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零九章:误会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炫儿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我是没问题,看真真的吧。”

既然统一了答案,林雨晴便一手牵着一个,慢悠悠地走向饮品店。

此时,大钟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,真真想捉弄他一下,便蹑手蹑脚地走到大钟身边,拿着他杯子里的吸管,就要插在他的鼻子里。

可是小手刚一动弹,大钟就突然发动,将真真抱在怀里,一副坏人的语气,说:“好啊,竟然敢欺负到我的头上,看我要怎么收拾你!”

虽然大钟很努力扮作一个坏人的模样,可是真真一点都不害怕,反而缩在他的怀里,咯咯笑出了声。

好笑地站在一旁,林雨晴说:“好啦,你们不要再闹了,真真你不是饿了吗,我先去吃饭好了。”

大钟听言,便抱着真真站起身,说:“其实我也饿了呢,咱们快出发吧!”

出了星空乐园的大门,天空就开始飘下毛毛细雨,林雨晴不由暗叹时间的巧合,要不然的话,几个人谁都没带伞,肯定会被雨水浇的。

几个人小步跑进披萨店,找个采光很不错的地方坐下。

真真好久没吃披萨了,一副很期待的样子,大钟便让她啦点单。

手指在菜单上滑来滑去,真真很矛盾的样子,低声说道:“哎呀,哪个都很想出,怎么办呢……”

“那就每个都点一份,随便让你平常好了!”说着,大钟就要伸手叫来服务员,可却在最后关头,被林雨晴给拽了回来。

看着真真,林雨晴神色认真,说:“真真,妈咪是不是和你说过,不许浪费粮食?既然你都知道自己吃不完,那剩下的披萨,不就浪费了吗?这个世界里,还有很多小朋友吃不上饭呢,所以我们要感恩现在所拥有的一切!”

真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然后左思右想一番,胖手指随意在菜单上点了个,说:“那就这个好了!

坐在林雨晴的身旁,真真兴高采烈地描述着刚刚的场景,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。炫儿坐在她的对面,听着真真夸张的语气,嘴角也挂着上一丝笑容。只是在转身的时候,他的笑容微微一凝,指着窗外那个熟悉的身影,喃喃道:“咦,妈咪,那个不是爸爸吗?”

顺着炫儿所指的方向,林雨晴看了过去,果然,站在车旁的男人,正是萧铭扬。可是,这辆车子并不是今早载萧铭扬离开的那辆,他现在穿的,也不是早上的那套衣服……

大钟似乎看出林雨晴情绪不对劲儿,忙笑着说:“真巧啊,竟然能在这里遇到,要不咱们过去打个招呼吧,或者还能一起吃个午饭。”

“不必了,”林雨晴笑着转过身子,说,“铭扬现在肯定在忙,就不过去打扰他了。宝贝们,你们最爱的披萨上来喽,我们快开动吧!”

话音落下,服务员已经将披萨放在桌上,林雨晴贴心地为两个孩子分切好,好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在林雨晴的感染下,孩子们也觉得萧铭扬只是进行单纯的公务,深深地看了两眼之后,就开始享用午餐。

可是大钟却觉得,林雨晴并不是真的释怀,只是现在不是好的时机解释罢了。

咬了口披萨,大钟便借口要去厕所,偷偷溜出去给萧铭扬打了个电话。

“大钟,什么事?”

“喂,既然你今天要来星空乐园,为什么不干脆陪着孩子们吃个午饭嘛!雨晴和孩子们都看到你了,眼神有点失落呢。”

萧铭扬一愣,然后皱着眉,说:“我并不知道雨晴他们今天要去星空乐园玩。”

“你不知道?”大钟奇怪地摸着自己的后脑,喃喃道,“可不是你早上给我留了张纸条,接送雨晴母女他们出去玩的吗?”

眉头蹙得更紧,萧铭扬书说:“我没给你写过纸条,我想你是被人利用了!”

一听这话,大钟心里火气顿生,暗想那个混蛋敢算计自己,真是活腻了!可转念一想,能在萧家里做手脚的,恐怕就只有那位了。

口中冷哼了一声,大钟怒道:“没想到啊,就算躺在床上,那位老先生也还有心情算计别人。看来,他还是不够痛苦,那我下次就少给他用点要,让他死扛着算了!”

有人敢算计萧铭扬的家人,他比大钟更气愤。可是现在并不是说狠话的时候,他需要找出萧靳诚这样做的目的。

眼眸微微一眯,萧铭扬觉得,自己应该回去会一会萧靳诚了。

……

鹰隼般的眸子,渐失神采,眼珠混沌,布满了沧桑。一个人坐在窗前,曾经的枭雄,现在也成了孤家寡人,落寞地看着窗外的景色。

突然,房间的门被人打开,一道沉稳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,最后停在萧靳诚身后五步之外。

似乎早就料到对会来找自己,萧靳诚慢悠悠地转过轮椅,笑道:“我还以为,咱们萧家的新主人,已经忘了我的存在呢。”

萧铭扬冷冷注视着萧靳诚,冷哼道:“我也没想到,砍断了爷爷的左膀右臂,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,仍能生出事端!”

呵呵笑了两声,萧靳诚说:“年轻人,你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,做人要谦虚一点,对你没有坏处的。”

一丝狠意从眼底划过,萧铭扬双手插在裤子的口袋里,毫无感情地盯视着萧靳诚,声音透着刻骨的寒意,说:“爷爷一个人住在这里很寂寞吧,要不然,我找个人陪伴您吧。”

“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,就不必麻烦你了。”

嘴角危险地勾起,萧铭扬冷酷地说:“爷爷喜欢孤独,但是未必就能得偿所愿!我看阿力爷爷最近就很闲,或许,我可以把他请回来,陪爷爷下下棋、看看书。”

危险地睨着萧铭扬,萧靳诚收敛笑意,漫不经心中,杂糅着冷煞,问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耸了下肩膀,萧铭扬玩世不恭地说:“没什么意思,只是想提醒爷爷,萧家现在是我在做主!由我,来支配每个人的生杀大权!如果爷爷想安稳地过完余生,最好安静一点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