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:质问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话虽如此,但谁知道唐娜心里又藏着别的什么阴谋诡计?”萧铭扬一面说着,一面帮林雨晴整理着长发,慢条斯理地说,“坏人的心思,我们不得不防,并且不能以平常人心待之。”

“看似平淡无奇的举动,往往隐藏着惊天的阴谋,这种前列我们又不是没遇到过,你说是不是?”

似乎觉得萧铭扬的话比较有道理,林雨晴沉默了瞬,说:“假设这个条件成立,那么张凯枫就能用那种态度对我吗?我也是为了他好!”

“你眼中的蜜糖,对张凯枫来说,却是毒药,你能理解吗?”

林雨晴一愣,喃喃道:“我的关心,反而是毒药?难道我不应该关心张凯枫吗?”

“不是不该关心他,而是你关心错了地方,反而让引发张凯枫的抵触情绪,让他很难过。”

林雨晴觉得这句话很难理解,好笑地说:“张凯枫会有那么玻璃心吗?如果他有不舒服的地方,说出来就好了,又不是大不了的事!”

天,真是被林雨晴打败了!

萧铭扬觉得自己是很难说服林雨晴了,既然她想不通,那干脆就让她一直想不通好了,让她和张凯枫的心走的那么近,反而对自己无利。

心中如此想着,萧铭扬便坐直了身子,将林雨晴压在自己的怀里,用下巴蹭着她的头顶,声音闷闷地传来,说:“他最近心情不好,只是你很倒霉,踩到他的雷点,不幸被波及到了罢了。好了,别再为别的男人伤神了,你老公可就坐在你身边,你不会以为他是个大度的家伙吧!”

林雨晴不想被萧铭扬岔开话题,揪着他的衣领想坐起身,可是萧铭扬腰间一用力,就将林雨晴压到软垫上,说:“我好不容易浪漫一次,已经被你坏了前半场,现在开始后半场,不许你再煞风景!”

“可是我还……唔唔!”

还未来得及说完的话,被萧铭扬悉数咽了下去,而很快,林雨晴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了……

与此同时——

唐娜正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,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心思一乱,门就被人瞬间踢飞。

“啊——”

唐娜抱着头尖叫了一声,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觉得手腕一疼,接着整个人就被提了起来,鼻尖对着另一个人的鼻尖,呼吸都喷到了自己的脸颊上。

看着近在咫尺的一张俊脸,唐娜脸色煞白,颤抖地问:“凯枫,你怎么了?”

“怎么了!”张凯枫冷笑一声,然后一把便撕开了唐娜的袖子,就听“撕拉”一声,唐娜纤细的手臂就暴露在空气中。

“呀!”唐娜惊恐万分,想护住自己的手臂,却被张凯枫暴力分开,扯拽着她的手臂,放在唐娜的眼前,声音冷煞。

“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?”

唐娜眼神慌乱,四下乱瞟,根本不敢看向张凯枫,小声喃喃道:“我、我不想说。”

张凯枫的眼神好在看一个死人,让人从骨子里发寒,道:“为什么不说,你心虚吗!”

咬着唇,唐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,然后猛的抬起头,倔强地说:“我被人打了,我心虚什么!我只是怕你担心自责罢了!可现在看来,一切都是我多想了!那好,你想知道真相,那我就告诉你!”

“那天我从你的办公室离开,自己回到公寓,在路上遇到了几个小混混,想占我的便宜,我不从,和他们纠缠许久才找机会离开!当时我害怕极了,特别希望你能来找我,可最后还是我一瘸一拐地回了公寓!”

“张凯枫,如果我那天真的出事了,你会不会为我心疼?”

看着唐娜哭红的眼睛,张凯枫满眼审视,问:“我会让人调查这件事,如果你说谎,我会……”

“如果我说的是真的呢!”唐娜第一次打断张凯枫的话,追问道,“如果我说的是真的,你会不会弥补你今天的无礼?”

说着,唐娜示意被张凯枫撤掉的衣服,还有因为他的扯拽,此刻露出的粉红色内衣,无一不昭示着暧昧的气息。

默然松手,张凯枫低声,说:“如果是我误会了你,我会像你道歉。”

“我不要你的道歉,我只要你能陪我好好吃一顿饭,没有冷言冷语,没有冷落,只有你和我,哪怕是粗茶淡饭也好,行吗?”

唐娜卑微的请求,让张凯枫突然有一瞬间,不确定自己的坚持。可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瞬间,张凯枫扭过头,冷声道:“但是我警告过你不许去找林雨晴,你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!”

见自己的主动示弱没有起作用,唐娜暗哼了声,然后扭过头,继续假装柔弱的模样,说:“遇到那种事,我肯定会害怕啊,而你又没时间听我唠叨,我又不敢和家里人说,怕他们但我,就只能找到雨晴了。她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了,如果连她都不能说,那我可真是块憋死了!”

从表面上看,唐娜的这个借口很充足,但是凭着自己的直觉,张凯枫皱眉,问:“只是聊天而已吗?你没有别的暗示?”

如果不是唐娜从中作梗的话,林雨晴怎么会误以为自己伤害了唐娜呢?这个女人的话,到底可不可信?

唐娜假装没看到张凯枫眼中的犹疑,为自己解释道:“我怕和雨晴说出实情,会影响你在她心里的形象,所以我什么也没说。只是我还是不小心让雨晴发现了我的伤,她就问我是怎么弄出来的,我不想说,她就猜测是你打的。”

“你这么绅士的人,怎么会做出那么无礼的事?我当时就否认了。但是雨晴会不会相信,我就不知道了。怎么,发生什么了?”

看着唐娜清澈的眼睛,张凯枫声音冰冷,道:“我命令你,明天就去找雨晴,把这件事解释清楚!”

唐娜瞪圆了眼睛,说:“这种事,解释得清楚吗?没准雨晴会认为,是你用暴力手段让我屈服,反而会让这件事越描越黑!凯枫,要我说,如果雨晴误会的话,就先冷静一下,等到有合适的时机,再好好解释一下。况且……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