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二章:让雨晴吃苦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本来还认真倾听的萧铭扬,在听到林雨晴的名字时,明显一愣,然后怒道:“不许将雨晴牵扯进来!”

“怎么,你心疼了?”

其实,我比你更心疼她,但是为了扫除你们这帮蝼蚁,就必须让雨晴吃苦!

深深看着萧铭扬,司文心中如此腹诽着。

烦躁地踹了桌子一脚,萧铭扬反问倒:“她是我的女人,我不心疼她,难道让你心疼吗?”

挑衅的眼神,激怒了司文。但是这个男人可怕就可怕在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,瞬间掩藏所有的不快,这点,连萧铭扬都自叹不如。

“萧总裁说的对,但中国有句古话,不入虎穴焉得虎子,对付张凯枫,势必要用点诱饵,才能让他上钩!而且这样一来,不管他和林雨晴之间有没有事,都会断了林雨晴对张凯枫的念想,这不是一举双得吗?”

这个司文,还真是狡猾!

微微抬起下颚,萧铭扬一副豁出去的表情,问:“你要让雨晴做什么?”

“很简单,我们以林雨晴的名义,将张凯枫约出来,然后在他们两个人的周围布置好炸弹,等林雨晴退到安全地带之后,就引发炸弹装置,让张凯枫,死无葬身之地!”

司文的话,让萧铭扬不由打了冷战。

而他细微的动作变化,也没有逃脱司文的眼,当时就出言讥讽道:“怎么,你怕了?”

抬手拍着自己的胸膛,萧铭扬粗声粗气地说:“哼,我怎么会怕,张凯枫敢染指我的女人,我肯定不会放过他!但是你的话,我也不可能全信!而且你的这点小伎俩,我完全可以自己完成,干嘛要耽误时间,与你合作?”

面对萧铭扬的质疑,司文并没有紧张,反而坐在沙发上,手臂搭在府上上,优雅而危险,解释道:“很简单,因为你不舍得对林雨晴下手!只要想到,你的女人身处炸弹之内,你思来想去,肯定会不舍得让她赴险,要么就会减少炸弹威力,从而让张凯枫有喘息的机会。”

“而我不同,我的目的,就是让张凯枫死,所以我敢排兵布阵,同时还能保证林雨晴的安全。还有一点,如果你来安排,林雨晴或多或少都会察觉到什么,如果由我来做,保证万无一失!”

一连串的解释,让萧铭扬沉默了许久,就在司文也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说服了萧铭扬的时候,这个男人突然抬起头,冷静地说:“你的话,的确说动了我,但是我要确保我女人的安危!”

萧铭扬的话,让司文悄悄松了口气,然后问:“你要怎么确定?”

“扩大炸弹范围,同时你也要出现,我们都在炸弹堆里,如果真出了问题,谁也别想逃!”

“萧总裁还真是胆大心细啊!”别有深意地瞥了眼萧铭扬,司文的目光很危险,却也很疯狂,道,“但是为了证明我的诚意,我同意你的建议!”

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,萧铭扬又和司文定下时间和地点,便分道扬镳。

一个人坐在刚刚萧铭扬坐着的位置上,司文嘴角缓缓勾起,露出抹恐怖阴森的笑容:

萧铭扬,等我收拾完张凯枫,下一个目标,就是你!

……

当萧铭扬将所有的计划向林雨晴和盘托出的时候,林雨晴显得很激动,她表示,这次一定会和张凯枫配合好,让司文老老实实地走入他们的圈套。

可是对此,张凯枫和萧铭扬倒是保持了一致的意见:不许林雨晴赴险,找一个替身,带她完成!

对此,林雨晴很不满,说:“你们两个可真是啰嗦,凭什么你们可以和司文对抗,而我就不能参与?你们这是性别歧视!”

无奈地对视一眼,萧铭扬说:“傻女人,这不是游戏,可是真刀真枪的!我不可能让你涉险!”

“没错,”虽然前几天还和萧铭扬两看生厌,但是现在,张凯枫倒是和萧铭扬统一战线,在旁附和道,“司文这个人很危险,对你又居心叵测,我们不可能明知道他危险,还让你身赴陷阱。”

“可你们不是也去的吗?如果要用替身,你们一个两个也都换上替身!”

见林雨晴生气了,萧铭扬忙走到她身边,安抚道:“雨晴乖,我知道你不想放过司文那个混蛋,但是这次情况非常,稍不小心,就会酿成大错。你在我的心里太重要了,如果你在的话,就会让我分心,对结局不利。你也不想因为你一个人的原因,影响整个计划吧!”

张凯枫在旁,听着萧铭扬的话,颇为赞同滴点点头。

这两个家伙,现在倒是同一战线了!

林雨晴气急,也知道自己一个人说不过他们两个,所以便气哼哼地坐了下来,端起手臂,赌气地说:“你们不让我参加行动,那我听听总可以了吧!”

见林雨晴不再坚持,萧铭扬轻轻松了口气,但也不敢掉以轻心,耐心解释道:“三天后,我和司文约好,以你的名义,约张凯枫到后山半腰见面。那里人迹罕至,就算发生了意外,也不会对外造成波及。”

“而且那里地势危险,爆炸之后,很容易掉入悬崖,这也能确保敌人绝无生还的可能。”

听着萧铭扬的描述,林雨晴就已经开始浑身泛冷,真正执行的时候,肯定会更加恐怖。

怪不得萧铭扬不同意让自己参与其中,那种踩在刀尖上的感觉,真是让人惴惴不安。

可她害怕,对面两个男人肯定也会担忧。为什么一遇到危险的事,就需要他们来保护自己呢?司文那么聪明,如何会看不出自己被掉了包?

这些犹疑,盘旋在林雨晴的心头,让她的心绪久久不能平息。

接下来的事,就由萧铭扬和张凯枫负责,林雨晴整日陪着孩子们,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。

这日,林雨晴带着孩子们到花园里写生,炫儿拿着画笔,像模像样地画着古堡,而真真则在旁边,歪歪曲曲地画喷泉。

画到一半,炫儿停下来休息,抽空看了眼真真的“大作”,随即被雷得外焦里嫩。

什么喷泉,分明就是个方盒子嘛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