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:软硬兼施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催什么,难道爷爷快要断气了,要交代遗嘱吗!”

如此大逆不道的话,吓得随从话都说不出来了,脸色惨白地摇着头,磕磕巴巴地说:“不……不是的,老爷他……”

不耐地打断了对方,萧铭扬皱眉,在前面快步走着,懒得理会后面的家伙在说什么。

还没走进萧靳诚的房间,萧铭扬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茶香味,眉头扬了下,信步走了进去。

听到沉稳的脚步声,萧靳诚放下茶杯,看着大咧咧坐在自己面前的萧铭扬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又要找借口不过来。”

随意笑了下,萧铭扬说:“爷爷都下了命令,不来,岂不是太给您面子了?”

笑看着萧铭扬,萧靳诚递给他一杯清水,说:“你不喜欢喝茶,就喝点泉水吧。这是今早才送过来的,味道甘甜,我想你肯定会喜欢的。”

漫不经心地喝了口,萧铭扬赞道:“嗯,口感不错。”

“能得到你的夸赞,可真是不容易。”萧靳诚笑眯眯地看着萧铭扬,眼底满满都是对晚辈的宠爱。

如果不知道这祖孙二人之间的故事,肯定会被眼前慈爱的一幕所迷惑,以为他们之间一定是爷慈子孝。

萧铭扬知道,萧靳诚今天叫自己来,肯定是有事情要交代。只是,对方不说,他也不着急问,扭头看着窗外随风飘动的枝叶,脑中还回味着刚刚未完的场面,还有画面里的可爱女人。

看着那张完美的侧脸,萧靳诚眼神怔忪,心想曾经的自己,也是这般年少轻狂。可是岁月是公平的,谁也逃脱过不过它的摧残。不管你的过去多风光,也终将有老去的一天,坐在轮椅上,无能为力。

轻轻叹息了一声,萧靳诚双手放在身前,淡淡地说:“铭扬,你已经休息够了吧。”

转过托,萧铭扬笑看着萧靳诚,问:“怎么,爷爷着急让我回公司吗?我看公司现在的情况挺好的,肯定有大把的人不希望我回去打破现在的局势,我何必去讨不自在?”

萧靳诚明白萧铭扬话里的含义,但是他并没有动怒,语气平淡地说:“可公司还是姓萧的,你早晚有一天要回去。至于那些阿猫阿狗要如何处理,都由你来决定。”

嘴角缓缓勾起,萧铭扬语气沉缓,还带着几分警告,慢悠悠地说:“这话可是爷爷说的,来日,可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萧靳诚不喜欢别人用恐吓的态度和自己说话,但此刻,他的心情似乎不错,眼底蕴藏着笑意,温语道:“我倒是想看看,你要如何掌管公司。”

紧紧盯着萧靳诚,萧铭扬的声音充满了挑衅和不在乎,好像他所探讨的,只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

“爷爷真的放心让我去公司吗?难道,你就不怕我将那里搅得天翻地覆?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,我想,我很难用心经营公司,因为我对这里有不好的回忆。”

听言,萧靳诚仍然是副心平气和的样子,不急不缓道:“这些产业,将来都是炫儿的。如何管理,就看你是否为炫儿着想了。你现在也是一位父亲,应该承担的责任,谁也替代不了。该说的,该做的,我都已经尽到心力,剩下的路要如何走,就全看你自己了。”

萧铭扬撇了撇唇,说:“这顶帽子还真是够大的,一下就上升到人伦的层面了。不过爷爷,我只在乎自己会不会开心,根本不管那些繁文缛节。而且炫儿的未来是需要他自己打拼的,与其来说服我,倒不如何他商量下,让他从现在就开始守住自己的江山,更稳当。”

看着萧铭扬戏谑的眼,萧靳诚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波动,但很快,又重归平静。

“你忍心,让你的儿子和女人,在公司里打拼,忍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吗?你应该也知道你那几个叔叔是什么脾气,炫儿挡着他们的路,他们恨不得将这对母子拆皮卸骨,所以,这对母子在公司里的日子,并不好过。”

虽然萧靳诚在关心林雨晴和炫儿,可是萧铭扬丝毫不领情,冷漠地说:“他们现在所遭受的一切,不都是拜爷爷所赐吗?照您这么说,我最应该找爷爷算算账才对。”

深深叹息了声,萧靳诚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,说:“我也是为了锻炼炫儿,可是后面的事已经不受我的控制。如果你还心疼他们,就应该去帮帮他们,最起码,让公司里的人都知道,那对母子也是有可仰仗的人。”

“这么说来,您还是很关心炫儿和雨晴了?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起身走到窗前,萧铭扬随手摆弄着花瓶里的花枝,慢悠悠地说:“既然爷爷是为我们着想,那不知道我去公司,又会给我什么好处呢?”

“已经让你们接触公司的核心,难道这还不是好处吗?让炫儿成为公司里的大股东,难道也不是好处?”

萧靳诚悲悯的语气,让萧铭扬笑出了声,摇头叹道:“雨晴每天做的,都是费力不讨好的事,而炫儿那么小的年纪,在公司里又能学到什么?至于您说的大股东,根本没有太多实权,我又不缺钱,分得的红利也没什么用处。综上所述,我还是找不到去公司的理由啊。”

萧靳诚的好心情似乎要用光了,他慢慢沉下脸色,眼神也变得阴狠起来。

“这么说,你如何都不肯回公司了?”

嗯,这个声调,才比较符合萧靳诚的特点!

萧铭扬回身,朗声说道:“也不是不可能,而是需要爷爷提供一点方便而已。”

听言,萧靳诚眼神亮了下,问:“什么方便?”

“我要分得公司一部分股份!”

萧铭扬的话,让萧靳诚戒备渐起,问:“你要公司的股份做什么?”

“我身为公司的管理者,却不能拥有公司的股份,您觉得,在发号施令的时候,有说服力吗?在面对那些大股东的时候,他们又会将我的意见放在眼里吗?”

似乎觉得萧铭扬的担忧也很合理,萧靳诚便说:“你说的也对,那就将炫儿的股份分给你一点好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