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:背后的真相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放下杯子,林雨晴不想让萧铭扬为自己担心,便露出一抹笑容,问:“晚上想吃什么,我帮你准备。”

萧铭扬自然看得出林雨晴情绪低落,但是他宁愿雨晴闹点小别扭,也不想让她继续搀和到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里面。所以,萧铭扬佯装没看出林雨晴眼底的神伤,语气轻松地说:“我吃什么都好,还是问问炫儿的意见好了。”

“嗯。那等炫儿的马术课结束,我就去问问。”林雨晴刚要折身离开房间,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,“对了,铭扬,我记得你还在这里安排过一个替身,我好好奇,和你一模一样的人会是什么样的,可以让我看看吗?”

“他……”

还没等萧铭扬说完话,林雨晴便直直看着他乌黑的眸子,神色肃然地说:“铭扬,这次我想听真话。”

深沉的目光落在林雨晴身上,萧铭扬慢慢收敛了笑容,眉头微蹙。

他不喜欢看林雨晴露出这种凄迷无奈的眼神,伸手轻抚她滑腻的脸蛋,认真地说:“雨晴,我只是不想让你接触这些肮脏的事情。”

微微抿着唇,林雨晴一副无谓的样子,昂着头说:“铭扬,我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,我知道世事艰辛,我也愿意为了保护我的家人而做任何事。如果你不告诉我真相,我就会胡思乱想,你觉得这就是保护我了吗?”

这个小女人,真是越来也牙尖嘴利了!

萧铭扬无奈地叹息了一声,只得任命地说:“好吧,那我实话告诉你好了。大伟本就与我有几分相像,通过整容,更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。本来,事成之后我也打算重金酬谢大伟。可没想到大伟背叛了我,又得罪了萧靳诚,走投无路的他,已经畏罪自杀了。”

什么!?

林雨晴有些呆呆地看着萧铭扬,似乎很难接受这样的事实。但异样的情绪很快便散去,林雨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故作平静地问:“我听凯枫提起过你的替身,说他是个很衷心的人,怎么会背叛你呢?”

“大伟的确对我很衷心,可是他没逃脱过自己的心结,”想起那颗培养很久的棋子,萧铭扬也很舍不得,道,“他和莉莉丝有了孩子,或许,出于可怜莉莉丝,所以他并没有执行我给他下发的最后那条命令,让莉莉丝离开了城堡。”

“按照原计划,大伟会帮我迷惑萧家的守卫,然后再由我带着炫儿乘坐飞机离开。可正是因为大伟的心软,我被困在萧家,而后面的事,你应该也知道了。”

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林雨晴喃喃到:“怪不得当时你会出现在萧家。”

“虽然这次行动失败与他没有直接关系,但如果萧靳诚想要我的性命,简直易如反掌。大伟也知道背叛我的后果,所以他自行了断,也省着我动手。只是可惜了大伟的一片心意,莉莉丝根本没听他的安排,反而执意要害死炫儿,她所遭受的一切,都是罪有应得!”

提起莉莉丝,林雨晴不由联想到当时血腥的一幕,胃里翻滚得难受。

强压下呕吐感,林雨晴轻声喃喃道:“莉莉丝那么在意你,没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竟然是别人的,还真是讽刺啊。”

“哼,那个疯女人屡次三番想要加害与你,就这样放了她,还算便宜她的!”

虽然萧铭扬提起莉莉丝就怒火中烧,但是想到莉莉丝最后的惨状,林雨晴轻轻叹息了一声,说:“她现在已经一无所有,又失去了一个孩子,如何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呢。”

“好了,我们不要讨论那个到人胃口的女人了,”萧铭扬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便说,“好了,我们的百科小秘书,你现在还有什么想知道的?我可是言无不尽哦!”

被萧铭扬的戏谑羞红了脸,林雨晴眼神飘忽,喃喃道:“我……我可不是不信任你,只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罢了。好了,我去炫儿那看看,他下课没。”

说完,林雨晴快步离开了房间,生怕走得慢了,就被萧铭扬给扯到怀里。

看林雨晴落荒而逃的模样,萧铭扬觉得很可爱,不由轻笑出声。

只是,当林雨晴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以后,萧铭扬便慢慢收敛起笑容。

雨晴那么聪明,早晚有一天会发现所有的秘密。虽然雨晴不喜欢隐瞒,但就算会让她不开心,有些事,萧铭扬也不会向林雨晴透露半个字的。

目光微眯,萧铭扬靠在窗边,看向外碧蓝的天空。

……

萧靳诚原以为,按照萧铭扬的脾气,住不了几天就会忍耐不住,整天摆着臭脸,要带着林雨晴回去。

可这次,他非但没有任何不快的神色,反而和林雨晴在花园里养花种菜,完全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。

再看看自己花重金找人修建的花园,早已经被那两个人弄的面目全非,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了。

不过即便如此,萧靳诚也没有动怒,反而去萧铭扬的菜园子里摘过两次生菜。

不得不说,萧靳诚还是很喜欢看着院子里郁郁葱葱的绿色,这是那些高贵的花枝所不能达到的效果。

萧靳诚原以为,自己肯定能将大钟策反,既让他效忠自己,也能让他除掉林雨晴这个大麻烦。

可就算大钟犯毒瘾的时候,他也只是咬紧牙关,缩在角落里硬抗,一句软话都没有,这让萧靳诚觉得,驯服大钟又是件遥遥无期的事。

但是对萧靳诚来说,他的时间不多了,如果不能尽快拿到可可烃二的配方,萧家的元老们就会借机发难。

萧靳诚不可能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守卫的家产被外人争夺,所以他便将目光落在炫儿的身上。

结束了今日的搏斗课,炫儿擦着额头的汗水,坐在台阶上气喘吁吁。

听到轮椅碾过地面的声音,炫儿回身,看着面目沧桑的萧靳诚,露出一丝笑意。

甩了甩额头上的汗珠,炫儿小跑到萧靳诚的面前,笑道:“太爷爷今天怎么过来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