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:酒会上的意外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似乎因为有了观众,波特更为得意,说:“这么快就换女人了?看来你真是艳福不浅啊!不像我们,家族挑选的女人,都是名门望族,可不是想甩就能甩掉的。”

波特这话,听上去,好像在羡慕萧铭扬的自由。可周围的人都能听出,波特这是在嘲讽萧铭扬的女人都没有身份地位,是上不了台面的粗鄙女人。

抬目冷冷看了波特一眼,而就是这一眼,让波特遍体生寒。

其实他和萧铭扬接触得也不算多,算上这次,一共也只有三次,其中有一次,还是萧铭扬“生病”的时候,呆呆傻傻的模样,让人嗤之以鼻。

所以在波特的印象里,萧铭扬最多就是冷了点,没什么可怕的。但是现在,他好像第一次真正认识都这个俊美的东方男人。

虽然嗅到了危险的气息,但是周围有那么多人向这个方向投递过来目光,波特不可能让自己退缩,所以他继续无畏地刺激着萧铭扬。

“他们还说你病了,可是我看你现在状态不错,一点都不像个傻子。我说,之前是不是也在装傻,只为了获得同情?没想到你们萧氏集团已经沦落到如此地步,需要靠博取同情才能站住脚跟了。”

说完,波特还和身边的人相视一笑,丝毫感觉不到危险的靠近。

萧铭扬对萧氏集团没有感情,随便别人怎么说,他都不会在意,所以波特并没能惹怒萧铭扬,反而针锋相对道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的父亲才娶了第五任夫人。这次的联姻,又给你的家族带来巨额的财富,生意也才能继续发展下去。一个靠女人才能在上流社会站稳脚跟的人,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!”

虽然萧铭扬的话很直白,但说的都是事实,周围的宾客便将目光投向了波特,看他如何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。

波特没想到挑拨不成功,反而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,心中气愤不已,握着拳,怒道:“胡说八道,可不是绅士所为。你最好为你所说的话提供证据,否则我会让你后悔出席今天的酒会!”

从侍者的托盘上拿了杯白兰地,萧铭扬不屑地说:“证据?我又没趴在你们家床底下,怎么拿证据?至于刚刚那些话,我不过是引借时代周刊的一段描述,如果你觉得有问题,可以去找杂志社。哦,对了,这次可是有证据的!”

面对萧铭扬挑衅的目光,波特真想打碎这个混蛋的鼻梁骨!可是在这样庄重的场合,他又无法驳斥对方,只能将所有不忿都咽到肚子里,在众人神色各异的打量中,愤愤转身。

没想到萧铭扬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波特的刁难,大家不由相信了萧铭扬病情痊愈的消息,如果他还是副痴痴呆呆的样子,可是不会如此伶牙俐齿的。

端着酒杯,萧铭扬看着窗边的林雨晴,给她一个安抚的笑容,然后缓步向她走去。

当林雨晴看着波特气冲冲地离开,便知道这次是有惊无险,轻轻松了口气。

可林雨晴还没等到萧铭扬,就看到一名丰满白皙的妙龄女子走到自己面前,神情趾高气昂。

虽然这名女子气势凌人,但林雨晴并不在意,她所有的注意力,都放在了她身上的裙子。

这条裙子……竟然和自己身上的一模一样!

想到那天自己还在劝着萧铭扬,不要让他满心恶念,接受萧靳诚的好意。可转身,自己还是被人算计了!

无奈的笑笑,林雨晴心想,只要在萧家,就是生命不止,斗争不息啊!

“你笑什么!”

米歇尔听姐妹说竟然有人和自己撞衫,气得要死。她本来是想用美貌和气质,打败对方,像个公主一样碾压对方的自尊。

可是当她看到林雨晴之后,才发现这条裙子竟然更适合对方,将那个女人优雅恬淡的气质完全表露。再加上她的装扮,和她嘴边若有似无的笑意,好像她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公主,而自己,就是个廉价的仿制品!

这样的认知让米歇尔都要气疯了,在英国,谁不知道她是这里的时尚女王,多少名门闺秀都以自己为流行的风尚标。如果自己被别人比下去,那她肯定会成为别人嘲笑的对象!

所以米歇尔不允许自己输,昂起头,神情高傲。

虽然米歇尔咄咄逼人的态度让人很不舒服,可是林雨晴觉得米歇尔就是个被人宠坏的小公主,应该不难对付才是。

故意上下打量了一番,林雨晴神情认真,说:“我还以为,我很适合穿这条裙子,没想到天外有天,竟然还有人比我更适合它呢!”

林雨晴的话,像是一阵清风,舒缓了米歇尔心底的怒火,加之林雨晴神情认真,好像一副很认真的样子。

见米歇尔在看自己,林雨晴忙向她笑笑,友善地说:“您好,我是萧铭扬的妻子,我叫林雨晴。这是我的儿子,炫儿。”

说着,林雨晴俯身拍拍炫儿的头,说:“炫儿,快和人家打招呼啊。”

仰起头,炫儿一副很惊艳的样子,同时又带着几分羞涩,说:“漂亮姐姐,你好!”

虽然炫儿只是个孩子,可是他精致的就像是从画里面走出来似的,美的不真实。能被这样的小家伙夸赞,听得米歇尔心花怒放。

只是林雨晴那身裙子,实在刺眼,米歇尔忍不住,问炫儿道:“你说我是漂亮姐姐,那是我漂亮,还是你妈咪漂亮?”

“当然是我妈咪漂亮!”炫儿的话让米歇尔脸色一变,但语气却不急不缓,慢慢解释道:“就算我妈咪变成老太婆,她在我心里也是最美的,谁让她是我的妈咪呢!”

炫儿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里充满了骄傲和自豪。无关乎林雨晴的美丑,只是因为她是生养自己至亲的人,才承担得起最美两个字。

炫儿小暖男的样子,让周围人忍俊不禁,心想这个女人可真幸福,能得到这样一位小绅士的呵护,后让人羡慕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