在这里?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不可能的,你爸爸明明在医馆,我出发之前他还在的!”

听言,炫儿愣住,有些难以理解。

瞧眼前这孩子的模样,大钟有些心疼,拍着他的小脸蛋,说:“你些别急,咱们把这事捋一捋。你先和我说说,你看到的萧铭扬是什么样的?”

压下心中的惊恐,炫儿回想了一番,然后说:“爸爸他……表面上变得沉默又暴躁,好像智力有些问题。可爸爸曾经偷偷给过我纸条,让我明哲保身。能有这样的举动,怎么会是个傻子呢?所以我猜,爸爸十有八九是伪装的。”

眉头皱着很紧,大钟仔细分析了一下,说:“炫儿,我猜这里的那个萧铭扬,是假的!”

吃惊的张圆了嘴边,炫儿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,喃喃道:“怎么可能,他……真的很像爸爸。”

“虽然我不知道萧铭扬用了什么手段,但是我敢肯定,这里的萧铭扬肯定是冒牌货。炫儿,从现在开始你听我的安排,千万不要再擅自行动,张凯枫会安排后面的一切!”

炫儿点点头,可又用怀疑的眼光看着大钟,问:“你确定你一个人能搞定?”

“嘿,瞧不起我是不是?怎么说我也比你多活了十几年,不要质疑我的判断能力!”

似乎懒得理会大钟,炫儿颜面打了个哈欠,说:“行了,你不是还要给太爷爷治病去吗?快去吧,太爷爷最讨厌别人迟到了。”

经炫儿一提醒,大钟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件大事没做呢。没办法,大钟只得与炫儿道别,匆匆去了萧靳诚那里。

看着大钟的背影,炫儿突然换了一副神情,心想那天真的好险,如果多说一句话的话,肯定会让妈咪怀疑,那后面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事端呢!

……

今天天气晴好,万悔将房内摆放的两盆君子兰搬了出来,准备为花儿松松土。

正当万悔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,有人从外面跑进来,喊道:“师父,有您的信!”

拍了拍手上的灰土,万悔接过徒弟递过来的信,拆开。

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姿态,万悔就知道这肯定是大钟写的。

这个大钟,都告诉他要多多练习写字,没想到还是这么一手烂字。

无奈地摇摇头,万悔开始仔细阅读。

师父亲启:徒弟在英国偶遇炫儿,平安无事,师父不必担忧。另,徒弟将为萧家族长调养一段时间,待时机成熟,既会返回。

萧家族长……不就是萧靳诚了?

万悔的眉头紧锁,似乎在想些什么。

林雨晴正好送真真来学药理,却发现万悔正在出神,觉得不好打扰,便准备先带真真去一旁等候。

可是真真在瞧见万悔的身影之后,便高声喊道:“万爷爷!”

听到呼喊,万悔回过神,向真真母女笑笑。

无奈,林雨晴只得带着真真走到万悔身边,抱歉地说:“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?”

“哪里,现在本就是辅导真真学习的时候。”说着,万悔向真很招招手,说,“昨天我交给你的东西,你可都背下来了?”

“您放心,我都已经背熟了哦,怎么考我都不怕!”

“好,那你先去书院再温习一遍,我稍后就到。”

直到真真的身影消失在书院门口,万悔才看向林雨晴,说:“把手伸出来,我看看你这几日的身体情况如何。”

林雨晴觉得奇怪,怎么好端端的,突然在这里诊脉呢?

不过,她虽然觉得奇怪,也还乖乖地伸出手,任凭万悔诊视。

过了半晌,万悔皱着眉,而他的表情让林雨晴心惊,忙问:“怎么,是我的身体出了什么毛病?”

“不,一切正常,如果你想手术的话也可以。你让东方白有时间来我这里一趟,我有事和他商量。”

林雨晴喜极,说: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,我会尽快通知东方。万大夫,真是太谢谢您了!”

说完,林雨晴便不再打扰,转身离开。

可是看着林雨晴的背影,万悔的眉头却皱得更紧了。

于薇刚从公司回来,就看林雨晴兴冲冲地走进房,不由奇道:“你中彩票了?”

“比中彩票还开心!!!”林雨晴坐在于薇身边,拿出手机,说,“万大夫说我现在的身体条件可以做手术,他还让我给东方打电话,应该是要商量手术的细节。”

听言,于薇替林雨晴感到开心,趁着林雨晴打电话的功夫,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口中还不断喃喃着什么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