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九十六章:安慰林雨晴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张凯枫提起炫儿,林雨晴的笑容慢慢消失。

“凯枫,你说我是不是个很失败的妈咪?”

“不,你是个很优秀的妈咪。”

虽然张凯枫回答得斩钉截铁,可是林雨晴却是苦笑连连。

“曾经,我也以为自己很称职,但现在我觉得,自己是天底下最失败的妈咪!因为我连自己的孩子在想什么,都不清楚。”

张凯枫了解林雨晴,如果只是件小事的话,不会让她如此神伤,今天在炫儿你哪里肯定发生什么大事了。

微微沉下脸色,张凯枫收起玩笑之意,问:“炫儿和你说什么了?”

林雨晴咬着唇,半晌才说:“炫儿说,他想留在萧家。”

原来是这件事啊。

张凯枫还以为是什么大事,听林雨晴说完之后,便松了口气,笑着安抚道:“你忘了前天我们是如何分析的吗?炫儿这样做,只是怕你身处险境罢了,你无需放在心上。”

“并不是这样的,”林雨晴神色认真而痛苦,说,“我告诉炫儿,我们会努力将他救出来,谁也不会受到威胁,而炫儿身边也没有监控设备,完全可以畅所欲言。但是炫儿却说,根本没有外在的威胁,一切都是他的心里话。”

“凯枫,炫儿不是喜欢权势的孩子,我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,让他会和我说那些冷冰冰的话。”

笑容慢慢收敛,张凯枫仔细看着林雨晴的神色变化,然后时候:“你和炫儿对话的时候,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?”

皱眉摇了摇头,林雨晴说:“都挺正常的,只是在吃饭的时候,炫儿明明只吃了一点,却说我准备得太多了,再吃的话,肚子就会爆掉。”

张凯枫似乎觉得这话不像炫儿的风格,便多问了句:“会不会炫儿之前已经吃过饭了?”

“不会啊,炫儿说他中午没胃口,都没吃什么东西。”

眸光转动,张凯枫伸手拍着林雨晴的肩膀,安抚道:“回头我让大钟注意下炫儿的身体情况,你别太担心了。”

只是身体的原因吗?

林雨晴皱眉,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。

当时因为炫儿伤人的话,林雨晴并没有仔细深究。现在和张凯枫重新回顾,林雨晴这才觉得炫儿似乎话外有话。

见林雨晴认真的模样,张凯枫也仔细品味一番,加之炫儿大反转的态度,不由愣了下。

回身打了个电话,张凯枫以命令的口吻让对方调查萧靳诚在美国的情况。

发现张凯枫态度转变,林雨晴不由问道:“你在干嘛?”

收起电话,张凯枫眉头微蹙,目光深沉,道:“我怀疑炫儿今天的表现,和萧靳诚有关系。”

听言,林雨晴愣住,半天才回过神来,喃喃道:“可是萧靳诚在美国啊,他怎么能……”

话说了一半,林雨晴慢慢睁圆了眼睛,看着张凯枫讶异地说:“难道……萧靳诚没去美国?”

“目前看来,很有这个可能。”

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张凯枫可真是该死!此番来英国,一起都是他自己安排的,却连萧靳诚身在何处都没搞清楚,简直是失职!

林雨晴并没有发现张凯枫的自责,她双手互握,紧张的在房间内来回踱步。

“如果萧靳诚在的话,他肯定向炫儿做了什么,才让那孩子违心说出那些话!真是太可恶了,竟然对一个孩子几次三番地耍手段,简直没有人性!”

就在林雨晴抒发满腔愤懑的时候,张凯枫眉头紧锁,思索了半晌,说:“发现萧靳诚也不完全是坏事,最起码,我们知道炫儿异样的原因了。雨晴,从明天开始,你不要去萧家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林雨晴满面不舍,说,“我才和炫儿相逢,只见了两次而已!”

“我知道你很想念炫儿,可是萧家有萧靳诚在,危险程度大大增加,所以我不能让你继续涉险。而且你和炫儿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,都会被萧靳诚掌握,这对炫儿来说,也是很危险的。”

失落地垂下肩膀,林雨晴知道,张凯枫的话是对的。可她仍然控制不住难过的情绪,想到那个孩子所遭受的一切,连呼吸都好痛。

张凯枫看出林雨晴的伤心和失落,拍着她的肩膀,说:“放心雨晴,还有我在,肯定不会让炫儿受到威胁的。”

林雨晴只觉得心中好委屈,捂着额头满面痛苦的样子,喃喃道:“萧靳诚为什么不肯放过炫儿,就为了可笑的家业,便折磨一个才六岁的孩子吗!”

心疼地半拥着林雨晴,张凯枫说:“萧靳诚为人,本就心狠手辣,和他根本没有道理可讲。”

虽然张凯枫说的话,林雨晴都明白,可是接受起来却很难。

看着桌子上的饭盒,林雨晴眼神迷蒙,轻声喃喃道:“可是我还答应炫儿,要给他送饭菜呢。如果我不去的话,炫儿会失望的吧。”

“没关系,我可以找人帮你送进去。”

“那炫儿问起我呢?”

“就说你水土不服,病了。”

“炫儿肯定会担心我的。”

看林雨晴不断找着借口,张凯枫不由好笑地拍了拍她的头,安抚道:“你放心,炫儿虽然会担心,可是更多的松了口气。因为你日日去萧家,那才是真的危险。”

张凯枫所说的每句话,林雨晴都觉得很有道理,但是她的理智所剩无几,即便知道张凯枫是对的,仍旧说服不了自己的心。

而且,听了张凯枫的解释,林雨晴更觉得失落,好像自己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,对炫儿来说,并不重要。

“不说话,在想什么呢?”

仰起头,林雨晴勉强笑了下,问:“对炫儿来说,我这个妈咪是不是很累赘?非但一点忙都帮不上,还总是给你们惹麻烦。”

“胡说什么呢,”张凯枫皱眉,手指微弯,敲着林雨晴的额头说,“不管是谁遇到了萧靳诚,都很凶险,这和你是不是炫儿的妈咪没有关系。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。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,除了让你自己很沮丧以外,根本没有任何作用。况且我们现在还有很多事要做,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无止尽的自怨自怜上,对不对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