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:偷拍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算了,先不和他一般见识,现在还是让这个男人好好睡一觉吧。

走到张凯枫身边,林雨晴说:“先不要想那么多,你不是想睡觉吗,去床上躺着,我给你讲个故事,很快就可以睡着了。”

“真的吗?”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张凯枫很开心,信了林雨晴的话,踉跄着脚步走回了房间,掀开被子就躺了下去,然后一副乖宝宝的模样,等着林雨晴。

对上张凯枫的眼神,林雨晴不由觉得一阵恶寒。因为她实在是难以将冷静睿智的张凯枫,和眼前大眼萌宝模样的张凯枫联系到一起。

“喂,”张凯枫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催促道,“你不是说要给我讲故事吗?快开始呀!”

硬着头皮走到张凯枫身边,林雨晴坐在床边,想了想,然后轻咳了一声,说:“从前,有一个王国,住着一个叫白雪公主的……”

“停,这个故事我听过,换一个!”

耐着性子,林雨晴只得重新开始,道:“在山上,住着三只小猪,它们……”

“这个故事我也听过,再换一个!”

“张凯枫!”林雨晴气鼓鼓地瞪着他,怒道,“童话故事都是这样的,你当然都听过啦,难不成你让我给你现遍一个不成!”

“也可以啊!”

可以你个头!

林雨晴真两拿手上的包包砸向张凯枫的头,可看着张凯枫亮闪闪的眼睛,林雨晴只能在心中默念着,不要和这个男人一般见识,不熬和这个男人一般见识……

“喂,快开始啊!”

“好了好了,我想,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你肯定没听过吧!我给你讲这个好了!”

耐着性子,林雨晴开始给张凯枫讲白蛇传,而张凯枫听得很认真,眼睛越睁越小,慢慢的,就睡了过去。

看张凯枫睡着了,林雨晴轻轻松了口气,然后帮他盖好被子,再拿着包包,蹑手蹑脚地离开。

走到客厅,林雨晴准备离开,可是脑中突然想到照片上,那个盛满记忆的盒子,不由皱着眉,重新回到张凯枫的房间。

那个男人依旧睡得很沉,林雨晴四下找着那个盒子,终于,在一个柜子下面,发现了它。

蹑手蹑脚地将盒子拿走,林雨晴正打算离开,就听到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,低沉沙哑,还透着几分薄怒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

脚步一凝,林雨晴僵硬地转过身,看着张凯枫冷冰冰的眼神,心里一突。但是林雨晴不愿服输,捧着盒子,仰头说:“这些是我的东西,难道我没有权利处置吗?”

缓缓靠近林雨晴,张凯枫语气阴沉,可是语气却带着几分卑微,说:“我只剩下这些东西了,难道你也要剥夺吗!你真是太残忍了!”

张凯枫的话,让林雨晴的心里很不舒服,好像她就是个残忍的刽子手,抢走了张凯枫最心爱的东西。

可是……想到之前的谈话,林雨晴狠着心,说:“是你说要断得干干净净,那干嘛还留这些东西?”

“既然要断的干净,那你干嘛还要来找我?”

张凯枫的话让林雨晴无语,绷着脸,说%3A“我……我只是来看看你死没死!你别多想!”

“我没死,你是不是可以走了!”

张凯枫咄咄逼人的语气,激发了林雨晴倔强的性子,她握紧了盒子,提高了嗓门,说:“我可以走,但是属于我的东西,我也要带走!”

“不可能,它们现在是属于我的,你休想拿走!”

“张凯枫,你欺人太甚!”

“到底是谁欺人太甚?跑到我的地盘来抢走我的东西,你不觉得,你才是那个更过分的人吗!”

这个家伙不是喝多了吗,怎么变得伶牙俐齿的?

看着眼睛通红的张凯枫,林雨晴不想再理会他,毕竟和一个酒鬼是讲不出道理的,所以林雨晴抓着盒子就要走。张凯枫见状,忙拦住了她,从后面一手拽着林雨晴,一手去抢盒子,两个人互相推搡着,谁也不让谁。

可是以林雨晴的力量,哪里会是张凯枫的对手?扯拽了三两下,就失去了平衡,整个人都倒在了床上。而张凯枫因为酒精的原因,脚步踉跄了下,就倒在林雨晴的身上,重重压了上去。

“好、好沉!”

感觉到张凯枫的重力,林雨晴觉得五脏六腑都要被他压出来了,五官纠结在一起,很痛苦的样子。

双手支撑在林雨晴身体的两侧,张凯枫却无视林雨晴的话,脸上挂着稚气的笑容,说:“你不走,就不会带走盒子,所以盒子还是我的!”

这是什么鬼逻辑!

林雨晴暗咒了一声,心想今天就不应该发善心,来看这个家伙死没死!

左右推着张凯枫,林雨晴只能说出服软的话,道:“我不拿走就是了,但是你要先让我起来,我都快被你压死了!”

“你真的会把盒子留给我?”

“当然!”

“那好吧。”张凯枫说着,笑容满足,就要站起身。

可是人还没站起来,房间门口突然多出个人来,拿着照相机就对着两个人嘁哧咔嚓地照起来。

林雨晴被那闪光灯晃晕了眼,而张凯枫则反映更快一些,几个健步冲到那个人的身前,一把抢过了张相机,怒道:“你是什么人,谁让你进来的!”

被抓住的人长得尖嘴猴腮的,虽然很畏惧张凯枫,但并没有退缩,反而梗着脖子说:“就算你砸烂我的照相机也没用,刚刚的照片已经通过蓝牙传到了主编那里,你们就等着明天上头条吧,奸夫**!”

奸夫**!?这个人是在说自己吗?

林雨晴已经站起身,看着那个男人,皱着眉打量一遍,问:“你是狗仔?”

“我是记者!”

不屑地哼了一声,林雨晴说:“专门挖被人隐私的,就是狗仔!我问你,是谁指使你来的?”

眼神晃动了下,男人语气强硬,说:“我接到线报,说你们两个有奸情,才找上门的!”

毫不留情地白了一眼,林雨晴说:“开玩笑,这里可是张凯枫的住所,就凭你一个狗仔,会畅通无阻地进来?你被侮辱我们的智商好不好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