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一十五章:深藏的爱意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蓝色的钻石项链,在林雨晴的脖颈间发出独特的光芒,衬得林雨晴肤色白皙。

俯身在林雨晴的红唇上印了一记,萧铭扬霸道地说:“你不说话,我就当你默认了,我们说定了,不许反悔!”

紧紧抱着林雨晴,萧铭扬觉得心里很矛盾。他希望时间能够停止,这样,他就能够抱着林雨晴,而不是只能从远处偷偷望着她。可萧铭扬也希望林雨晴能够痊愈,重获健康的身体。

希望所有的磨难都在这场手术之后结束,他只想带着心爱的女人可孩子们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里。

铛铛——

东方白从门后探出头来,说:“铭扬,时间差不多了,你最好出去,我们要马上给雨晴进行手术。”

依依不舍地将林雨晴放下,萧铭扬毫不避讳地亲了下林雨晴,然后转身,走到东方白的身边,说:“雨晴就拜托你了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会尽全力的。”

离开了手术室,萧铭扬看到外面的一众人,神色多变。

真真最先冲了过去,抱着萧铭扬的大腿,高高地仰起头,问:“爸爸,妈咪怎么样了?”

俯身将真真抱起来,萧铭扬声音难得温柔,道:“放心好了,妈咪已经睡着了。等妈咪睡醒以后,就能痊愈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真真的眼睛有些红,却故作坚强,说,“那我等妈咪回来,再和妈咪分享好吃的糖果好了。”

在真真的脸颊上香了一记,萧铭扬夸赞道:“真真好乖。”

小葵和付妮站在一起,也很担心林雨晴的状况。可是她和萧铭扬不熟,也不好意思问具体的情况。

正当小葵纠结的时候,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。

“手术已经开始了吗?”

萧铭扬回头,正好看到一身白色中山装的万悔,眉头微微蹙起。

小葵走到万悔身边,说:“刚刚开始呢。”

万悔点点头,别有深意的目光落在萧铭扬的身上,然后说:“我们坐在这里等吧。”

于薇坐在万悔的身边,有些紧张,问:“万大夫,雨晴肯定能度过这次难关,是吗?”

回身,给于薇一个安慰的笑容,万悔说:“你放心好了,就算里面发生什么事,我也会及时进去解决的。”

萧铭扬听言,冷笑了一声,说:“你不是中医吗,怎么,对西医的手术也很在行?”

小葵并没有听出萧铭扬口中的戏谑,认真地解释道:“我师父主要的研究领域是中医,可是并不代表我师父不涉及别的医学领域。雨晴姐的手术准备会议就是由我师父主讲哟!”

“既然这么厉害,怎么没进去为雨晴手术呢?”

这次,即便是单纯的小葵也听出萧铭扬语气里的嘲讽,眉头不由微微蹙起。

可万悔并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神色,反而细心地解释道:“因为我年纪大了,眼神终归比不上年轻人,理论上倒是可以指点一番。”

于薇站在一旁,心想万大夫的脾气可真好,萧铭扬这样冷嘲热讽也没个脾气。不过萧铭扬今天怎么了,人家万大夫好说歹说也是雨晴的救命恩人,怎么一点情面都不留呢?

纵然万悔毫不介意,可气氛也变得很尴尬。

一片安静中,有节奏的脚步声显得异常突兀,马克寻声看了过去,忙匆匆走过去,问:“凯,你怎么现在才来啊?”

“有些事,耽搁了。”

萧铭扬也听到了张凯枫的声音,回身,沉声说道:“我看你是不想面对事实吧!”

极具攻击性的话语,让于薇皱紧了眉。

这个萧铭扬今天怎么了,好像吃了火药似的,见谁都要呛几句。

站在手术室门前,张凯枫并没有将萧铭扬的话放在心上,双目盯着紧闭的手术室大门,心不在焉地说:“到底要选谁,还是由雨晴来决定。现在当务之急,还是期盼雨晴能够平安无事。”

听言,萧铭扬哼了一声,就坐在走廊的座椅上,沉默不语。

偷偷看着萧铭扬的反应,于薇恍然大悟。

原来这家伙紧张的时候就喜欢找别人的麻烦,怪不得火气那么大呢。可是能让他紧张的事情一定很稀少,只可惜雨晴看不到。

时间一点点流逝,天色慢慢变黑,可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。

这下,门外的众人坐不住了,起身来回踱步,神色焦急。

突然,手术室的大门被打开,大家满怀希望地冲上去,却只看到一名护士。

“请问,哪位是万先生?”

“我是。”

“东方大夫请您进去一下!”

万悔面色一沉,点了点头,便要跟在护士身后进去。

萧铭扬脸色很难看,他拦住了护士,声音冷煞,问:“里面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护士急着回去,很不耐地抬起头。可是当她看到萧铭扬俊帅的容貌之后,呼吸一凝,语气也变得软软的,道:“病人颅内出血,需要紧急处理。”

于薇对这方面不太懂,紧张地看着身边的小葵,问:“这……是不是很危险的情况啊?”

小葵咬着唇,声音颤抖,说:“那是师傅所预想的,最差的可能!”

失神地跌坐在椅子上,于薇无措地看着地面,喃喃道:“不可能的,雨晴那么善良,她一定会没事的!”

其他人听到小葵的话,也都担心不已,默默期盼着林雨晴能够平安。

安迪不似其他人那样在意,只是坐在张凯枫身边看着热闹。突然,他发现张凯枫的身子猛地沉了下,忙伸手扶住了他,紧张地问:“总裁,您没事吧?”

张凯枫摇了摇头,捂着心口,说:“我没事。”

“那我……”

“闭嘴,不许声张!”

被张凯枫喝止住,安迪不敢再多说一个字,只是担忧地看着他,心想只要张凯枫情况不对劲儿,他就立刻去找大夫。

万悔进去也有段时间了,马克见大家都是又饿又疲惫的样子,便站起身,说:“我去给大家买些吃的回来。”

于薇心情很不好,听了马克的话气不打一处来,怒道:“都什么时候了还记着吃,现在这个时候谁有心情吃东西呀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