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九十四章:拿出你的诚意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而炫儿软糯的声音,却让林雨晴的心酸涩不已。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,林雨晴紧抿着唇,说:“对不起炫儿,是妈咪不好。”

心疼地帮林雨晴擦去眼泪,炫儿眼神多了几分慌乱,说:“妈咪你不要这么说,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,和妈咪没有关系的。”

无声地摇摇头,林雨晴哽咽着说:“是妈咪没能保护好你,才让你变成今天这幅样子。请你告诉妈咪,要怎么做,才能让变成原来的炫儿?”

看着林雨晴焦灼的眼神,炫儿的心被狠狠揪在一起,不知道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了话。

咬着唇,炫儿安慰道:“妈咪不要自责,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好,每个人都是要长大的,我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在妈咪和爸爸的羽翼之下。”

“你说的对,你的确会长大,但并不是现在!妈咪和爸爸的职责,就是安全守护你成长可是你变成现在这幅样子,妈咪很难受!”

看着林雨晴现在的样子,炫儿紧紧地皱着眉,有些话已经涌到了心口,可还是被他咽了回去。

“妈咪,你现在难过只会让我为你担心而已。所以,不要哭了好不好?”

“你还担心妈咪吗?”

“当然!”

紧紧握着炫儿的小手,林雨晴说:“那就和妈咪走吧,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,妈咪会日日担心,不知道身体又会变成什么样子。”

“妈咪……”炫儿为难地看着林雨晴,说,“你不要这么幼稚,用身体威胁我好不好?”

林雨晴晃了晃神,然后苦笑着抚着额头。

是啊,自己的确很幼稚,竟然对个六岁的孩子说些赌气的话。

深呼吸了下,林雨晴收拾好自己的心绪,抬头浅笑地看着炫儿,问:“你真的决定了,要留下来?”

“是。”

沉默地点点头,林雨晴突然转变了话题,说:“快吃饭吧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见林雨晴突然不再执着规劝自己,炫儿反倒很担心地看着林雨晴,小心翼翼地问:“妈咪,你没事吧?”

轻轻摇了下头,林雨晴面带浅笑,语气轻柔地说:“我没事。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妈咪不会再劝你。我们先吃饭吧,好吗?”

看林雨晴这幅模样,炫儿心绪难安,但是他只能把所有的担忧都咽到肚子里,不能说一个字。

机械地将饭菜吃光,炫儿乖巧地看着林雨晴,发现她正满是慈爱地看着自己,那眼神让人心碎。

可是林雨晴并没有再游说炫儿,只是让他好好照顾自己,便收拾东西,准备离开。

大钟看到门开了,便忙迎上去。可是在看到林雨晴红肿的眼睛时,不由愣了下,问:“雨晴,你没事吧?”

“我没事。”轻轻摇了摇头,林雨晴给大钟一个安抚的眼神,说,“这段时间,就麻烦你好好照顾炫儿了,明天我再给炫儿送饭来。”

听言,炫儿忙仰头看向林雨晴,劝道:“妈咪,我在这里吃的很好,你还是不要来送饭了。”

俯身在炫儿面前,林雨晴抚摸着他的笑脸,满面笑意,却苦涩不堪。

“如果你决定留下来,你会很长一段时间都吃不到妈咪为你做的菜,所以我希望趁着现在有机会,多为你做几次,好吗?”

林雨晴的声音脆弱而颤抖,让炫儿不忍回绝。

大钟看着这对母子,觉得这两个人之间很不对劲儿。可是现在又不适合细问,便说:“明天的事咱们明天再商量,现在我先送你出去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回身又看了炫儿一眼,林雨晴便默默地跟在大钟身后,寂寥地离开了萧家。

紧紧咬着嘴唇,炫儿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可是身子还没站稳,就有一道人影,从角落里走了出来。

“怎么,心疼了?”

稚嫩的面容上,立刻换上一副老成的神色,炫儿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者,语气坚毅地说:“她是我妈咪,我当然会心疼她了。如果连自己的至亲都不关心,那和畜生有什么分别?”

虽然炫儿话中带刺,可是萧靳诚并没有动怒,反而赞同地说:“做人不忘本,这点很好。”

即便被萧靳诚表扬,炫儿的面容上没有一点喜色,冷冰冰地说:“我已经按照你说的去做了,什么时候将妈咪身边的人撤掉?”

“当他们离开英国,不再打你主意的时候。”

眼睛微微眯起,炫儿说:“可是那些炸弹在我妈咪身边多一秒钟,就多一分的危险!我已经按照你吩咐的去做,而且也不会同妈咪离开,你为什么不能展现你的诚意?”

萧靳诚讶异地挑了下眉,似乎没想到炫儿竟然敢这样和自己说话。不过,萧靳诚并没有动怒,反而颇为赞赏地看着他。

“如果打你主意的,只有林雨晴一个人,我自然不会费这些功夫。可是她的身边还有张凯枫和你的父亲,那我自然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垂眸看着地面,炫儿表面上平淡无波,可是内心却因为萧靳诚的话紧张不已。他不知道萧靳诚到底了解多少关于父亲替身的事,可听他现在的语气,爸爸的那个替身,情况似乎很危险。

“如果想你母亲平安的话,就用你的本事,让那些人放弃你。不然的话,为了留住你,我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。”

“太爷爷,当年你也是对我父亲用这样的手段吗?”

萧靳诚愣了下,似乎不太明白炫儿说这话的用意。

抬头,炫儿平静地看着萧靳诚,里面没有恨意,没有不甘,没有任何情绪。

眼神微微眯起,萧靳诚神色不善地看着炫儿,质问道: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炫儿并没有因为萧靳诚萧杀的声音而有所畏惧,反而不屈地看着他,声音平静无波。

“太爷爷语气咄咄逼人,以我爸爸的脾气,肯定受不了你的。我想,如果当年太爷爷肯用别的法子对付爸爸,或许他今天会愿意留下来呢。我是没办法了,谁让我是个小孩子,只能您如何安排,我就如何听。只是有一天,我也会长大,等您不在的时候,您知道我会如何对付萧家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