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:沾上麻烦了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于薇满面的不情愿,皱着眉,抱怨道:“我说你学中文的时候,都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啊,也不学点正经东西!”

……

虽然于薇警告过林雨晴,可是她并没打算付诸行动,仍然过着自己平淡的小日子,并且有一段时间没有接到唐娜的电话,这让她很开心。

可是平淡的日子总是短暂的,在安静了一个礼拜之后,唐娜再次给林雨晴打来电话。

林雨晴并不想和唐娜闲聊,眼睛看着周围,想自己一会儿要用什么借口来搪塞这位多愁善感的小姐。

“雨晴,张凯枫他……向我求婚了!”

林雨晴愣了下,以为是自己听错了,问: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“凯枫他向我求婚了!!雨晴,你替我开心吗?”

说真的,林雨晴真不知道这是个好消息,还是个坏消息。她了解张凯枫,他是不可能那么快就爱上一个人,并愿意与其携手走入婚礼的殿堂的。

再联想到张凯枫曾告诉自己,他会娶唐娜让自己“满意”,林雨晴更是对这个结果心怀忐忑。

电话的那边,唐娜见林雨晴如此安静,不由开口问道:“雨晴,你在听我讲话吗?”

忙回过神,林雨晴笑笑,说:“我在听,那……恭喜你喽!”

“可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呢,”唐娜声音低沉,情绪低落,说,“我和凯枫之间进展的他快了,我还不够了解他,就要结婚,想想真是不可思议。”

“那你就告诉凯枫,晚一点再谈论结婚的事,先让你们彼此了解了解。”

唐娜忙摇着头,说:“不行的,我怕我的犹豫,会让凯枫生气。”

听言,林雨晴耐心地和她解释,道:“如果凯枫真的喜欢你,根本不在乎多等一会儿的,我觉得,你还是应该和凯枫好好谈谈。”

林雨晴的话,让唐娜的眸色幽幽转深,半晌,才说:“你的意思是,我还不是凯枫心里最喜欢的人,是吗?”

“不不,我并不是这个意思,”林雨晴生怕对方会误会自己,解释道,“你也说你过,你还不够了解凯枫,我只是从你的角度替你考虑。结婚毕竟不是儿戏,多考虑下,总是没有错的。”

嘴角微微跷起,唐娜的声音里,充满了讥讽和调侃,说:“我的迟疑,只会给别人机会,我才不会那么傻呢!”

唐娜的话,让林雨晴呆住,她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唐娜的敌意,同时联想到于薇对自己的告诫,当下便决定不再多话,简言道:“那就随你的心意去做吧,我毕竟不知道你们发展的具体情况如何,没办法给你具体的建议。”

“可是你了解张凯枫啊,你觉得,他是真的想和我结婚吗?”

如果林雨晴实话实说,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又要胡说八道什么,所以林雨晴语气温和,说:“我和凯枫也很久没联络了,他怎么想的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

唐娜突然提高了声调,声音尖锐,道:“你这是在敷衍我吗?”

唐娜的话越来越过分,就算林雨晴再好脾气,也不愿忍受她的咄咄逼人,沉着脸色,说:“唐娜小姐,如果同你讲电话,就是在敷衍你,那我用这段时间多陪陪我的孩子不好吗?或者,我们可以结束这段通话,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!”

见林雨晴要挂电话,唐娜忙放柔了声音,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说:“雨晴,你生气了?抱歉,刚刚是我不好,我只是因为凯枫的求婚,心里面患得患失的,才会脾气暴躁,希望你能理解我。”

唐娜这忽喜忽怒的性格,真是让人吃不消,林雨晴也不想再和她浪费时间,并没有原谅他的意思,说:“结婚之前,新娘都会这样的,没关系,你让你的家人多陪陪你,开心一点,这毕竟是件喜事,不是吗。”

“那……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吗?”

“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,我很乐意。”林雨晴的耐心达到极限,礼貌地说,“如果没有别的事,我要挂电话了,因为我的孩子们还在等着我,抱歉。”

“好,那你先去忙吧。不过,我和凯枫也很快就会有宝宝的,到时候两家人,带着孩子一起玩,肯定会是很美的场景!”

说完,唐娜甚至没有告别,便挂断了电话,让林雨晴既好气又好笑。

这个女人,一会儿疑神疑鬼的,一会儿又对未来充满希望,真是个矛盾的家伙!

只是张凯枫他到底怎么想的,他真的要娶唐娜吗?

“想什么呢?”

身后突然伸出一双手臂,紧紧缠在林雨晴的腰间,吓了她一跳。

回身,抚着胸口,林雨晴嗔怪地瞪了萧铭扬一眼,指责道:“你这个家伙,怎么走路都没有声音的!”

“还不是你想事情太专心了?”萧铭扬转过林雨晴的身子,先是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,然后故意装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问,“你还没说,你刚刚是在和谁将电话呢。”

“是一个你也认识的人,唐娜。”

“唐娜?”

看萧铭扬的样子,就是把这个路人甲的角色给忘到了脑后,林雨晴便解释道:“唐娜就是我们要介绍给马克的那位妙龄女郎啊,你还有印象吗?”

林雨晴一提,萧铭扬便想到那个眼神柔弱的女孩子,没想到她会给雨晴打电话,便问:“你们一直有联系?”

林雨晴点点头,然后说:“是啊,她刚刚打电话来,说她要和凯枫结婚了。这可真是件神奇的事,不是吗?”

目光闪烁地看着林雨晴,萧铭扬问:“你好像很不想他们两个人结合到一起。”

“我不是不想让他们结合到一起,而是觉得这件事情……怪怪的,”林雨晴抬头看着萧铭扬,问,“我怕凯枫太冲动,害了自己,也耽误人家女孩子的幸福。”

萧铭扬不喜欢林雨晴为别人的事情操心,将她压在自己的怀里,声音闷闷地说:“是福是祸,他都要自己担着,谁让这条路是张凯枫自己选的呢。你呀,就不要瞎操心了,张凯枫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既然决定了,就有他的道理,就随他去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