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六十四章:诱饵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铭扬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语气吓到了林雨晴,让她说话变得小心翼翼的。心疼地拂过她的脸,想说些什么的时候,车子已经开进了医馆。

真真正学习药材的配伍,听说自己的爸爸妈妈来看望自己,开心地一蹦三跳。可刚要跑出去的时候,真真突然想到万悔还在,便仰头看着他,可怜兮兮地问:“师父,我能在休息的时候,去找爸爸妈妈吗?”

“当然,”万悔今天的心情似乎还不错,面对真真的请求,万悔应道,“你今天学习的进度很快,就当做是给你的奖励,提前下课吧。”

“耶!”

真真振臂欢呼,快乐的像只小鸟,起身就跑了出去。看着真真的背影,万悔的眼中满满都是慈爱的眼神。

林雨晴正坐在小葵身边聊天,看到真真向自己飞奔过来,不由笑着弯下身,张开手臂接住了自己的宝贝女儿。

“妈咪!”

一把将真真抱起,放在自己的腿上,林雨晴笑着说:“今天真真有没有好好学习呀?”

“有,师父刚刚还夸我了呢,因为我的表现好,准许我提前下课呢!”

“真的吗?”林雨晴点着真真的鼻子,笑道,“我的宝贝女儿可真优秀,妈咪为你骄傲!”

开心地缩在林雨晴的怀里,真真的眼睛都笑弯了。

看着母女两个人幸福地依偎在一起,小葵不自觉地想到了大钟,神色慢慢变得暗淡下来。

正在小葵满心担忧的时候,万悔走到厅堂内,向萧铭扬和林雨晴笑道:“今天是什么风,把两位都吹来了?”

萧铭扬仍旧一如往常,不太想搭理万悔的样子,倒是林雨晴,落落大方地向万悔打着招呼。

“万大夫费心培养我们的女儿,我和铭扬一直都没有好好感谢您,真是失礼。这样吧,等您有时间的时候,我们做东,请您和徒弟到家里吃饭,如何?”

萧铭扬对这个建议颇有意见,可还没等他说话,万悔就抢先答应下来。

“如果不麻烦的话,那就多谢了。”

眉头微微皱起,萧铭扬敢肯定,万悔是故意的!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做客气吗?他的确为了真真费心费力,但是自己已经给他们医馆买了不少药材和先进的设备,也算是礼尚往来了,他干嘛还不知道满足,非要和自己扯上关系!?

林雨晴很开心万悔能答应自己的邀请,笑道:“那就说定了,到时候我们派车来接您。”

“不必,我知道你们住的地方,到时候自己去就好。”

听了万悔的话,林雨晴愣了下,然后以为万悔是从真真那里听到的消息,便没放在心上。

一个人又和万悔聊了几句,林雨晴发现萧铭扬一直沉默,周身气压又低得让人想打冷战,便偷偷推了萧铭扬一下,低声笑道:“咱们是来感谢人家的,你板着脸算怎么回事啊?”

萧铭扬真想说,他从没想让万悔帮什么忙,一切都是他自愿的。可是萧铭扬担心说出这些话,林雨晴会抓狂,便扭过头,沉声说道:“我最讨厌这种谢来谢去的场合了,也不适合呆在这里,我先带着真真出去透透气。”

说着,萧铭扬便抱起真真大步走了出去。

萧铭扬的离开,让小葵偷偷吐了口气,呼吸也总算变得正常,不会因为萧铭扬的低气压而束手束脚。

因为萧铭扬不在场,林雨晴也可以说些心里话了。她伸手覆在小葵的手上,由衷地说:

“为了我们,让大钟深入虎穴,真是过意不去。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了,萧靳诚没有为难他吧?”

小葵并不太懂这些,摸着自己的头发,转身看着万悔,以眼神表达自己的无措。

轻轻押了口茶,万悔不急不缓地说道:“治病救人,本就是我们行医者的本分,大钟也只不过是换了种方式而已,你不必放在心上。”

虽然万悔这样说,可是林雨晴却仍旧很自责,道:“如果我能早一点察觉身边的异样,或许就能保护好炫儿,避免发生今天的事了。哎,因为我一个人的疏忽,连累了大家,真是太抱歉了。”

万悔看了眼林雨晴,然后安慰道:“对方奸诈成性,让人防不胜防。而且不论谁,都会有疏忽的时候,你没必要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到自己身上,这对你也不公平。”

虽然万悔总是很严肃的模样,但是他安慰人的时候,能让人有一种信服感,不知不觉间,就能放下心中的戒备,敞开心扉。

又与万悔和小葵聊了一会儿,林雨晴见萧铭扬还没进来的打算,便起身与万悔告别,打算与真真和萧铭扬回家。

见林雨晴要离开,万悔亲自送她到门口,并看到带着真真荡秋千的萧铭扬。

此刻的萧铭扬神情平静,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,双目注视着真真,满满都是宠爱。

发现有人走过来,萧铭扬神色一冷,待他发现万悔也站在那里的时候,眸光中充满了审视。

林雨晴就奇怪了,为什么萧铭扬看到万悔的时候总是绷着脸呢?明明刚刚的表情就很和善啊!

轻咳了一声,林雨晴向前走了几步,向真真拍了拍手,说道:“宝贝,我们要回家了,快和万爷爷和小葵告别吧。”

听言,真真开心地跑到林雨晴的怀里,抬头,向万悔和小葵摆手说再见。

万悔交代真真回去要仔细背诵药诀,然后慈爱地拍拍她的头,便和小葵站在门口,目送那一家人离开。

偷偷观察着万悔的神情,小葵发现师父的眼神好奇怪,好像很不舍似的。可是她跟在师父身边那么多年,从没看他对谁有不舍的感情。和萧铭扬和林雨晴认识的时间也不久,为何好像许久未联络的家人一样,满目的关爱和不舍呢?

就在小葵胡思乱想的时候,万悔说道:“回去把厅堂打扫一下。”

悄悄吐了下舌头,小葵暗想师父的态度转变得也太快了吧,明明刚刚对萧铭扬一家,还是副春风和煦的样子,怎么面对自己就冷冰冰的了呢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