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九十五章:无所畏惧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些话如果换做别人来说,萧靳诚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他。可是现在,说这话的是炫儿,萧靳诚反而没了脾气,反而很欣赏地看着他,嘴角带着几分笑容,问:“那你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?”

神情坚定地看着萧靳诚,炫儿说:“只要你能退一步,不要针对我妈咪,我会承诺,好好传承萧家的产业。毕竟继承诺大的家业对我也有好处的,只要别心怀怨恨,自然不会找自己的麻烦,毁掉萧家,是不是?”

炫儿虽然人小小的,可是他的话却掷地有声,让人会不由自主地忽略掉他的年龄,仔细品评着他话中的含义。

萧靳诚赞赏地点点头,说:“你比你爸爸要聪明许多,他那个家伙,就算是假意奉承,也能让人轻易看穿。”

萧靳诚的言外之意,就是不信任炫儿。可是炫儿却并没有急着为自己辩解,而是语重心长地说:“不是我比爸爸聪明,而是爸爸经历的矛盾和痛苦,我没有经历过。我与太爷爷之间没有那么深的矛盾,所以才能心平气和地与您合作。”

“而且最重要的一点,我没有反抗您的力量,对我来说,委曲求全,才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萧靳诚忍俊不禁,问:“怎么,让你留下来就那么委屈你吗?”

炫儿直直看着萧靳诚,毫不退让地反问道:“让一个才六岁的孩子离开妈妈,这难道不是委屈吗?”

瞧炫儿认真的模样,萧靳诚摇头失笑,说:“你还记得你才六岁啊,我以为你忘了呢。”

“不是我忘了,而是你们忘记了。”抬头看着萧靳诚,炫儿的眼底划过一抹伤痛,说。

笑容慢慢散去,萧靳诚老迈的脸孔带着几分萧索和悲悯,看向炫儿,久久,才说:“这就是你的命,没办法。”

命吗?

炫儿苦笑了下,眼神中似乎有些无奈。不过在无奈之下,掩藏着深深的不甘。

他不会接受太爷爷的安排,做萧家的傀儡,终有一天,他一定会回到妈咪身边!

……

看着林雨晴从萧家走出来,张凯枫忙迎了上去,还未说话,就发现她的神情不对劲儿。

“雨晴,怎么了?”

疲惫地摇了摇头,林雨晴抬眉,看着张凯枫说:“我有些累了,先回去吧。”

眉头微蹙,张凯枫看了看大钟,而大钟只是耸了耸肩膀,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。

转身为林雨晴打开车门,张凯枫亲自开车,两个人一路无言,回到了住所。

司文正在门口的亭子里喝茶,听到车子的引擎声,忙起身向外看了下,正好看到张凯枫开车进来。

原以为这家伙会减慢车速,可是张凯枫在瞄到司文的时候,眼角划过一抹恶意的笑容,脚下踩着刹车,堪堪从司文身边飞驰过去。

咳咳——

吃了一口灰的司文脸都气红了,灰头土脸地追了上去,看着张凯枫下了车,怒道:“混蛋,难道你没看到我站在那里吗!”

“看到了。”

“那你还开得那么快,你什么意思!”

挑衅地看着司文,张凯枫说:“我以为你会躲开,没想到你的反应那么慢。”

“你说什么!”

司文刚想上前找张凯枫理论,就看林雨晴慢悠悠从车子上下来,双目无神。

看到林雨晴这幅样子,司文担心是莉莉丝对林雨晴做了什么,忙面色一紧,问:“发生什么了?”

强打精神向两个人笑了下,林雨晴解释道:“没什么,你不要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我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。对了,我现在没什么胃口,晚上不要等我吃饭了,我先睡一会儿。”

见林雨晴一副懒懒的样子,张凯枫并没有追问什么,只是顺着她的话道:“好,那你什么时候饿了,可以告诉我。”

“嗯。”

直到林雨晴走远了,司文才一副怒容看向张凯枫,冷声质问道:“发生什么了?”

“我不清楚。”

司文以为张凯枫在敷衍自己,不由挑着眉毛怒道:“你不是陪雨晴去的吗,怎么什么都不知道!”

“可是我只陪着雨晴去萧家而已,至于她和炫儿聊了什么,我并不清楚。”

虽然张凯枫极力做出一副诚恳的样子,可是司文一点都不相信他说的话,便出言讥讽道:“一问三不知,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用!早知如此,还不如我陪着雨晴去呢!”

张凯枫白了司文一眼,哼道:“哼,说的好像雨晴愿意让你陪着似的。”

语毕,张凯枫不再理会司文,扭头就穿过花园,打算回自己的房间。

“可恶,不过是萧铭扬的手下败将罢了,有什么可嚣张的!”

司文气得手直发抖,并暗暗发誓,一定要将这个男人千刀万剐!

即便离得很远了,张凯枫还是能感受到背后的灼热,不由摇头笑了下,心想司文这家伙还真是个小肚鸡肠的家伙。

虽然林雨晴说过,想自己好好休息,但是张凯枫还是站在她的房间外面,轻轻敲了下。

“雨晴,你睡了吗?”

从沙发上坐起身,林雨晴轻然走到门边,开门,看着门外的家伙。

“有事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想关心你一下。”

关于炫儿的事,林雨晴本来是不想说的。可是转念一想,他们是同盟,有了消息,应该彼此分享才对。而且有利的信息能够帮助修改、完善计划,所以林雨晴只得闪身让张凯枫进了房间。

看着房间内昏暗的灯光,张凯枫挑了下眉,不满地说:“天还没黑呢,干嘛要拉上窗帘?”

张凯枫一面说着,一面走到窗前,手臂一挥,房间里顿时亮堂了不少。

眼睛眯了下,林雨晴虽然心生不满,但是她已经没有心思和张凯枫计较这些,坐在茶几旁,懒洋洋地靠在软垫上。

坐在林雨晴的身边,张凯枫放柔了雨晴,并用灿烂的笑无声地感染着林雨晴。直到林雨晴无奈地露出笑容,才满意地说道:“说说吧,你今天在炫儿那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