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二十七章:良师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咬着唇,林雨晴问:“万大夫,您最近……没事吧?”

听言,万悔露出一抹笑容,温和地说:“我没事,只是你们都走了,医馆里空荡荡的,有些无趣。”

林雨晴有些自责,想当初万悔收留自己,没收取一点报酬,还费心费力地帮自己治病,真是如同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辈一样。而现在,她也没打个招呼就离开,真是太失礼了。

咬着唇,林雨晴愧疚地说:“本来我还想,等我病好以后去看看您呢,没想到今天就在这里碰上了。”

虽然嘴上这样说,可是林雨晴突然灵光一闪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事情真的能有这么巧吗?自己刚从医院离开,万大夫就跑到自己家里。而且他的医馆也不是在这个方向,如果开车的话,需要一个多小时呢。

就在林雨晴胡思乱想的时候,万悔从怀里拿出两本书来,交给了林雨晴,说:“你们没事的时候,可以带着真真来玩。对了,我这里有两本医书,是送给真真的,刚才竟然给忘了,记性真是越来越差了”

虽然有一点失落,但是在看着林雨晴的时候,万悔的眼底带着几分哀求的神色。

我猜,她不会在我这里学习了,但她是个学医的好苗子,希望你们能督促她,让她继续从事这条路。”

虽然林雨晴对医书是一窍不通,但是她也能看得出来,真真在这方面很有天分。而张凯枫也说的很对,良师不宜求,自己能为炫儿做那么多的牺牲,难道就不能为宝贝女儿狠心决定一次吗?

林雨晴沉默了瞬,然后抬头,看向万悔,请求道:“万大夫,我能请求您,继续教习真真吗?”

万悔似乎对林雨晴的转变一点都不感到意外,仍旧笑眯眯的,问:“可是你们不是要回中国吗?”

“良师不可多求,况且我能为炫儿做出牺牲,怎么就不能为我的女儿多做考虑?”林雨晴的目光越来越坚硬,透着一股为人母亲的刚强。

这个答案让万悔很满意,可是他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破绽,疑惑地问:“那……你们不走了吗?”

“未来的事,谁也说不准。但是只要真真喜欢,我就会听她的意见,而且就算回国的话,也是可以再来的,不是吗?”

听林雨晴这样说,万悔不由由衷地叹道:‘“你真是一位尽职的好妈妈,炫儿和真真有你做他们的妈咪,一定很幸福。”

轻轻叹息一声,林雨晴说:“我已经让孩子们吃了那么多的苦,如果不再多做点什么,我会觉得愧对了我的孩子们。”

“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不必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。如果……有些人能做到你一半那样优秀,那么……我和那个孩子就不会是今天这样的局面了。”

感觉到万悔情绪上异样的,林雨晴抬头看着他,有些迷茫地说:“万大夫,我没弄懂您的意思。”

“没什么,或许是年纪大了,总是喜欢感慨。”再次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,万悔深深地叹了口气,好像很难过的样子。

虽然林雨晴弄不懂万大夫到底是什么意思,但是她看得出,万大夫很喜欢铭扬。

因为萧铭扬对人总是冷冰冰的,周围的人对他总是又敬又怕的感觉,很少有人愿意主动接近他。可这个万大夫却很奇怪,与萧铭扬也没认识多久,却对他很感兴趣的样子。

既然看出万悔的意图,林雨晴便回身,高喊了句:“铭扬,你送一送万大夫吧。”

话音落下,房间里还是安安静静的,林雨晴不由叹气,决定走过去再好好劝劝他。

可是身子还没动,房间就被人打开,萧铭扬神色不善地看着万悔,说:“人家身体硬朗,自己能走能动,干嘛要我去送。”

“可他是真真的老师,冲这一点,难度不应该尽礼数吗?”

萧铭扬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,心想这个小女人总是有一堆的理由来游说自己。而萧铭扬不想让林雨晴伤心,总会满足她的要求。

现在,萧铭扬明明是不想看到万悔的,可是为了林雨晴,还是硬着头皮走出了房间,站在万悔的身边,脸色很难看。

如果是普通人,看到萧铭扬这幅样子,哪里还敢让他送客?可万悔仍旧是副笑眯眯的样子,说了句:“麻烦了。”

皱眉,萧铭扬先推门走出去,万悔则向林雨晴点点头,然后不远不近地跟了出去。

萧铭扬头也不回地在前面走着,万悔沉默地在后面跟着,场面安静得很诡异。

萧铭扬实在想不透,万悔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,自己对他已经很疏远了,难道他看不出来吗?

就在萧铭扬心生不耐的时候,万悔在后面突然出声,问道:“你……家里的父母还好吗?”

这个古怪的家伙,不知道问别人的家事很无礼吗!

萧铭扬皱眉,并没有回头,却回答了万悔“无礼”的问题。

“我没有父亲,母亲一个人生活。”

她……没有再找一个人陪伴他吗?

万悔沉默了瞬,然后又问:“那你想念你的父亲吗?”

萧铭扬冷哼了一声,说:“我连他的面都没有见过,他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,我干嘛要怀念他?”

听言,万悔心中狠狠一恸,深呼吸了下,双拳紧紧握着。

看来这个孩子是怨恨自己的,也是,当年是他抛弃妻子,追寻爱情离开了家,现在又有什么资格要求他的原谅呢?只是……

深深看着萧铭扬的侧脸,万悔带着一丝希望,问:“那照片呢,你连照片都没看过吗?”

“没有,家里没有父亲的照片。”

原来是这样,难怪这孩子在看到自己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。呵,这很符合她的做事风格,决绝,不留一点情面。

感觉到身后的人沉默下来,萧铭扬回身,正好看到面色苍白若纸的万悔,不由一怔,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萧铭扬并没有意识到,自己的声音竟然很柔和,小心翼翼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