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一十章:成长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得到夸赞,真真很开心,双手交叠在一起,问:“真的吗?”

“真的,现在我们都说,真真小朋友了不得,表现得非常棒!这几天呢,你就好好陪着妈咪,等妈咪手术之后,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,到时候真真不许哭鼻子哦。”

真真神色坚定,勇敢地说:“我不会的,我会在医馆里好好学习医术,让妈咪以后再也不生病了!”

看着真真乖巧的样子,于薇心里一酸,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。

炫儿的失踪,虽然让人饱受折磨,可却让真真迅速成长起来,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变成一个懂得心疼、体谅别人的孩子。雨晴真的好幸福,有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,真是值得骄傲一生的财富。

当林雨晴重新回到房间的时候,真真已经睡熟,而于薇则靠在墙壁随意翻阅着真真的童话书。

抬头看了眼林雨晴,于薇抱怨道:“现在的儿童故事真实太扯了,全都是教孩子做老好人,这样怎么认识社会的险恶?”

“不然呢,要看黑暗童话吗?那小孩子的心灵都会扭曲的!”将童话书从于薇的手中拽走,然后和于薇一起蹑手蹑脚地离开房间,站在门口,神色担忧。

于薇见状,问:“怎么了,你在担心真真吗?”

林雨晴点头,说:“我总觉得真真有事瞒着我。”

哎呀,真不愧是母女连心,感觉还挺敏锐的!

于薇吐了下舌头,然后将目光落在那盘糖醋排骨上,说:“哎呀,雨晴,我饿了,先让我尝尝好不好?”

拍掉于薇伸过来的手,林雨晴很严肃地说:“不许逃避话题!于薇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听言,于薇看向林雨晴,拍着她的肩膀,语重心长地说:“雨晴,你是不是要手术了,所以有些敏感?真真那孩子心理最藏不住秘密了,如果她有什么心事,肯定会和你讲的,你就不要多心了。”

真的是自己多心吗?

林雨晴皱眉,神情迷惑。

于薇见状,顺势接过糖醋排骨,安慰道:“相信我,什么事都没有,你不要胡思乱想。现在的你只需要好好休息,以最好的状态走上手术台。对你来说,没什么事比手术更重要了。”

看着于薇一面教训自己,一面大快朵颐,林雨晴无奈,提醒道:“喂,你少吃点,一会儿真真醒来还要吃呢!”

林雨晴说完,就将盘子抢了回去。

恋恋不舍地看着那盘排骨,于薇抱怨道:“哎呀,谁让你把排骨做的这么好吃,人家忍不住嘛!”

“喜欢吃,就自己学着做好了,想吃多少就做多少。”

一提起做菜,于薇忙摆着手,一副怕怕的表情,说:“那么麻烦,还是算了,我宁愿叫外卖。”

说完,于薇便伸个懒腰,揪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,说:“我要去洗个澡,等真真醒过来的时候再叫我,我要和她一起吃排骨!”

看着于薇的背影,林雨晴只能无奈地摇摇头。视线又落回手上的盘子,林雨晴心想,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吗?

……

还没走进房间,莉莉丝就闻到刺鼻的酒精味,不由皱紧了眉。

推门而入,莉莉丝站在沙发后面,看着窝在里面的男人,冷声说道:“你疯了吗,现在喝酒,你的手还要不要了?!”

冷哼了一声,join仰头狠狠灌下一口烈酒,说:“我的手已经废掉了,喝不喝酒还有关系吗?”

伸手左手,最右端的空荡和血红刺痛了他的眼,join的眼中弥漫着绝望和疯狂。

虽然受伤的地方已经被包扎好,可是join根本不知道注意,血迹从纱布中渗透出来,而join好像不知道疼似的。

看着join这幅行尸走肉般的样子,莉莉丝眼底有着嫌恶的神色,但转瞬即逝。

“在来之前,我还以为你会野心勃勃地想要报复。可没想到你只是个懦夫,你现在这样和死了有什么区别!”

“够了!”莉莉丝的话让join的眼睛变得血红,他恶狠狠地盯着莉莉丝,然后举起残缺的双手,质问道,“凭我现在的样子,怎么去报复?你告诉我啊!”

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,莉莉丝皱了皱眉,身子向后退出半步,说:“你只是缺了两根手指,又不是手都被砍掉,能耽误你什么?”

“我是大夫,我的手是要做手术的,就凭它现在这幅样子,我还能做什么!”join的话完全是嘶吼出来的,身子几乎贴在莉莉丝身上,眼底的绝望让人心惊。

瞥了眼join的手,莉莉丝歪着头,一副戏谑的表情,说:“或许你的手再也不能拿起手术刀,可是你还能做点别的。例如,帮我找找我喜欢的香烟牌子。”

一把揪住莉莉丝的衣领,join不悦道:“如果你只是想羞辱我的话,那么你可以滚了!”

抬眸,莉莉丝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,快的让join以为自己眼花了。

抬手勾着join的脖颈,莉莉丝媚笑道:“用你的话来讲,你现在就是个废人,我干嘛要在个废人身上浪费时间?Join,我看你是糊涂了,爷爷之所以没杀你,肯定是想给你悔过自新的机会,难道你真的要放弃吗?如果你放弃了,恐怕才会真的是死路一条!”

莉莉丝的话让join的表情有一丝松动,目光落在别处,道:“我现在活着,和死了有什么区别?”

“当然有区别!”莉莉丝不顾join的反对,举起他的一双手,说,“即便你不能做手术,但是以你的资历,为萧家的兄弟看病不成问题。你还是有你的可取之处,为什么要放弃自己?”

一把甩开莉莉丝,join骄傲地说:“我只会给老爷看病,其他人,都不配!”

“哼,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坚持那些可笑的尊严!Join,早在你进入萧家的时候,你就已经没有尊严了!”

转身,莉莉丝坐在沙发上,修长的双腿叠在一起,说:“你所谓的尊严,除了羁绊你前行的决心,便一无所用。Join,你在萧家风风雨雨这几十年,一夕失去所有,你甘心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