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:讳莫如深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对了,说起出去玩,我们来英国这么久,还没带炫儿出去转转呢,你去问问萧老爷,我们一家人,可不可以在附近短途旅行一次?”

萧铭扬一向都会极力满足林雨晴的各种要求,可这次,他却讳莫如深地说:“炫儿最近功课排得很紧,恐怕没有时间出去玩,所以,恐怕我们还不能离开萧家。”

林雨晴似乎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,撅着红唇说:“就算功课再忙,也要有休息嘛。一直都这么绷着,会累坏的。”

“好,我会向爷爷申请一下,给炫儿安排一个短假。”

听萧铭扬如此说,林雨晴不由哼道:“怎么看你别的事没这么听话呢。”

“我们毕竟是在萧家,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啊。”

无奈地笑了下,林雨晴说:“好吧,既然你都这样说了,那我就再等等好了。对了,一起去玩的话,我们叫上大钟吧,怎么样?”

“大钟他最近很忙,恐怕没时间呢,”伸手轻抚着林雨晴的长发,萧铭扬温柔地说。

眼底滑过一抹异样的光,林雨晴低声浅浅地说:“可是我问过炫儿,他说大钟已经去了美国,为什么和你说的不一样呢。”

有些懊恼地揉了揉额头,萧铭扬暗想自己可真是粗心,怎么忘记和炫儿交代了呢?现在可难办了。

见萧铭扬不说话,林雨晴抬头,认真地看着他,说:“我觉得,有些事你还是如实告诉我为好,女人猜忌的心可是很恐怖的,你也不想让我们之间有隔阂吧。”

让林雨晴坐在自己的腿上,萧铭扬温柔地吻了吻她的手背,然后轻声细语道:“好吧,我承认,在这件事上我对你有所隐瞒。我怕你知道真相之后,会内疚,所以才决定不告诉大钟的真实情况。”

心狠狠一沉,林雨晴问:“大钟现在的情况不太好?”

“不是不太好,而是很不好。”萧铭扬轻叹了一声,不知道要如何说,才能让林雨晴更容易接受事情的真相。

看着萧铭扬欲言又止的样子,林雨晴的心好像被紧紧揪住,然后小心翼翼地问:“他……还活着吗?”

“性命无忧。但是在萧靳诚的手上,肯定受了不少皮肉之苦。这古堡看上去庄严恢弘,可里面多的是折磨人的东西。”

林雨晴狐疑地看着萧铭扬,难以置信地问:“你的意思是,大钟现在就在城堡里?”

萧铭扬点了点头。

这下林雨晴可坐不住了,站起身,义愤填膺地说:“那我们为什么不去把他救出来!?”

见林雨晴情绪激动,萧铭扬忙将她又护在怀里,声音轻柔地安抚道:“萧靳诚现在把大钟藏起来了,就算找他对峙,他也只会一问三不知,没用的。但是你放心,萧靳诚还不舍得让大钟死,因为他还想让大钟为他效命。再者,我们现在最好与大钟保持距离,让萧靳诚误以为我们放弃了大钟,也好麻痹对方,让他降低戒备。”

纵然萧铭扬的理由很充分,可是林雨晴还是心思难安,觉得自己愧对了大钟的信任。

轻轻拍着林雨晴的肩膀,萧铭扬说:“好了雨晴,我之所以不告诉,就是怕你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。你看,你愁眉苦脸的模样根本解决不了问题,反而会让炫儿为你担心。你忘了你和我说过什么了?要将强,就算面对天大的困难,我们也要一起面对。”

林雨晴痛苦地闭了闭眼,说:“如果是我出了危险,我不会眨一下眼睛。可大钟是受我们连累,这感觉,不一样。”

下巴摩挲着林雨晴的发顶,萧铭扬安慰道:“我知道你很愧疚,但这并不是你的错。”

林雨晴咬着唇,问:“那我们现在能为大钟做点什么?”

“什么都不做,现在对大钟来说,反而是安全的。”萧铭扬见林雨晴神色黯然,便起身为她倒了杯水,然后解释道,“事发之后,萧靳诚就将大钟控制起来,我们与他都断了联系。但是医馆那边传来消息,说最近总有人在医馆附近徘徊逗留,想来他们是在调查大钟,甚至是万大夫的情况。”

双手握着杯子,林雨晴皱眉问:“既然他们调查万大夫,是不是就意味着大钟对萧靳诚已经没有用处了?”

对此,萧铭扬直接否定道:“不,你不了解萧靳诚,如果大钟真的没有利用价值了,他根本没那个耐心调查万大夫,而是直接将万大夫掳劫回来。我猜,萧靳诚肯定对大钟没办法,才打算从万大夫那边下手。”

可这样的答案让林雨晴更担忧,紧紧盯着萧铭扬,说:“那万大夫岂不是很危险?铭扬,我们已经连累了大钟,不能再将万大夫牵扯进来了!”

萧铭扬也不想万悔受到波及,神色沉沉,说道:“我知道,所以我已经派人守在医馆的外面,绝不会让萧靳诚有下手的机会!”

想到那个笑容灿烂的年轻人,林雨晴不由叹道:“大钟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吸引萧靳诚,遭受这无妄之灾?”

回想起自己第一次与大钟见面,萧铭扬也没留意过他,却不成想就是这样一个爱笑的年轻人,竟然会有这样一身本事。

嘴唇微微弯起,萧铭扬好像被记忆里那个温暖的笑容感染,慢悠悠地说:“大钟可是块宝贝,不但能调理萧靳诚的身体,还能帮他的家族生意起死回生,你说萧靳诚会放过大钟吗?”

听言,林雨晴很想问问萧铭扬,他口中大钟,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没心没肺的年轻人吗?林雨晴到现在还记得,当初大钟开着一辆半新不旧的车子接自己去医馆,笑容明媚得好像天上的太阳。

见林雨晴神色怅然,萧铭扬握着她的手,目光郑重道:“好了雨晴,这些事有我来料理就够了,你不必再劳心。你呢,照顾好炫儿就可以了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我也想帮你做点什么,不是只能默默做着保姆的工作。

后半句话,林雨晴并没有说出来,她只是对萧铭扬笑了笑,便端起水杯喝了口水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