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:不简单的舞会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恐怕不行,我已经咨询过律师,他说炫儿才接手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一段时间之内,不可以再转赠。不然,爷爷再分给我一点好。”

动作一凝,萧靳诚目光如鹰隼,盯着萧铭扬。可是他的嘴角却挂着一丝笑容,说:“我手上的股份,也已经不多了,这个条件,恐怕没办法满足你。”

深深叹息了一声,萧铭扬好像很为难的样子,说:“股份多少,都无所谓,只是看爷爷的诚意了。既然您只是嘴上说说,那还是算了。继续做我的闲散懒人也没什么不好,毕竟公司是炫儿的,他现在受点苦累也是应该的。”

说着,萧铭扬起身就要离开。

“铭扬!”

听到萧靳诚陡然提高的声调,萧铭扬露出得意的笑容,然后回身,静静等待着萧靳诚的回答。

用力呼了口气,萧靳诚说:“我可以再给你一些股份,但是,你必须给我签写一份保证书,不许将这些股份转让!”

“爷爷还真是思虑周到。您放心,我从没想过转让这些股份,所以我可以签写这份保证书!”

见萧铭扬好不犹豫地同意,萧靳诚心里不由犯起了嘀咕,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在打什么算盘。

“只要爷爷将股份转让书准备好,我们签过字,我就会去公司的。”

微微点着头,萧靳诚说:“可以。我会尽快准备好,而你去了公司以后,务必要收收心,好好经营,知道吗?”

“爷爷放心好了,我肯定会尽心尽力。这样一来,爷爷才可以专心搞毒品生意,毕竟,你才是您真正关心的部分。”

别有深意地看着萧铭扬,萧靳诚没有否定他的话,反而解释道:“我这么做,也是为了让萧家的根植更深地扎入土壤中,你们以后就会明白我的苦心了。”

“希望如此吧,”萧铭扬耸了下肩帮,问,“爷爷还有别的事吗?如果没有的话,我就回去了。”

“你这么说,我倒真想起一件事来,”萧靳诚一副恍然的模样,说,“明天有一个酒会,英国的各界名流都会到场,反正你也要接管公司,便先代替我出席吧。”

虽然萧靳诚说的漫不经心,可是萧铭扬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抹奇异的光,好像还带着几分期待。

原来,这才是萧靳诚说服自己重回公司的理由啊!

心中冷哼了一声,萧铭扬说:“酒会嘛,我可以去。只是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关心我的‘病情’,解释的多了,谁都会心情烦躁,所以,我可不敢肯定到时候会说什么,做什么。”

“没关系,”萧靳诚好脾气地说,“我会为你安排一位女伴,有她陪着你,也能提点一二。”

“这样啊,那我不需要别的女伴,我只要雨晴陪我去参加酒会。”萧铭扬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笑容满面,那语气根本就不是在和萧靳诚商量,而是在宣告最后的结果,“我猜大家都还没见过雨晴,正好可以借这次机会,让别人知道我真正的妻子是谁!”

萧靳诚早就料到这样的回答,并没有再劝,而是顺着萧铭扬说:“虽说是上流社会,可他们也不是善男信女,自然会对雨晴颇多微词,你确定,她能应付得来吗?”

“您放心,我和雨晴经历了多少风浪,怎么会被这点小风波吓唬住?而且有我在,也不会让别人伤害雨晴!”

见萧铭扬语气笃定,萧靳诚没再游说,只交代了时间地点,便让萧铭扬回去了。

看着萧铭扬的背景,萧靳诚冷冷笑了下,咳嗽了两声,喃喃道:“你能保护住那个女人?哼,我还真是拭目以待啊!”

……

得知自己要和萧铭扬去参加舞会,林雨晴心思不安,总觉得这事情不简单。

而萧铭扬则取笑着林雨晴,觉得她太小心翼翼了。

“不过就是场舞会罢了,萧靳诚又不是主办方,能动什么手脚?”坐在林雨晴的旁边,萧铭扬安抚道,“而且我调查过,这场舞会年年都会举办,是以慈善的名义,在酒会上还有拍卖的环节,政府官员也会出席。最重要的,是有我在,你还在担心什么呢?”

萧铭扬臭屁的样子,让林雨晴忍俊不禁,可是又转瞬,又是副担忧的模样。

微微侧着头,林雨晴喃喃道:“我觉得,萧靳诚不可能这么好心。让你带着我出席酒会,不就等于对外宣告我的身份吗?这么重要的事,他肯定会拿来和你讲条件,怎么会白白便宜了我们?”

拍着林雨晴的头,萧铭扬一副欣慰的模样,说:“哎呀,真没想到我的雨晴也变聪明了,还懂得分析人心善恶,嗯,值得表扬!”

萧铭扬逗弄小狗的语气激怒了林雨晴,拍掉萧铭扬的手,怒声警告道:“萧铭扬!”

听出林雨晴声音里的怒火,萧铭扬不敢再玩笑视之,忙正襟危坐,说:“老婆大人说的是,这的确不像是萧靳诚的做事风格。可谁让他现在有求于我呢?势必要做点什么,才能说服我吧!”

单手托着下颚,林雨晴说:“你的意思是,萧靳诚为了让你回公司上班,才做这些事?”

“没错,萧氏集团已经大不如前,萧靳诚希望借助这次机会,让我公关一番,以巩固萧氏集团的形象。要知道,当初我对外称病,可是有很多人在看笑话的,现在由我出面打破一切流言,是再好不过的选择。而且整个萧氏,你觉得还有人比我更适合力挽狂澜吗?”

萧铭扬一副“天下我最帅”的神情,逗得林雨晴娇笑连连,眼底却流露着满满的爱意。

自己的男人自己了解,林雨晴知道萧铭扬并不是个爱耍帅的男人,他这样做,无非是想逗自己开心罢了。

而看着林雨晴的笑容,萧铭扬满足地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下,说:“我都好多天没看到你开怀的笑容了,真怀念啊!”

娇嗔地捶着萧铭扬,林雨晴故作生气地问道:“拜托,我天天都在和你笑的,难道你没注意到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