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:全身而退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虽然司文并没有详细说明,但是唐娜也知道,这个家伙肯定没什么好主意。但是,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那个神秘人呢?

与司文分开,唐娜一个人坐着出租车回了公寓,而刚刚走进家门,她就听打包包里面的电话响。

如水双眸,应着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名字——是汉森!

隔着电话,汉森的声音一如往常,可听在唐娜的耳朵里,却变了味道。

汉森并不知道唐娜在这里发生的一切,还以为她是那个快乐的,等待出嫁的姑娘。

汉森宠爱的语气,让唐娜找回了自己,慢慢的,回忆起曾经的她,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,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幅可怜又可悲的模样?她不想再被人操控,她决定,她要做回原来那个骄傲的自己!

至于那两边的阴谋诡计,就让他们见鬼去吧!

心中如此想着,唐娜让汉森立刻给她订一张回法国的机票,说自己想回国为张凯枫准备一份礼物,必须马上回去。

汉森虽然觉得奇怪,但也没有多问。他很宠唐娜,唐娜提什么要求,他都会努力实现,现在不过是买张机票而已,他自然会成全她。

大概三分钟之后,汉森便将航班号和时间告诉给唐娜,而唐娜什么也没有收拾,好像出去做个头发,却直接将车子开到了机场,并成功登上了飞机。

坐在头等舱内,唐娜闭着眼,感受着飞机慢慢升起,心中充满了刻骨的恨意。

哼,你们不是都想利用我帮你们做事吗?现在,你们的计划都被打乱,我倒要看看,谁的计策还能顺利实施!

司文和萧铭扬两边,都不知道唐娜已经离开,以为这个女人会听从自己的安排,为自己做事。

至于林雨晴,自从那日与张凯枫吵架之后,她就再也没有去过他的办公室,好像真的打算老死不相往来似的。

因为这件事,萧铭扬还半真半假地解释过,让她不要和张凯枫生气,或许他最近脾气不好,才会乱发脾气。

可是林雨晴根本就听不进去,暗想这个男人既然做的这么绝,那自己干嘛要给他留一线希望?就让一切都随着时间慢慢变淡好了!

萧铭扬无奈,不过转念一想,这样也不错,可以扰乱司文的视线,让他误以为雨晴还在和张凯枫闹别扭,降低他的戒备心。

想到司文那个混蛋,一热再再而三地迫害他和雨晴的幸福,萧铭扬就打心眼儿里发狠,暗想着一定要趁着这次机会,压垮司文,让他连跳梁小丑也做不成!

滴滴——

林雨晴的手机突然响起,上面显示的,是一条短信。

恰在此时,萧铭扬接到一个电话,便没有留意林雨晴看到短信之后,立刻变了脸色。当萧铭扬回身看着林雨晴的时候,她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。

俯身在林雨晴的额头上亲了下,萧铭扬很抱歉地说:“雨晴,公司里有点事,我要先回去一趟,你在家里陪着孩子们吃午饭吧。”

扬起淡淡的笑容,林雨晴说:“好,你先去忙吧。”

美眸看着萧铭扬大步离开了房间,这才重新捧起手机,看着上面的信心,神色忽明忽暗。

只见这条短信上,有图片也有文字。图片是张凯枫喝得醉醺醺的,一手握着酒瓶,另一手,捧着一个打开的盒子。盒子里面的东西,全是和林雨晴有关的。至于文字,上面写着:日日以酒度日,命不久矣。

发送短信的号码,是个陌生号码,但是林雨晴笃定地认为,这条消息肯定是唐娜发过来的。

皱眉想了想,林雨晴便给唐娜打了个电话,可是电话里面只有忙音。

烦躁地将手机扔到一旁,林雨晴不想再考虑这些事情。张凯枫不是和自己说过,不要自己管他的事吗?那以后就是桥归桥,路归路,那是他自己的选择,自己跟着瞎操心什么!

可就算林雨晴这样告诫自己,她的心也很不好受。那么优秀的男人,现在却买醉,而原因还是自己,这……

原本坚定的心,慢慢动摇起来,鬼使神差地拿出手机,又看了看那张照片,林雨晴心一狠,便拿着自己的包包出门了。

匆匆赶到张凯枫的公寓,林雨晴发现这里并没有唐娜的身影,心中不由感觉奇怪。

“雨晴?”

听到声音,林雨晴转过身,并看到脸色红彤彤的张凯枫,以及,他一身不可忽略的酒气。

微微皱着眉,林雨晴问:“你喝酒了?”

深深看着自己最爱的女人,张凯枫眼神朦胧,说:“是啊,酒可是个好东西,能让人忘记烦恼。甚至平时里不能奢望的事,也会梦想成真。你看现在,你就出现在我面前了吗?我们可是刚刚吵过架的,以你的脾气,怎么会来看我?呵呵!”

听着张凯枫的胡言乱语,林雨晴的眉头皱得更深,问:“你究竟喝了多少?”

“不算多吧,”张凯枫难得稚气地板着指头数一数,说,“不过是一瓶伏特加,一瓶威士忌,还有十几罐啤酒。真是,安迪是不是买到劣质的酒了,为什么我喝了那么多,还是睡不着呢?真是头疼!”

说着,张凯枫还捂着额头,好像很苦恼的样子。

听了张凯枫的话,林雨晴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,问:“你喝这么多酒,只是为了睡觉?”

“是啊,我已经失眠好几天了,真是头痛欲裂。可我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,都怪你,林雨晴!”

见张凯枫突然将矛头对准自己,林雨晴诧异半晌,然后才问: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当然有关系了!”张凯枫瞪着林雨晴,说,“如果不是因为你误会我,我就不会失眠!林雨晴,你这个笨蛋,为什么会信唐娜而不信我!我们认识那么久,在你心里,我就是个打女人的恶棍吗!!”

怎么又来了……

林雨晴很想和张凯枫解释解释,可看他迷糊的眼神,就知道现在说了也是白说,等他酒醒之后,什么都记不得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