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七章:改变计划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那依您看,大钟会不会利用小少爷,故意将少爷的身子弄出毛病?”

萧靳诚也考虑过这种可能,但仔细一想,又觉得不太可能。

“不,我看得出,他是真心疼炫儿,不会为了目的而伤害他。炫儿这次生病,十有八九是真的。”

“那咱们该怎么办,计划要如何进行?”

仔细想了下,萧靳诚说:“照常进行,以不变应万变!”

随从将萧靳诚的话听在心里,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做。只是在离开之前,随从犹豫了瞬,还是把心底的疑问说了出来。

“老爷,您说,会不是咱们得到假消息了呢?”

晦暗的眸子闪过一丝光亮,萧靳诚问:“为什么会这么说?”

“属下觉得,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!咱们马上就要出发去美国,怎么偏偏赶在这个时候生病呢?如果大钟真想完成计划,以他的能力,肯定能让小少爷恢复正常,蒙骗过咱们,干嘛要主动交代小少爷生病的事?这对他没有好处的!”

“刚刚您说,大钟是以退为进,可如果他真想这样做,有的是机会,干嘛要等到您开始怀疑他了,才开始呢?所以属下觉得,这一切都太诡异了,值得仔细查查。对了,属下听说,莉莉丝小姐和大钟有些‘交情’,或许我们可以让莉莉丝小姐帮忙查一下。”

萧靳诚知道这“交情”的含义,不由回头看了自己的随从一眼,问:“你和莉莉丝有仇?”

忙垂下头,随从神情忐忑地说:“属下不敢,属下只忠心于老爷您,一切都是为了您和萧家考虑,才有此一说的!”

萧靳诚看着随从认真的模样,说:“你太紧张了,我不过是随口问问而已。”

随口问问?如果真相信萧靳诚的随口问问,那肯定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!

随从惊得冷汗直流,却不敢有任何表现。

看随从那惊慌的样子,萧靳诚直觉得无趣。在他身边有太多这种表面衷心的人,看似对自己忠诚无比,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。

相比之下,大钟这样的人就很稀少,也显得更为珍贵。他很聪明,知道自己身上什么特质能为他带来利益,并加以利用,被他算计的人,即便知道这个家伙心怀不轨,可为了各自的利益,也只能暂时忍下来。

这种聪明人不但能保住自己的性命,还能在各种环境下生存,实在是个完美部下。如果这个人能为己所用,让他来辅佐炫儿,那就完美了!

只是要用什么办法,才能把大钟留下来呢?

萧靳诚苦心思索的时候,眼神突然亮了下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……

炫儿之前还信誓旦旦地表示,自己不会吃大钟的药汁,可没想到才过一天,自己的那些豪言壮语就变成了可笑的空话,为了早日痊愈,他只能每日灌下各种药汁,把人都熏得有了中药的味道。

捏着鼻子又喝下一碗,炫儿表面上镇定自若,可心里却是叫苦不迭。

看炫儿憋闷的样子,大钟不由坏笑道:“炫儿,如果觉得苦的话,就告诉大钟叔叔,叔叔给你弄点糖果。”

炫儿神情冷冷的,拒绝道:“糖果都是女孩子吃的,我才不要呢。而且这东西一点都不苦,就算再喝一碗也没问题!”

这个小屁孩,还真是爱面子啊!

大钟好笑地摇摇头,正准备把汤碗收拾起来,就听到有轮子碾过地板的声音。向炫儿使了个眼色,大钟便继续自己手上的动作。

没一会儿的功夫,萧靳诚就出现在门口,看着躺在床上的炫儿,笑道:“看来我来的挺是时候,你这小子还没睡。”

听言,炫儿露出一副惊喜的样子,起身就要从床上跳下来,吓得大钟忙把他按住,训斥道:“小鬼,你手臂上还扎着针,你要干嘛去?”

无奈地躺回床上,炫儿向萧靳诚苦笑了下,说:“太爷爷好。”

上下打量着炫儿,萧靳诚欣慰地说:“和上次比起来,你现在很精神,应该恢复得不错了吧。”

“我早就好了,可是大钟叔叔还是要我喝汤药,扎针灸,哪里都不许去。”

面露恳切的神色,炫儿哀声乞求道:“太爷爷,您看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要不您向大钟叔叔求求情,别在折磨我了,整天呆在房间里实在太难受了。之前我都因为在房间里呆得久而生病,难道现在就不会旧疾复发吗?”

听着炫儿的理由,大钟不由好笑地敲着他的头,笑道:“小鬼头,你之前呆在房间里,会生病,可是现在呆在房间里,那是养病,两者可是不一样的哦,你别混淆视听。再忍忍吧,等叔叔再给你扎五天,就可以出门溜达溜达了。”

“还要五天!?”炫儿求救般地看向萧靳诚,而萧靳诚却是副看戏的样子,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。

见萧靳诚不肯帮忙,炫儿继续用苦肉计,可怜兮兮地看着萧靳诚,说:“太爷爷,炫儿真的没事,我们还要去美国呢,这个样子怎么走啊?”

“这次去美国,我一个人就可以了,你还是在家里养病吧。”

听了这话,炫儿愣了下,然后焦急地向前噌了下身子,说:“太爷爷,炫儿可以去的,您就让我和您一起去吧。”

“我们以后还有机会,不必急于一时。”

“可是……炫儿都准备好了,还特意研究了市场背景行业前景,这下也用不上了。”

听了炫儿的话,萧靳诚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,说:“既然已经准备了,就说给太爷爷听听好了。”

虽然兴致不高,但是炫儿还是很乖顺地把准备的材料复述一遍。而萧靳诚一面听,一面露出赞赏的笑容。

当炫儿结束自己的演讲,萧靳诚不由拍掌,赞叹道:“不错,真不愧是我是萧靳诚的玄孙,分析的有理有据,又独树一帜。你比你的爸爸和爷爷都要优秀!”

萧靳诚提起爸爸的次数很多,炫儿已经习以为常了。可是今天,还是他第一次提到自己的爷爷,这不由让炫儿感到好奇,问:“太爷爷,炫儿的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啊?炫儿好像从来都没见过呢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