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:回归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当然,我以我的性命担保!”

身子靠在轮椅上,萧靳诚好像又恢复成自信高傲的老者,趾高气昂地说:“那好,让铭扬留下来的事,就交给你了!哦,还有一点很重要,你需要帮我提醒铭扬一下,让他最好将藏在萧家的炸药交出来,整天守着烈性炸弹睡觉,谁都睡不安稳啊。”

虽然大钟一直被关在这里,但是这种事情,只要听个开头,便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门道。

轻轻叹息了一声,大钟说:“你们互相握着彼此的把柄,谁也不服输,那根本不可能有握手言和的一天。”

对此,萧靳诚也很赞同,点头说:“我和铭扬,这一辈子都不会有信任了。我只希望能想到一个方法,牵制住他,让他好好经营萧家的产业。”

挠了挠头,大钟感慨道:“这可真是道无解的难题,因为你们谁也不肯迈出第一步,所以,只会一直僵持下去。这种情况,让我也很难办啊。”

“正因为难办,所以我才找到你了啊。”

大钟愣住,看着萧靳诚,似乎不太明白他话里的含义。

嘴角浮现诡异的笑容,萧靳诚沉声说道:“只要你能让铭扬老老实实为萧家做事,我就可以保证,你们医馆的人,平安无事。”

大钟怔了片刻,才弄明白萧靳诚话里的含义。虽然心中也很气愤,但更多的,是觉得很讽刺。

大钟摇头失笑,带着几分讥讽,说:“难道,要挟也是会上瘾的吗?”

“我也是没办法,希望你们可以理解。”

大钟摆了摆手,说:“理解你,那是萧铭扬要做的事,我现在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,不知道萧老爷什么时候需要我出马?”

“看你的状态来定,毕竟,你我都不喜欢现在的状态持续下去,对吧?”

大钟点点头,说:“那我就准备一下,最多不过三天,就可以开始了。”

……

因为今天的书法课老师有事,无法正常上课,所以下午改为了休息,可以让炫儿自由安排。

不过,就算是休息,炫儿也没打算做点什么,他觉得,能在房间里,和爸爸妈妈呆在一起就足够了。所以,炫儿就从书房找了几篇字帖出来,认真临摹。

“嗯,这字还真不错,颇有孔孟之风啊!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炫儿开心地仰起头,喊道:“大钟叔叔!?”

虽然林雨晴和萧铭扬都没向炫儿详细说过大钟的情况,但是炫儿也知道,大钟叔叔肯定遇到了麻烦。现在能够看到他平安无事,还真是开心。

听到炫儿的呼喊,林雨晴也循声走到书房,看着大钟和萧铭扬一起站在书房里,一直紧揪着的心,总算有片刻的放松。

站在大钟身边,炫儿很好奇他地抬头,问:“大钟叔叔,这些天你去哪了?”

“我呀,去了地下迷宫,”

不屑地撇了撇唇,炫儿说:“你的答案可真扯,我想假装相信都做不到呢。”

伸手点着炫儿的小鼻子,大钟苍白的脸上映出点点笑容,道:“喂,小鬼,你这个样子就不可爱了哦!”

“大家别站在这里,先去客厅坐在聊吧。”

看着大钟瘦削的脸庞,林雨晴觉得心惊不已,心里有很多的问题,却无从开口。这才短短十天的光景,大钟就变得如此憔悴,不知道这段时间,他都遭受了怎样的磨难。

不过大钟却跟没事人一样,刚坐在客厅里,便嚷嚷着自己饿了。

林雨晴正满腔泛滥的同情心,一听大钟有需求,就忙去厨房准备饭菜,希望能尽己所能,抚慰大钟受伤的心。

见林雨晴去了厨房,萧铭扬慢慢收敛了笑容,看着大钟,说:“这里没有萧靳诚的监控设备,你可以仔细说说,这些天究竟发生什么了。”

眼神瞥了下仰着脖子,认真倾听的炫儿,大钟示意地问:“难道,不用避讳下小朋友吗?”

“大钟叔叔,我虽然是小朋友,但也是你们的伙伴!”年幼的脸庞上,稚气未脱,可是语气却很是老成,道,“不要忽略我的作用哦,我也能打探到消息的。”

伸手拍着炫儿的头,大钟满面激赏,说:“小伙子,很不赖嘛,勇敢又有担当,很像个小男子汉!”

“什么叫像男子汉,人家就是男子汉!”

炫儿稚声稚气的话,让大钟和萧铭扬不由莞尔。

“好了,我们先坐吧。”萧铭扬笑着走到椅子旁,坐下,说,“我料到萧靳诚会放你出来,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。你究竟用什么说服了那只老狐狸?”

“不是我说服了萧靳诚,而是萧靳诚自己想通的。”大钟的语气很无奈,说:“他用医馆里师兄弟的性命要挟我,让我不准有异心。铭扬,你的这位爷爷可真是够狠的,总是能找到人的弱点。”

萧铭扬冷哼了一声,不以为然地说:“他还能做出比这更卑鄙无耻的事,只不过你没见过罢了。”

“那我宁愿没机会见到。”大钟一副怕怕的模样,说,“和你这种家庭比起来,我倒很庆幸自己是个孤家寡人。”

“我叫你来,不是看我笑话的吧?”

见萧铭扬神色有变,大钟忙收敛玩笑之意,一本正经地问:“请问接下来,我要怎么做?”

收回警告的眼神,萧铭扬用命令的语气,说:“你留在老狐狸身边,为他调理身体,想办法降低他地你的戒备心,这样你在那边的日子也能好过些。”

“没问题,这都是小事,交给我,你就放心好了。除了这个,还需要我做什么?”

“没了。”

“没……没了!?”大钟一下没反应过来,讶异地问,“你总需要我帮你留意留意萧靳诚的动态吧,还要他和什么人接触过,做过什么事,你难道不需要知道吗?”

修长的双腿交叠,萧铭扬如同一个凌然王者,高贵而优雅。只是他的话,却让人听得想吐血。

“我猜他不会让你接触核心机密,就算你绞尽脑汁,也只是让萧靳诚看热闹罢了,何必浪费精力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