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:渔翁之利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炫儿的小脸红扑扑的,眼中还带着几分雀跃。可是萧铭扬却很冷静,如果不是碍着炫儿在这里,他才懒得这那个家伙说那么多废话,直接买通对方的私人大夫,给他弄个慢性疾病,回家养身子就好,也没时间再跑到这里跟着捣乱了。

虽然萧铭扬不想打搅炫儿的好心情,可是他不得不正色提醒道:“如果今天我没来的话,你打算怎么办,一直哭下去吗?还是让人去找萧靳诚当你的救兵?”

“都不会,我会转身哭着跑开,管阿力太爷爷会是什么反应。”

炫儿的这个办法倒是让萧铭扬很诧异,可是转念一想,又觉得是个很不错的法子。炫儿还太小,以他的能力还不能扳倒阿力,但是他可以利用自己的优势,将舆论引导至对自己有利的一面,从而逼迫阿力做出让步。

拍了拍炫儿的头,萧铭扬叮嘱道:“今天发生的事,不许告诉你妈咪,不然她会担心的。”

炫儿很认真地点点头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起身牵着炫儿的手,萧铭扬回身看着鲍勃,以不容拒绝的口吻命令道:“你现在可以去休息了,等明天炫儿会给你安排全新的工作计划。”

鲍勃傻呆呆地点点头,然后就看着那一大一小两个人,慢慢走到电梯前,乘坐电梯离开了公司。

萧铭扬亲自开车,载炫儿回家,炫儿坐在萧铭扬的旁边,有些无聊地看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。

“为什么要把那么蠢的人放在身边?”

哎,就知道爸爸肯定会问这个问题。

炫儿惆怅地叹息了一声,然后说:“鲍勃不蠢,他很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
“总是出神,难道这不是蠢吗?”

“这说明鲍勃只是很专一罢了。”

趁着等红灯的间隙,萧铭扬看着身边的男孩,说:“希望你给自己选了条衷心的猎狗,而不是伺机咬人的狐狸。”

炫儿明白萧靳诚的担忧,但是他有自己的安排,所:“爸爸你放心,如果鲍勃真的有异心的话,我就把他扔给威尔逊,反正威尔逊快要恨死他了。”

萧铭扬并不认同炫儿的话,提醒道:“威尔逊最恨的人,并不是鲍勃。”

声音停顿了下,炫儿问:“威尔逊恨的是我?”

萧铭扬并没有直接回答炫儿的问题,只是笑着说:“还算你有自知之明。”

对此,炫儿也有子的看法,缓缓道:“有些人,就算他恨不能杀了我,他也只能想想罢了。毕竟他没有资格站在我身边,他也没那个胆子下手!”

“你现在就是在轻敌。”

面对萧铭扬的质疑,炫儿声音笃定地说:“我会用行动证明给爸爸看的!”

“期待你的表现!”

……

重获自由之后,大钟忙给万悔打个电话,生怕师傅联系不到自己而忧虑。可是电话打到医馆之后,小葵却告诉大钟,师傅最近出诊,要好一阵子才能回去。

虽然小葵并没有说师傅具体去了哪里,但大钟还是很担心,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小葵并不清楚大钟在外面都经历了什么,还缠着大钟给她讲讲外面的新鲜事。拗不过小葵,大钟只得随便讲一点趣闻。可就是这么敷衍的态度,仍然勾起了小葵的好奇心。

握着电话,小葵试探地说:“大钟,反正师傅也不在,要不然我去找你吧!”

小葵无心的话却吓的大钟脸都白了,连声呵斥道:“胡闹,你以为我是出来玩的吗?这里很危险,我都自顾不暇了,哪里有精力再去照顾你!”

“谁需要你照顾,我能照顾好自己的,”小葵不死心,仍然开口游说道,“如果你觉得危险的话,那我就在英国随便转转。说真的,我没还去过英国呢,很好奇那里会是什么样的。”

“想看英国,从图片里不就能看到吗,总之,不许你乱跑,听没听到!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,你真的好啰嗦!”

小葵气愤地挂断了电话,而大钟则对着电话发呆。

师傅到底会去哪里呢?

闷闷不乐地走出房间,大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连萧铭扬从自己身边走过去都没发现。

“如果我是你的敌人,现在你已经是一具死尸了。”

懒懒地瞥了眼萧铭扬,大钟说:“如果你是我的敌人,我也不会让你出现在我的房间里!”

随意坐在沙发上,萧铭扬自己拿了杯水,若有似无地打量着大钟,问:“发生什么,没精打采的?”

深深地叹了一声,大钟带着几丝忧虑,说:“我刚刚往医馆打过电话,小葵说师傅出诊了。”

“大夫出诊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?”

“可是我师傅已经很久不出诊了,而且问小葵师傅到底去了哪里,她又说不清楚。我总觉得师傅这次离开医馆,是和萧靳诚有关。”

挑眉看着大钟,萧铭扬问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大钟蹙眉,语气沉重道:“因为萧靳诚拿我师傅的性命威胁过我,而且,他也很想让师傅帮他治病。”

“你担心萧靳诚把万大夫掳走了?”

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大钟叹道:“这是最坏的可能了。”

不过,萧靳诚倒是很乐观,说:“我觉得,萧靳诚还没找到万大夫。如果他真的找到了万大夫,以老狐狸狡诈的性格,正好可以光明正大地以此要挟你。但是他什么也没做,由此可以看出,万大夫并不在萧铭扬的手上。”

大钟想了想,觉得萧铭扬的话很有道理,一直紧揪着的心,这才稍稍放松。伸手揉了揉酸涩的肩膀,大钟漫不经心地问:“来找我什么事?”

“明天有时间的话,和我去公司一趟。”

“去公司?”大钟一愣,不明所以,问,“萧氏企业?”

好笑地看着大钟,萧铭扬反问道:“不然还有哪个公司?”

大钟少见地严肃起来,摇了摇头,说:“这恐怕不行,我不能离开萧家,最起码,这几天还不行。”

笑意慢慢收敛,萧铭扬仔细看着大钟,别有深意地问:“那东西,还没戒掉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