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:深信不疑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伸手在腰间捏捏按按着,还真有一个地方会有疼痛感,这让阿力乱了心神,暗想,难道真是误会了大钟?

快步走入休息室,大钟探头看着正午睡的炫儿,轻声问道:“这孩子睡多久了?”

林雨晴正看着手上的资料,听到声音,抬头,微微笑了下,说:“才睡下而已。你来的可真够快的,吃过午饭了吗?”

“还吃饭呢,你家男人催魂一样的催我,让我快点来给炫儿看病,我几乎是被他撵着出门的!”

林雨晴一愣,继而歉然地看着大钟,说:“这个铭扬,我都告诉他了,炫儿没什么大问题,他还是要小题大做。你先在这里坐一下,我让威尔逊为你准一份午饭。”

“我还是先为炫儿治病吧,他不是发烧了吗,先退烧再说。”

几步走到炫儿身边,大钟抬手按在他的手腕上,却发现这孩子脉象平稳,根本就没什么问题。

狐疑地看了看林雨晴,再联想到电梯里的阿力,大钟好像明白点什么了。

“这个萧铭扬啊……”

大钟叹息了一声,心想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怕了,谋划事情滴水不漏,他真庆幸自己不是他的敌人,不然的话,下场肯定会很惨。

而另一边,阿力心事重重地去到会议室,龙游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。

龙游正打着室内高尔夫,听到门声,头也没回,问道:“你这家伙总是不守时,今天又迟到了!”

一杆进洞,龙游满意地将球杆扔到一旁,却发现身后的那个人一言不发。

回身,龙游正好看到满腹心事的阿力,不由问道:“喂,你想什么呢?”

猛地回过神,阿力摇摇头,然后走到桌前拿起杯子,咕咚灌下一口茶。

清香带苦的茶水,让阿力皱眉,抱怨道:“我说你能不能别喝这些草叶水了,难喝死了!”

龙游知道,阿力一向都不喜欢喝茶,但他从不会像今天这样发脾气,这不由让龙游心里起疑,眼神微眯,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随意抹了把嘴,阿力神情急躁,说:“没什么,赌马又输了笔钱而已。”

龙游知道阿力有赌马的习惯,而且一赌还是个大数目,便摇着头坐在他身边,为自己倒茶,然后说:“都和你说过了,不要玩那些东西,一大把年纪了,就应该修身养性。你看我,没事的时候打打高尔夫球,不是很好吗!”

神色不屑地扭过头,阿力哼哼道:“自夸自擂的,我也没看你身体好到哪里!”

“谁说的,大钟说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,很快就不需要再针灸了。”龙游好像很骄傲似的,说,“我这把身体,可比你们要强壮多了。”

听龙游说起大钟,阿力愣了下,然后问:“怎么,连你也那么相信那个年轻人?”

“不得不说,大钟还是有点本事的,经过他的调理,我感觉身体轻松不少。有时间,你也可以让他帮你看看。当然,如果他愿意的话。”

看龙游那副得意的样子,阿力不由在心中腹诽,心想人家大钟也为自己看过,真不知道他在骄傲什么!

就在阿力内心忿忿的时候,龙游在旁说:“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,萧靳诚现在完全依靠大钟帮他调理身体,如果没有大钟的话,萧靳诚就会性命不保!”

阿力漫不经心地说:“那个年轻人还真有能耐,像他这种有才华的年轻人,可不多见了。”

“的确如此,”龙游漫不经心地说,“可是,虽然不舍得,但大钟这个人,留不得!”

阿力愣了下,然后抬头,看着龙游,不太确定地问:“你的意思是,杀了大钟?”

“没错,杀了大钟,就等于杀了萧靳诚,如此一来,萧氏就是属于我们的了!”

明明刚刚还在夸赞着一个人,转身,就要谋害人家的性命,这样的反差,让人毛骨悚然。可是龙游却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,好像已经完全忘了大钟帮过他的忙。

相比龙游的亢奋,阿力则魂不守舍的,微微皱着眉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“怎么,你对我的建议有什么想法吗?”

眼神微动,阿力语气犹疑,道:“咱们这些个老骨头,身体肯定会越来越衰弱,如果有个优秀的大夫能帮忙照顾下,自然就能多活几年。你看……”

还没等阿力说完,大钟便打断了他的话,说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但是没有大钟,我还可以找别的大夫,一样可以为自己调理身体。其实我也很舍不得那个年轻人,可是和萧氏比起来,什么都可以舍弃,不是吗?”

“我们为了萧氏付出那么多,一点都不比萧靳诚少,为什么身份地位却差了那么多?咱们马上就要走到人生的尽头,如果不趁着现在扭转乾坤,我们的结局就无法被改写,难道你甘心吗?”

寥寥几句后,让阿力的心思也活了起来。可是龙游的身体是没问题了,才会这么干脆地舍弃掉大钟。那他呢?如果大钟没了,又没有别的人能治好自己的病,岂不是白白送命?到时候拥有多少财富都没有用,也享受不到的。

心里如此想着,阿力偷偷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……

站在总裁办公室前,威尔逊整理下自己的衣服,然后挂上一个完美的笑容,轻轻敲了敲门。

“进来!”

得到允许,威尔逊推门而入,站在门口,笑道:“总裁,您找我?”

从一堆资料中抬起头,萧靳诚向威尔逊笑笑,说:“这些天我没有来公司,也不知道炫儿母子的情况。”

威尔逊知道萧靳诚想知道什么,可是如何回答这个问题,却是很有技巧的。

暂时还没摸清萧靳诚的意图,威尔逊便模棱两可地说:“小少爷很努力地学习,而少夫人也在适应公司的运营状况,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。”

“这样啊,”萧靳诚笑眯了眼睛,好像很欣慰的样子,说,“本来我还以为,需要找个人辅佐他们一下,现在看来,也不需要了。这也好,我也省心了。哎,人老了,就要服老,子孙们的事,就让他们自己烦恼去好吧。”

这下,威尔逊可听明白萧靳诚话外的含义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