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五章:嘲讽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莉莉丝神色一狠,质疑道:“难不成,因为你得到了地图,所以要与我分道扬镳?大钟你最好给我记住,如果没有我的帮忙,就算你有地图也跑不掉的!别忘了,到时候你们是需要‘劫持’我,才能逃脱!如果我不帮你们,计划也不会成功。”

看莉莉丝那认真的样子,大钟觉得很古怪。

这个女人虽然蠢笨,但她从来不是伪装方面的高手,就算她自以为隐瞒了什么,却还是能让人一眼看穿。照她现在的反应来看,好像还不知道萧靳诚放出了烟雾弹,仍以为炫儿会被他带去美国。

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,不是她向萧靳诚告的密?

见大钟看着自己在发呆,莉莉丝推了他一下,不耐第说:“喂,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啊!”

“听到啦听到啦,真是,一个孕妇怎么那么大的火气呀!”大钟回过神,撇着嘴说,“知道你厉害,没你地球就转不动。可是莉莉丝小姐,我也是有我的底线的,除非我和炫儿能离开萧家,否则的话,我是不会让步的!”

“那你跑了怎么办?”

将草药倒入小锅里,大钟准备新一轮的熬制,在忙碌的间隙,说:“我可以先给你一半的炼制方法,待我们安全以后,再给你另外一半。怎么样,这下可以放心了吧?”

心中动了下,莉莉丝好像想到了什么,可是嘴上却不饶人,说:“到时候你人都不见了,我上哪里找你要方子?你刚刚还说,别让我把你看成傻子,同样的话,我也送给你!”

虽然莉莉丝的语气很恶劣,但是她心里却乐开了花。

莉莉丝心想,她可以让人按照这一半的做法往下推演,成功以后,她才不会忍受这个家伙,马上就解决了他!

这个世上有那么多这方面的专家,就不信非大钟不可了!

就如同大钟所想的那般,莉莉丝是个藏不住心事的家伙,虽然她板着脸,可嘴角的笑意还是出卖了她。

垂下眼睫,大钟好笑地说:“就算是一半的方子,放在市场上也是有市无价,多少人争破了头,也瞧不上一眼。”

大钟这话倒是真的,莉莉丝也能想象得到这半张方子在黑市能卖到多少钱。只是她不想让大钟占了上风,仍旧是副吃亏的样子,说:“好吧,谁让我是个心软的人,就只能这样了。那你先把上半张方子给我吧!”

“不急,等炫儿和老爷上了飞机,我立刻把东西双手奉上!”

“你……”莉莉丝没想到大钟还是在拖,不由气急。

“如果你真的想送我们离开萧家,也不会在意多等个四五天,对不对?”

见大钟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莉莉丝无话可说。不过就是几天的功夫而已,应该不会再生事端,而且炫儿只需要登上飞机就好,谁管他是不是会离开萧家?

看莉莉丝不说话,大钟便说:“对了,我这里有一瓶炼制好的药膏,要不然你拿回去试试,它真的对身体很有好处,我没骗你!”

面带几分嫌恶,莉莉丝一把将那药膏推开,捂着鼻子说:“我都说过了,我不要喝那种奇怪的东西!行了,趁这几天你赶快把方子准备好,如果你敢不给我的话,即便让爷爷知道,我也会把你们两个揪回来!”

虽然自己精心熬制的药膏被人嫌弃,可是大钟却并没有放在心上,而是笑嘻嘻地说:“放心好啦,我大钟可不是那样的人!”

“最好是这样!”莉莉丝警告地看了一眼大钟,然后就踩着高跟鞋离开了。

看着莉莉丝的背影,大钟慢慢沉下了脸色。

肯定有人和莉莉丝说了什么,她对自己的态度才会改变那么多。只是,那个人是谁,他到底有什么目的?

虽然暴露了两个人的关系很危险,可既然已经有人看到莉莉丝与自己同盟,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让他们的关系成为公开的秘密好了!这样的话,就可以麻痹萧靳诚,同时,能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转移到莉莉丝身上,自己就有时间谋划新的行动!

……

炫儿正在房间内练习书法,突然他鼻子一动,然后跑到门口,看着刚要进门的大钟,笑道:“大钟叔叔,你又熬草药啦。”

拍了拍炫儿的头,大钟满面笑容,说:“是啊,炫儿的鼻子很好使嘛。”

看着大钟手上的一个罐子,炫儿突然垮下脸,苦着脸说:“大钟叔叔,这个该不会是给我喝的吧?”

“嗯,炫儿不仅鼻子灵,脑袋也很灵!来来,快把这些喝了,叔叔保证你身子棒棒,不会生病!”

大钟一面说着,一面把瓷罐放在桌上,不由分说地倒出一碗,推到了炫儿面前,同时满面期待的样子。

看着那碗黑乎乎的东西,炫儿摇头,说:“大钟叔叔,炫儿宁愿生病,也不想吃这个。”

“你这傻孩子,生病多难受啊!听话,快趁热吃了。”

炫儿很坚持,把药碗向外一推,说:“谢谢大钟叔叔的好意,可是,生病的时候要吃药,不生病也要吃药,那我还是等到有症状的时候再吃好了。”

“你这孩子,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!”大钟郁闷地叹了口气,然后仰头把瓷碗里的药汁喝光,一面抹着嘴角,一面叹道,“现在的孩子啊,实在太不能吃苦了,我还在这里面加了甘草呢,已经没有那么苦啦。”

炫儿可是喝过那东西的,知道它有多难喝,所以,就算大钟叔叔用了苦肉计,他也不会上当的!

不过,炫儿还是很佩服大钟叔叔的,那么苦的东西,竟然像品茶一样喝下去,看的自己头皮都发麻了。

抬手擦掉嘴角的药汁,大钟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,同时挑衅地看着炫儿,好像在嘲笑他的胆怯。

炫儿觉得大钟叔叔好幼稚,把笔墨收好,然后问:“大钟叔叔,你今天来找我,肯定不是为了显摆你能吃苦吧,你到底什么事啊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