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八十八章:寻找破绽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可是,如果炫儿和别的孩子之间只能选一个活下来,你要怎么选呢?”

不耐地看着司文,林雨晴终于忍不住斥道:“我为什么要选择?有那么多营救炫儿的办法,我为什么要选一个最残忍的?司文,如果你肯帮我的话,我会很感激你。但是请你不要将那些黑暗、压抑的念头强加在我的身上,我是不会配合你的!”

最后几句话,林雨晴差不多是喊出来的,她实在无法理解,司文怎么会有难免恐怖的想法。

虽然被林雨晴毫不留情地驳斥,但是司文并没有动怒,他只是轻轻扯动下嘴角,沉声说了句:“希望你会一直坚持你的信念!”

话音落下,司文便远离了林雨晴,双目依旧落在萧家古堡上,却显得心不在焉。

这样的司文让林雨晴觉得心慌,好像他在密谋着什么恐怖的事情,自己却无力阻止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的发生。

求助般地看向张凯枫,张凯枫只是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,示意林雨晴稍安勿躁。

晃身走到司文的身边,张凯枫状似无意地说:“其实,我觉得这个办法不错,简单有效。”

林雨晴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,喊道:“凯枫!”

侧身看着林雨晴,张凯枫露出一丝淡然的微笑,好像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事。

“雨晴,很多时候我们没办法一直做好人,关键时刻,为了保护我们珍爱的人,也会做出无奈的选择。我知道你肯定不想以命换命,但我想让你知道,如果万不得已的话,我宁愿让你怪我一辈子,也会把炫儿安安全全地带到你面前!”

“你们……”林雨晴没想到关键时刻,张凯枫会站在司文那一边,不由气得脸色通红。

起身,林雨晴气哼哼地走了回去,头也不回。

看到这样的林雨晴,张凯枫则叹气连连,对着司文说道:“哎,女人有时候还是太天真了。”

司文一言不发地看着张凯枫,眼神微眯,似乎在考虑张凯枫此番行径背后的含义。

经过一天的监视,张凯枫发现两队卡哨之间,会有短暂的五分钟空白时间,加上更换的安保人员会有片刻的松懈,完全可以在这上面大做文章。

拿着萧家的布局图,张凯枫研究了许久,最终总算有了点眉目。

入夜之后,张凯枫走到林雨晴的房门外,轻轻敲了下,说道:“雨晴,吃饭喽。”

闭眸靠在沙发的软垫上,林雨晴有气无力地说:“我不饿,你们吃吧。”

听这声音,哪里像是不饿的样子?

张凯枫不由莞尔,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语气平淡地说:“可是我已经制定好行动计划,难道你不想听一听吗?”

林雨晴一下坐起身,冲到门口打开了房门,紧紧盯着门外的人,问:“到底是什么计划?”

张凯枫正看着手上的腕表,发现林雨晴站在自己面前,挑眉笑了下,说:“我还以为,你要五秒钟才能开门,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要快,只用了三秒钟。”

“张凯枫,你很幼稚你知不知道!”

面对林雨晴的指控,张凯枫的笑容却愈加灿烂。

“你还是第一个说我幼稚的人,谢谢你对我的评价,我会审视自己,弥补不足的。”

“张凯枫!”林雨晴皱着眉,冷声警告着对面的男人,用眼神告诉他,自己的耐心已经用尽了。

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。我们先去吃饭,一边吃,我一边向你解释。”看着林雨晴气鼓鼓的模样,张凯枫只觉得很可爱,想要将这个小女人揽到怀里,好好疼一辈子。

张凯枫姿势优雅地做了个请的动作,林雨晴无奈,只得跟着张凯枫离开房间,走到后面的小花园里。

刚一进到花园里,林雨晴就瞪圆了眼睛。

只见花园里以白纱做帷幔,用蜡烛摆出林雨晴的拼音缩写,角落里还有几个维尼熊的大玩偶。在花园的中间,有一张圆桌,上面有两份精心准备的牛排大餐还有红酒,一张椅子上面,还有一束火红的玫瑰花。

虽然这里的一切都很梦幻,可是却并不能让林雨晴展露笑颜。

拧着眉头看向张凯枫,林雨晴声音不善,质问道:“你确定,你下午是在研究炫儿的事吗?”

张凯枫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点头,说:“当然。”

“那你还怎么有时间布置这些东西?”

单手挠了挠头,张凯枫说:“因为啊……我这是借了某人的东风。”

眉头微蹙,林雨晴质问道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还没等张凯枫回答,就听身后传来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
“张凯枫,谁让你带着雨晴来这里的!”

林雨晴还从没看到司文如此失仪的一面,不由莫名地看着张凯枫,在等待着他的解释。

虽然司文的眼神恨不得杀了张凯枫,可是张凯枫却是副气定神闲的样子,耸了下肩膀,反问道:“可是,也没人说不许我进来啊!”

张凯枫的态度让司文的脸都气白了,如果他手上有枪的话,肯定能把张凯枫设成马蜂窝!

而此刻,林雨晴算是明白过来了。

原来这里的一切都是司文布置的,张凯枫发现之后,便捷足先登,先带自己来享受一下。

哎,这个张凯枫,真是越来越……狡猾了。

懒得参合到这场混乱里,林雨晴转身就要走,却被张凯枫给拽了回来。

“雨晴,你要去哪里?这可是司文精心为你准备的,不吃点恐怕不好吧。”

这个混蛋,竟然还敢提这茬!

司文简直要被气疯了,指着张凯枫便责骂道:“你这个无耻的混蛋,想要讨好雨晴,就自己想办法去,想要鸠占鹊巢?没门!”

面对司文的指控,张凯枫一副心平气和的样子,语重心长地说:“你看,这里的一切不都是为了雨晴准备的吗?我猜,你也是看她今天的心情不好,才弄这些东西让她开心点。至于谁带她来用晚餐,不一样吗?”

“你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