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:不屈服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大钟睁眼看着萧靳诚,似笑非笑地时候:“你看,这就是问题所在。你需要铭扬,也只是让他接手你的家产,和人家老婆有什么关系?而且就莉莉丝那个疯婆子,她比雨晴优秀在哪?就为了那个自私又愚蠢的女人,和铭扬之间产生了隔阂,还真不是笔划算的买卖呢。”

“林雨晴的确是个好女人,可是她太善良,教育出来的人根本不适合在这个家族里生存。你看炫儿,如果不是我将他接到英国亲自培养,他就和普通的小男孩没有区别,如何能担当起继承家族产业的重任?”

“环境造就一个人,你别看雨晴现在柔柔弱弱的,可是当她面对突发困难的时候,不比谁弱小。我觉得,你低估了雨晴的实力。”

别有深意地看着大钟,萧靳诚突然改变了口风,问:“你不是说,你不会再帮萧铭扬了吗,为什么句句话都在向着他?”

“我只是想打动您老人家,放我出去!你现在所纠结的,不就是没个合适的人选在身边辅佐您吗,如果铭扬能重新回到您身边,那一切就都解决了嘛,也就没我什么事了。说真的,与其在这里纠结有的没的,还不如重新修补好与铭扬之间的关系。”

“就算你看中了炫儿,可他也是萧铭扬的儿子,人家才是嫡嫡亲的一家人,等你百年之后,又如何管的了他们一家三口?所以说啊,您就别固执了,子孙自有子孙福,随他们去吧。不管他们会如何做,但有一点我很肯定,那就是萧家在他们手中,肯定会更加繁盛。”

萧靳诚一副很犹豫的表情,说:“我再考虑考虑吧。”

“要考虑呢,也麻烦您考虑的快一点,如果再不出去透透风,我可真要挂掉了!”

大钟说的很夸张,好像真是一副要死的样子。可当萧靳诚离开房间之后,大钟再也支撑不住了,倒在地上,浑身瑟瑟发抖。

狠狠啐了口吐沫,大钟低声咒骂道:“老混蛋,竟然把两种毒品混着给我吃,等我出去以后,肯定和你没完!”

而另一边,萧靳诚出了门就咳嗽的厉害,乌青的脸泛上可疑的红色,好像一口气团在胸口,怎么也吐不出来。

萧靳诚身后的随从吓坏了,想开门就让大钟出来瞧瞧,却被萧靳诚死死握住。

担忧地看着萧靳诚,随从苦着脸说:“老爷,您这样咳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还是让大钟给您看看吧。”

闭眸缓了缓,萧靳诚咳嗽的频率慢了下来,才说:“大钟本就因为他的医术在我面前沾沾自喜,如果再让他占了上风,想降服他,就难了。”

随从一直跟着萧靳诚,所以刚刚的话他也听到了。他以为萧靳诚被大钟的话打动,没想到还存着说服大钟的心思。

略微沉思了片刻,随从说:“老爷,属下觉得大钟说的有道理,炫儿小少爷就算再聪明,也要花时间培养。而您现在就需要休养。自从莉莉丝出事之后,好不容易养好的身体,也是一日不如一日,您真的不能再操劳了。”

随从说的话,萧靳诚自己也知道。可是为了这个家,就算牺牲他的性命也在所不惜。而且对大钟了解得越全面,萧靳诚就越欣赏这个年轻人,心中也就更难以放下这个年轻人。

深深呼吸了下,萧靳诚眸色深沉,带着势在必得的决绝,声音沙哑地说:“铭扬父子,我要留下!而这个大钟,我也要留下!只要能收买到这个人的心,他就会对我死心塌地。有他辅佐萧氏,对萧家大有裨益!”

萧靳诚很少夸赞一个人,这让随从有深深的危机感,说:“可这个人的心就像是铁做的,您对他那么好,他一点都不感动,他根本不值得您为之付出这些心血!”

萧靳诚脸色微变,沉下声音,喝道:“我要怎么做,还轮不到你来教我!”

随从一听,脸色变得煞白,忙垂着头,大气也不敢喘,说:“是,属下逾矩了。”

……

自从萧靳诚让炫儿日日到公司报道,萧氏企业的长老们就坐不住了,互相通过气之后,便联合起来向萧靳诚施压,让他出来给个交代。

萧靳诚早就料到这些老伙计会有这一招,所以当他接到电话的时候,仍能气定神闲地安排好时间地点,然后就带着炫儿赶往这场鸿门宴。

炫儿也算跟着萧靳诚见识过不少风浪,但是当他进入会议室的时候,还是不由缩了缩脖子,看着里面耄耋老者,却被他们刀子般的眼神,弄得不寒而栗。

这是炫儿第一次发现,原来老爷爷不都是慈祥的,有一种人,并不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阅历的增加,而宾得从容祥和。

坐在门边的阿力最先发现了两个人的身影,从炫儿刚一进门开始,便沉着脸恶狠狠地盯着他,哼道:“萧靳诚,你弄个小毛孩子来,什么意思!”

从容不迫地坐在首位上,萧靳诚慢条斯理地说:“炫儿是我的玄孙,不是什么毛孩子,请注意你的措辞。”

阿力撇了撇嘴,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,和身边的人笑了两声,说:“好,那这孩子叫什么来着?”

“爷爷好,我叫炫儿。”

还没等萧靳诚说话,炫儿已经甜甜地开口,一副很懂礼貌的样子。

阿力上下打量着炫儿,发现这孩子长得还真是讨人喜欢,唇红齿白的,长大了肯定会是和萧靳诚一样,让女人为之倾心的美男子。

俗话说,伸手不打笑脸人,炫儿这样有礼貌,大力的火气也减了一半,板着脸一面打量着他,一面点点头,算设和这个小家伙打了招呼。

坐在阿力身边的龙游,一面转着手中的胡桃,一面双目微闭,口中轻哼了一声,满是嘲讽地说:“哼,被人骂了还这么开心,你真是老糊涂了!”

被人如此讽刺,阿力的火气一下就升了起来,怒道:“你在说谁!?”

“当然是你了!”龙游睁开了眼,凶光四现,道,“这娃娃管老萧叫太爷爷,却管你叫爷爷,那你成什么了?”

这番解释让阿力脸色通红,刚刚还和颜悦色的脸,此刻再次看着炫儿,好像要拿刀砍人似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