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四章:不想让你担心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然心中还是会介怀,可是看到林雨晴这样开心的笑容,萧铭扬觉得做什么都值了。

“既然我已经将我的事说出来了,那么作为回报,你是不是也要说说你最近面对的问题?”

萧铭扬正在回味刚刚脸颊上温热的一吻,听到林雨晴的话,先是愣了下,然后故作狐疑地问:“我的问题?我有什么问题!”

“你不记得了?我可以提示你一下,”林雨晴知道,萧铭扬肯定不会老老实实交代,但是她很有耐心,侧着身子,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,说,“是关于公司的。”

“公司挺好的,是不是谁多嘴,和你说什么了?”

“谁也没说,是我自己发现的。我刚刚去公司的时候,看到公司楼下停着一辆应该财政科的车子,是不是公司最近在财税方面遇到了麻烦?”

见林雨晴已经发现了端倪,想藏也藏不住,萧铭扬干脆直截了当地说:“如果真是公司的财税方面有问题,反倒很容易解决,可现在是有心人故意借题发挥,需要花点时间去疏通。”

林雨晴忙坐正了身子,追问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“我将萧氏那些旁门左道的生意都砍掉,挡了某些人升官发财,他们想给我点教训,让我恢复萧家的黑道生意,别挡着人家的财路。”

“对方是什么人?”

“是英国政府的人。”

林雨晴很惊讶,但转念一想,便也明白了。面对金钱的诱惑,根本不分种族和地位,只要能够得到利益就好。只是……

轻轻咬着唇,林雨晴问:“事关英国政府,会不会很棘手?”

萧铭扬好像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,语气随意,说:“这有何难?难道只允许萧靳诚向上贿赂,而我只能老老实实地等待被宰?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让财政科的人,内部解决自己的人?”

侧身给林雨晴一个笑容,萧靳诚并没有直接回答林雨晴,而是点着林雨晴的鼻子,说:“我的雨晴真是越来越聪明了。”

虽然萧铭扬说的很简单,但是林雨晴知道,这里面肯定充满了腥风血雨,不然萧铭扬不会忙这么多天,连陪伴孩子们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不过,既然萧铭扬不想让自己知道那么多,那就假装不知道好了。

扬起一张笑脸,林雨晴说:“我相信你,肯定会处理好的。对了,一会儿我会给孩子们做点排骨,你也一起吃一点吧。”

“这恐怕不行,”虽然萧铭扬也很想念林雨晴烧的饭,可是他有些遗憾地说,“公司里的人还在等我开会,你先给我留一些,我晚上回去吃。”

“……那好吧,你先忙,不管你多累,都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。”

伸手揉了揉林雨晴的脸颊,萧铭扬笑道:“知道了,我的管家婆!”

将林雨晴送到城堡门口,萧铭扬和林雨晴吻别之后,便开车回了公司。

目送着萧铭扬离开,林雨晴深深叹息了一声,然后转身,就要去厨房准备午饭。

要去厨房的话,需要穿过萧家的一处小花园,那座花园里,有林雨晴很喜欢的百合花,所以她每次经过的时候,都会折断几支,带回房间里,插在花瓶里欣赏。

俯身在花丛中,素手折断了几支百合花,拥在怀里,林雨晴笑容满足。

“让花朵长在土壤中,遵循自然的生长规律,不是很好吗,为什么要按照自己的喜好,结束它的生命,变成干枯的花朵?”

动作一凝,林雨晴回身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老者,轻轻笑了下。

“这里很少有人经过,就算开得再艳丽,也无人欣赏,简直是暴殄天物。如果被人带回房间的话,虽然美丽短暂,但是也印在有心人的眼中,不是两全其美的事吗?”

萧靳诚咳嗽了两声,然后笑道:“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辣手摧花,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的。”

“因为我也是个爱花的人,只不过和您习惯的方式,不太一样罢了。”

萧靳诚点了点头,用帕子掩着唇咳嗽几声,声音变得很沙哑,说:“没想到几天没见,你也变得伶牙俐齿的。”

嘴角微微勾起,林雨晴觉得能在这里看到萧靳诚,肯定不是巧合那么简单。但是她对萧靳诚的目的不感兴趣,便转移了话题,说:“我还是那个我,只是对待不同的人,要用不同的态度罢了。对了,爷爷今天怎么想到来这个花园呢?”

“怎么,我现在连出门透透风的权利都没有了吗?”

“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只是这里离您的房间很远,我担心会累着您。”

低头锤了锤自己的腿,萧靳诚露出一副任命的样子,说:“我现在的身体已经是个德行了,再坏的情况,不过就是送掉一条老命,有什么可怕的。”

虽然萧靳诚故作一副哀愁的模样,可是林雨晴可不敢将他当做普通的老者对待。萧靳诚所说的每句话每个字,都是暗藏玄机,和他说话,真是费时又费脑。

或许是刚刚和唐娜的过招,让林雨晴有些累,她现在已经不想再费力气和萧靳诚互相算计,便说:“只要爷爷肯修身养性,少操心,肯会长命百岁的。那个,如果没事的话,我就先回去了,我还要给真真和炫儿准备午饭。”

说完,林雨晴捧着百合花,从萧靳诚身边轻轻走了过去。

当林雨走到萧靳诚身后的时候,苍老的声音幽幽从后面传来。

“年轻人,爱情的确很美好,但有些时候,爱情不足以支撑你和心爱的人走完一生,适当的权利,才能巩固你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眉头微微蹙起,林雨晴回身看着萧靳诚,问:“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,你就当是个年老的家伙,在胡言乱语好了。”捂着唇又咳嗽了几声,萧靳诚便对身边的随从说,“咳咳,这里风大,我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沉默地看着萧靳诚的背景,林雨晴总觉得他最后那句话别有深意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