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四十章:治病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怎么能呢,大钟叔叔的嘴巴那么甜,怎么能让老人家不开心呢?”大钟又露出习惯性的笑容,说,“有大钟叔叔在,你就不要担心这些事了,安心养身体,知不知道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哪里来的可是啊,你信不着大钟叔叔?”见炫儿摇摇头,大钟满意地说,“这不就得了?乖,你再休息一会儿,大钟叔叔去为你取午饭。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,我可以让厨房帮你特别加餐。我的这张脸,在萧家可是老少通吃的哦!”

炫儿露出纯真的笑脸,说:“我想吃宫保鸡丁,大钟叔叔能搞到吗?”

“不就是宫保鸡丁嘛,没问题!”大钟拍了拍炫儿的头发,便起身去了厨房。

不过走到半路,大钟突然改变了方向,径直走向萧靳诚的房间。

再次看到大钟,萧靳诚并不意外,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,这个年轻人会这么快就做好了决定。

“看样子,你已经决定好要怎么做了。”

从容地看着萧靳诚,大钟不急不缓道:“本来我还想再犹豫下的,可想到不管我怎么纠结,结果都是一样的,那何不干脆一点,来个痛快。”

“我没看错你,我喜欢你的果断!”

“既然我已经答应留下来,那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萧铭扬?”

“随时都可以,”向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,萧靳诚便让人带大钟去萧铭扬的房间。

虽然大钟知道房间里面的,并不是萧铭扬本人,可是大钟仍然表现出一副忐忑难安的样子。

当大钟看到神情呆滞的大伟时,很明显地一怔,然后每天紧紧皱起。

萧靳诚一直观察着大钟的反应,见他一副震惊的样子,才缓缓解释道:“因为仇家的陷害,铭扬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,不知道大钟有什么办法,能把他恢复原状?”

“我要先看看他现在的身体情况。”大钟一面说着,一面走到大伟身边,抬手就要捏住对方的手腕。

“小心!”

大钟还没反应过来这“小心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,坐在窗边的“萧铭扬”猛地回过身,伸手就死死握住大钟的脖子!

“唔——”

被人勒住了脖子,大钟很难受,眼睛变得通红。如果不是身边的人立刻拉拽开“萧铭扬”,恐怕此刻他的脖子就要断了。

粗喘着气站在一旁,大钟瞪圆了眼睛,还没回过神的样子。

见大钟如此狼狈,萧靳诚在旁担忧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大钟摇了摇头,看着三五个大汉都拦不住发起疯来的“萧铭扬”,不由叹道:“看来事情比我想象得要棘手!”

“我让大夫先帮铭扬打一针镇定剂好了。”萧靳诚一面说着,一面让人从柜子里取来针剂,熟练地抽取好药液,就准备扎入大伟的身体里。

“等一下!”出声阻止了那些人,大钟说,“萧铭扬已经受到损伤,如果再使用镇定剂,恐怕对他的身体是火上浇油。现在,把他交给我吧!”

看着大钟脖子上的红印,萧靳诚为难地说:“可是如果不用镇定剂,铭扬根本不会停止下来,这对谁都不好。”

“没关系,我有办法的。”向萧靳诚露出一抹笑意,大钟拿出一根银针站在大伟身后,看准时机猛然出手,一下便扎进他后脖颈的一个穴位里。

就在那一瞬间,大伟整个人的力气都被抽空了,身子一软,就摊在了床上。

长长舒了口气,大钟说:“好了,总算搞定了!大家也都出去吧。”

“可是,你一个人可以吗?”

侧身看着萧靳诚,大钟笑道:“没问题的,刚刚是低估了病人的情况,才会那么狼狈。现在我已经做好了准备,不会再让人钻了空子。反倒是你们这么多人在这里,有可能会刺激到病人,对他没好处的。”

听言,萧靳诚便带着自己的人全部离开,临走之前,还让大钟好好照顾自己,如果有什么问题,就大喊一声,门外会有接应的人。

大钟满口答应下来,当众人离开以后,他却不着急不着慌地坐在大伟身边,伸手诊脉。

眉头时而蹙起,时而舒展,大钟喃喃着:“看来你这小子没少受苦,这么多东西都注射到你身体里,没死算你命大!啧啧,这些人也够狠心的!如此折磨你,还不如直接杀了你呢!”

萧靳诚一直在隔壁的房间,看着里面的一举一动,听到大钟的嘀咕,不由眉头深锁。

察觉到萧靳诚的不悦,身边立刻有人凑上来,说:“老爷,要不要属下教训下这个满口胡言乱语的臭小子?”

眼神冷冷地打量着那人,萧靳诚声音冰冷若寒潭,质问道:“把大钟弄倒了,谁来给我治病?我看你是找到了新的雇主,就不管我的死活了吧!”

随从脸色煞白,忙低着头解释道:“属下不敢,属下对老爷是忠心耿耿,绝无二心的!”

“那你就闭嘴,别让我心烦!”

听萧靳诚这样说,随从不敢再说一个字。

鹰隼般的眸子继续盯视着屏幕,萧靳诚都有些迫不及待了,不知道这个年轻人,这次又会给自己带来多少“惊喜”!

大钟知道这间房肯定遍布监控设备,所以他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用各种小动作,希望能吸引住大伟的注意力。可是这个大伟一点反应都没有,轻轻闭着眼,身子也软绵绵的。

难道,是自己下手太狠了?不可能啊,那个穴位虽然会让人酸软无力,但也不至于这么夸张,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!

心里这样想着,大钟不由叹了口气,说:“哎,没想到你变成今天这幅样子,如果让雨晴知道的话,该多伤心啊。好在有我的好朋友张凯枫照顾她,就算你真有什么不测,也会有人替你照顾好老婆孩子的,你就放心吧。”

听了这话,手下的人突然微微动了下。但只是这样轻微的动作,也让大钟欣喜若狂。

调整下位置,大钟一面诊脉,一面闭目沉思,而就在这个功夫,大伟在大钟的手心里写下几个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