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:不想妈咪担心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静静坐在桌前,炫儿酷酷地回答:“我可不是想配合你,我只是不想让妈咪担心罢了。”

原来,自从炫儿进入萧氏企业之后,林雨晴便很担心他,生怕炫儿被人算计了。为了林雨晴不担心自己,炫儿便故意和萧铭扬演了这出戏,分散了林雨晴的注意力,同时也让林雨晴知道,自己还是她最宝贝的儿子。

从桌子下面又拿出一份资料,炫儿整理了下,就开始坐在桌前认真研究起来,根本不打算再理会萧铭扬。

这孩子,变脸还真够快的!

萧铭扬好笑地坐在炫儿身边,单手拄着下颚,满是兴味地看着炫儿。

这样的目光让炫儿很不自在,扭头冷冷地注视着他,问:“你的材料都看完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接着看了?”

“都已经知道萧靳诚的路数,还浪费时间看下去干嘛?”

瞧萧铭扬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,炫儿不服气,昂起下颚问:“这些是鲍勃才传输过来的资料,我看你也没翻几页,就知道里面都说什么了?”

“当然!”萧铭扬神态自信,好像一个天生的王者,缓缓道,“从这些数据就能看的出,萧氏企业已经是外强中干,用不了多久,萧氏企业就会变成一个空架子。”

见萧铭扬分析的有理有据,炫儿不由信了几分。但是有些地方他还是不明白,便问:“难道别的股东不会发现这个问题吗?我看那几位长老,可都是很精明的,这样的小动作,应该不会看不出来。”

随意翻着桌上的材料,萧铭扬懒懒地说:“萧靳诚做的很巧妙,一般人发现不了这里面的问题。等东窗事发之后,萧氏企业的大部分资产就会被转移到萧靳诚名下的企业里,到时候,其他人就算想控告萧靳诚,也没有证据。”

被炫儿整理的材料全部翻乱了,可是炫儿并没有加以斥责,只是皱着眉,带着几分感慨,说: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家破人亡呢!”

靠近了炫儿,萧铭扬取笑道:“没想到我萧铭扬的儿子,也这么多愁善感。”

晃了晃头,炫儿说:“也不是,只是突然想到了鲁道夫,有点感慨。”

“鲁道夫?那是谁?”

“我上次和你提过的,因为萧靳诚的裁员,他失去了工作,生活变得很困难。”

听炫儿如此说,萧铭扬好像对这个家伙有了点印象。只是在回忆这个人的同时,萧铭扬好像想到了什么事。

炫儿发现萧铭扬沉默了许久,不由抬头看着他,好奇地问:“你又在想什么坏主意?”

好笑地看着炫儿,萧铭扬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,笑道:“臭小子,什么叫坏主意?”

“不是坏主意的话,你的眼神怎么透着一股奇怪的光?”炫儿语气笃定,指着萧铭扬的眼睛,说,“每次你露出这样的表情,就代表肯定会有人遭殃了!”

萧铭扬没想到,炫儿还是挺了解自己的,不由笑道:“你说的对,但也不对。”

炫儿被萧铭扬的话弄迷糊了,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因为我想帮帮这位鲁道夫,但是他并不会遭殃,反而会获得原本属于他的一切!”

……

一个人坐在小花园里面,鲁道夫落寞着抽着烟,手边还放着一叠看完的报纸,正好翻到了就业的版块。

不过,看鲁道夫的神情,就可以看的出,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,整个人显得很颓废,眼神晦暗。

“请问是鲁道夫先生吗?”

突然出现的声音,让鲁道夫猛的惊醒,回身看着后面的人,神色惊恐道:“抱歉,欠你们的钱,我会马上还上,请不要再来这里找我了!这很容易让我的家人看到!!”

摘下了墨镜,萧铭扬挑眉看着鲁道夫,问:“我的样子,很像银行催款的吗?”

看着面前像模特班完美的男人,鲁道夫愣了下。在他的记忆里,并不认识这个男人,不由好奇的问:“那你是谁?”

收起自己的墨镜,萧铭扬抬头看向鲁道夫的家,所: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可以进去谈谈。”

见对方连自己的家庭住址都知道,鲁道夫不由更好奇这个男人的身份。虽然带着陌生人回家是很危险的事,但是对现在的鲁道夫来说,已经没有更倒霉的事了。也许倒霉到了尽头,就会有好事发生的,看这个男人也是气度不凡,应该不是坏人。

鲁道夫太太看到自己的先生回家,不由沉着脸色,斥道:“不是让你去找工作吗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如果你再不拿钱回来的话,我就不让你进家门了!”

太太的话,让鲁道夫脸色通红,忙皱眉手:“有客人来,你不要胡说!”

“家里都揭不开锅了,你还带客人来?你究竟……”

鲁道夫的话还没说完,就看到了鲁道夫身后的萧铭扬,不由愣了下,然后上下打量着这个英俊的东方人。

萧铭扬随意打量着房间,发现这间房子原本的装修不错,只是疏于打理,显得杂乱不堪。萧铭扬本想找个坐的地方,但是看了一圈,他还是决定站着同鲁道夫说话。

“叔叔,你好,你想吃糖吗?”

身下传来一道甜腻腻的声音,萧铭扬低头看去,是一位穿着粉色裙子的小女孩,在举着手里的糖果,向他客气的问着。

俯身蹲在女孩的旁边,萧铭扬友好地摸着她的头,问:“你叫南希?”

“嗯。叔叔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”

“是我的儿子告诉我的。”

“他是我的朋友吗?”

“不,你并不认识他。不过他从你的朋友露莎那里,听说了你和你爸爸的事。”萧铭扬一面说着,一面四下打量着这里,语气中带着几分惋惜和同情,说,“没想到你们现在的生活这么窘迫,那些人还真是心狠,竟然这样对待公司里的功臣。”

鲁道夫太太看出萧铭扬出身不凡,忙给他倒了杯水,并搬出张椅子给他,奉承道:“哎呀老公,你这是从哪里认识这么气派的朋友啊,您快请坐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