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:身负重命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才刚开始接触萧家的生意,还是从正经买卖开始好了。”

听到自己不用做那些非法生意,炫儿暗自开心,然后表面上,一副无所谓的模样,说:“其实,只要我们将这一部分生意做得有声有色,就不需要再做非法生意了,是不是?”

虽然萧靳诚觉得这种问题很幼稚,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点了点头。

听言,炫儿开心地拍着手掌,说:“太好了,我一定会努力,让萧家彻底变成正经的生意人!”

看着炫儿磨拳擦掌的样子,萧靳诚带着挑眉问道:“怎么,你很排斥接触那些特殊的生意领域?”

炫儿摇摇头,模样乖巧地说:“我只是觉得,如果我们不研究那些害人的东西,或许一些家庭就不会破碎,一些人就不会众叛亲离。”

“可就算我们不做,也总会有人去做的,你说对不对?”

面对萧靳诚的洗脑,炫儿仍然坚持自己的理念,说:“但是大家同心协力,一起拒绝,肯定会有效果的啊!”

听着炫儿幼稚的话语,萧靳诚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想要解决这个问题,就需要你的努力了。萧家的未来掌握在你的手中,想要如何改造,都由你来决定。但是在那之前,你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承担起这些重任。”

“我明白的,”炫儿重重地点了下头,说,“就算为了不让更多的人误入迷途,我也会努力的!”

听着炫儿豪言万丈的话语,萧铭扬心想,林雨晴把这个孩子教的太死板,接下来的时间,自己会亲自教炫儿,好好认识下这个充满残酷的世界!

不过在着手之前,他需要去会一会萧铭扬。

萧铭扬不按常理出牌,打乱了萧靳诚的计划,为此,萧靳诚必须弄清楚对方到底做了什么打算。

将萧铭扬约到花园里,萧靳诚命人准备了香茗和案展,好整以暇地等待着萧铭扬。

当萧铭扬看到古色古香的茶具时,不由挑了桃眉,让人辨不出喜怒,道:“爷爷什么时候喜欢喝功夫茶了?”

亲自为萧铭扬斟了杯茶,萧靳诚慢条斯理地说:“也是受到一位朋友的影响,最近才开始领悟到功夫茶的魅力。”

暗自撇了撇唇,萧铭扬坐在萧靳诚的对面,举杯放在唇边轻抿了下,发觉这茶的味道的确不错。只可惜,同饮者并不是志同道合的人,多少都有些扫兴。

见萧铭扬沉默,萧靳诚笑了下,语气温和地说道:“自从你回来之后,我们好像还没心平气和地谈过。”

悠悠放下茶杯,萧铭扬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,说:“每次见面的时候,我都是心平气和的啊,难道您没看出我的诚意吗?”

“诚意倒是没看出来,反而看到了你的敷衍。”

口中轻哼了一声,萧铭扬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,扭头看着外面的景色,双模微眯,道:“能够敷衍一下,就已经不错了。”

萧铭扬眼中的恨意,藏都藏不住,这让萧靳诚心惊不已。以萧铭扬沉稳的性子,如果他没有十足的把握,是不会将情绪外露。现在他这样做,是不是掌握了什么?

收回打量的目光,萧靳诚依然满面柔和的笑意,好像一位慈祥的长辈,在温柔地开解晚辈的心结:“如果你不喜欢这里,大可以离开,干嘛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?这可不是我所认识的萧铭扬。”

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,萧铭扬反问一句:“如果我真的走了,不正如了您的意思吗!”

看着萧铭扬冰冷的笑容,萧靳诚慢慢沉下脸色。没有了伪装,苍老的脸孔显得阴森而恐怖,好像一张快被糅烂的宣纸,死气沉沉。

“你这话,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什么意思,难道爷爷不清楚吗?难道这么快,您就忘了对雨晴做过什么了?”

萧靳诚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,说:“我对她做过什么,我怎么不记得了?或许,你可以提醒我一下。”

看着萧靳诚无所谓的模样,萧铭扬恨得牙直痒痒。但是他并没有任由怒气支配自己的情绪,深呼吸了下,为萧靳诚倒了杯茶,慢条斯理地说:“看来爷爷的确上了年纪,连记性都不太好了呢。难道您忘了,您曾经在雨晴身上植入的炸药吗?”

提起这件事,萧铭扬杀人的心都有了,但是转瞬间,他便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,这让萧靳诚很是赞赏。

可惜,不管萧铭扬多优秀,这都和萧靳诚没有关系,因为他已经看清楚一件事:萧铭扬是没可能在接管萧家了!

虽然很可惜,但是萧靳诚并不会在这上面多做感伤,因为他已经有了下一个目标,这一次,他不会让任何人打断他的计划!

收回阴狠的目光,萧靳诚并没有否认萧铭扬的话,反而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,慢悠悠地说:“我也不想伤害林雨晴,毕竟炫儿没有了妈咪,他也会伤心的。可是相比让炫儿伤心,我宁愿让他留在我的身边!为了这个目的,我可以不惜任何代价!”

“哪怕是让萧家荡然无存,您也不改初衷吗?”

听了萧铭扬的话,萧靳诚心生不悦,但表面上并没有任何异样,反而饶有趣味地问道:“你这是在恐吓我?”

“不,我只是在提醒您。”修长的双腿互相交叠,萧铭扬昂起下颚,好像一头骄傲的雄狮,在睥睨着日渐衰老的萧靳诚,“既然您可以在雨晴身上放了个炸弹,那么我也可以借鉴一下,在萧家的某个角落安装引爆装置!威力,比你那颗要强上百倍!!”

萧铭扬的话让萧靳诚再也伪装不下去,大惊失色道:“你真是个疯子!”

此刻,被称作疯子的萧铭扬正满面得意的笑容,不急不缓地说:“疯狂吗?我倒是不觉得,只要能保护我要保护的人,我可不管用什么办法!现在,我们一家三口会继续住在这里,直到您过腻了提心吊胆的日子,直接将我们扫地出门。否则的话,只要您有点小动作,那我们急同归于尽好了!我倒是要看看变成废墟的萧家,要如何传承下去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