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:小露一手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默默地看着林雨晴在大快朵颐,萧铭扬的心很温暖,就好像化开的汤圆一般甜蜜。

“雨晴,既然你喜欢吃,那我以后还给你煮。”

“那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……雨晴,你刚刚的话是不是在敷衍我?”

“没有呀,都是真心的。”

“如果是真心的,就让我煮汤圆给你吃啊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

看林雨晴抽搐的嘴角,萧铭扬突然升起一种恶趣味的笑容。

……

阴暗潮湿的房间内,一个黑影蹲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手臂支在膝盖上,男人将头埋在臂弯里,呼吸微弱。

突然,房门被人从外打开,刺目的光打在那团黑影上,照亮他身上斑驳的血迹。

身子微微动了下,男人抬起头看向门口,青肿的脸露出一丝笑容,声音虚弱,却满是戏谑地说:“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。”

身边的人将房间内的灯光点亮,照出地上狼狈的人影儿,仔细看去,正是消失多日的大钟。

而此刻站在他对面,神色微冷的老者,不是萧靳诚又是谁?

推动轮椅,萧靳诚靠近了大钟,没想到经过那些残忍的虐待,他还能保持微笑,不由赞道:“受了那么重的伤,也没送命,证明你命不该绝。”

大钟软绵绵地靠在墙壁上,一张脸早就辨不出容貌,但是他的笑容依旧很灿烂,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不知道我的本事就是给人续命吗,如果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,那和江湖上骗人的郎中有什么区别。不过,可不可以先给我点饭吃,我都要饿死了!”

萧靳诚的语气中似乎带着几分不值,游说道:“你的朋友就住在这里,可是他们只顾自己享乐,根本不管你的死活,你干嘛要为了他们信守那些可笑的承诺?”

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大钟无奈地说:“没办法,我也不想和那几个死心眼的家伙合作,可谁让我师父交代过了,让我帮他们到底呢!违抗是名可不是好玩的,一不小心,是会被逐出师门的!”

“那不正好吗,萧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,你可以到我身边,我一定会重用你,让你拥有权势和财富!”

可惜,萧靳诚开出的条件丝毫没能打动大钟,反而让大钟连连感慨,说:“你说的那些东西,有什么用?还比不上一晚馄饨面来的实际!萧老爷就省省吧,如果你想留我条贱命,就让人给我送点吃的来,如果你觉得我一点利用价值都没有了,那就让我在这里自生自灭,我不想花时间在浪费口舌,那样会很渴的!”

说完,大钟便重新窝了起来,开始装死。

看着油盐不进的大钟,萧靳诚真是又气又急,他就想不通了,看着很聪明的一个人,怎么就那么固执!

萧铭扬本以为,从莉莉丝手上获得了半张可可烃二的配方,就可以花重金让人研究出下半张的配方,从而扭转萧家现在的颓势。

可过了那么久,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破解出可可烃二的配方,萧铭扬不由开始怀疑,大钟给出的东西是不是真的。萧靳诚本以为酷刑能够撬开大钟的嘴巴,可他都快死了,还是不吐半个字。

萧靳诚半是认真,半是感慨地说:“我倒是想看看你的师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能让你对他如此死心塌地。”

大钟哼了一声,调整下姿势,便继续窝着,似乎是懒得理会萧靳诚似的。

见大钟一副“你不给我吃的,我就不和你说话”的架势,只得叹息着吩咐:“你们让厨房看看,有没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给重伤病人吃的,弄来一点。”

一听有吃的,大钟才抬头瞥了眼萧靳诚,眼神浑浑噩噩的,看样子,也是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没一会儿的功夫,香喷喷的荷包蛋番茄面就端到了大钟的面前,原本晦暗的眼神一下亮了起来,也不管面条烫不烫,端起来就西里呼噜地吃上了。

很快,面条就见了底,大钟仰面喝光了汤水,又擦了下嘴,整个人好像又活了过来。

打了个大大的饱嗝,大钟心满意足地靠在墙壁上,懒洋洋地看着萧靳诚,问:“说吧,你想利用我做什么?”

听着大钟直截了当的问题,萧靳诚满面激赏,说:“我很喜欢你的坦诚,既然你想知道,那我就告诉你。我需要你帮我杀了林雨晴!”

“不可能,”大钟想也没想,就拒绝道,“如果你想要可可烃二的配方,或许还有的谈,这种事情,我不可能答应你的。”

“可如果,是以命换命呢?”萧靳诚似乎早就料到大钟不会同意自己的要求,所以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气定神闲地说,“用炫儿的命,换林雨晴的命,你会不会心动?”

大钟翻了个白眼儿,哼道:“我看你还是先要我的命吧!”

“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,所以为你准备了点小礼物。”萧靳诚拿出一根针剂,在大钟面前晃了晃,说,“你应该很了解这东西吧。”

幽幽瞥了眼那根针剂,大钟很笃定地说:“可可烃二!”

“没错,”萧靳诚面含浅笑,不急不缓道,“它能控制住莉莉丝,自然也能控制住你。如果你不想重蹈莉莉丝的后尘,最好听我的话,与我合作。”

面对萧靳诚的威胁,大钟冷哼了一声,说:“你还真是够狡猾,想要雨晴的性命,还不想破坏你和铭扬父子的感情,就让别人来替你背黑锅。可惜你找错了人,如果我能被毒品控制的话,我就不会研究这种东西了。”

命人将针剂扎入大钟的体内,萧靳诚昂起下颚,自信地说道:“不试试,又怎么知道不行呢?反正我还有很多方法让你就范,我有的是时间,咱们可以一一尝试。”

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拔掉针头,大钟带着几分好奇,问:“你为什么偏偏看重我,让我来做这种事?”

“首先,你是铭扬他们的朋友,由你来下手,很容易得手。其次,事发之后,你就不是他们的好朋友,你师傅的好徒弟了,走投无路之下,你只能与我合作。对你,我是是在必读,谁让你身上有挖不完的金矿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