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四十章:难以接受的真相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二天。

虽然只是一个小插曲,可是林雨晴却想了一个晚上,最终,她还是按捺不住心里的疑虑,又去了那间病房。

为了避免尴尬,林雨晴打听好那间病房的查房时间,确定不会有人去之后,才像个小偷似的,去了那间病房。

隔着玻璃,林雨晴终于看到床上的病人,那个人就那么静静躺在病床上,只有旁边不断闪动的呼吸机,证明着他的生命。

眼睛瞪得大大的,林雨晴看着床上的男子,不由自主地说出了一个名字。

“张、凯、枫!?”

几乎是在这一瞬间,林雨晴的脑中又出现很多杂乱无章的片段。

这个男人,有一双凌冽的眼,却在看着自己的时候,倾尽温柔。

他的过往充满坎坷,习惯了以冰冷来掩护自己。可是在林雨晴面前,他愿意化掉一切伪装,只为了让林雨晴露出真心的笑容。

他对她的爱,总是小心翼翼,不敢被她发现,只能委屈自己。

一直到最后,他以生命为代价,只希望她未来的生活里,不再受到威胁……

不知不觉,林雨晴已经泪流满面,她的手指隔着玻璃,轻轻描绘着张凯枫的轮廓。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林雨晴都想起来了,在昏迷之前,发生了爆炸,是张凯枫保护了自己,而他却……

“张凯枫,你怎么那么傻呀!”

“因为boss甘愿以他的性命,换取你的平安。”

身子微微动了下,林雨晴回身,看着身后面无表情的安迪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而安迪却神态自若,信步走到林雨晴的身边,双目看着张凯枫,问:“你很自责?”

林雨晴并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点着头。

“那么让我来告诉你一件事,会让你更自责吧!”

安迪的眼中,闪动着报复的光。可在那层光芒背后,却是一股晦涩和枯寂。

“就算没有这次意外,boss也活不长久了。”

林雨晴诧异地抬头,看着安迪问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boss已经被查出,患有胃癌晚期,回天乏术了!”

双手捂着唇,林雨晴满面震惊,喃喃道:“怎么会这样?那,没让大钟帮他看过吗?大钟的医术高超,他连萧靳诚都可以治,肯定也能治好凯枫的!”

“大钟的确很厉害,但他只是个大夫,决定不了人的生死!”安迪很想看着林雨晴满心痛苦的样子,好像这样,张凯枫的牺牲才有价值。

可就算林雨晴再痛苦,也拯救不了张凯枫!

林雨晴觉得头很晕,她紧紧抓着栏杆,勉强支撑柱身体。

上天为什么要对张凯枫那么不公平?他已经失去了很多,为什么连个健康的身体也要失去?

还有,这个男人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实情呢?每当他躲起来,一个人痛苦的时候,自己却在没心没肺的幸福着,想到这些,林雨晴就觉得自己可真是残忍……

这个男人总是无止尽地为自己付出,可是自己呢,竟然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他,很早以前就知道他胃痛,却根本就没放在心上。

那个人是张凯枫啊,为了自己,赴汤蹈火的男人,现在孤零零躺在那里,也是为了自己。这一生,自己都没办法偿还他这份情谊了……

看着林雨晴泪流满面,安迪一直神情冷漠。最终,他手指微动,说:“如果你觉得,愧对了boss,现在有个机会,让你为他做最后一件事。”

“别说一件事,就是十件百件,我也会心甘情愿的!”

冷冷哼了一声,安迪说:“先别把话说的这么满,还是先听听是件什么事吧!”

微微转过身,安迪语气残忍,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boss希望你,嫁给他!”

紧盯着安迪的眼睛,忽明忽灭,林雨晴刚想说什么,就被安迪打断。

“你别以为,boss是希望得到你,才这样做的。你应该知道boss对你的感情,他从来不愿勉强你做任何事,知道你心里喜欢的是萧铭扬,也从没强迫你接手过他。”

“这次,之所以要你嫁给他,是因为boss的族产!你应该知道,boss和他的母亲关系亲厚,继承了她的爵位和家产。对此,法国那边的族长颇有微词,认为boss是外族人,没有资格继承这一分支的财产。”

“但那些产业,都是依靠夫人的天分和才慧慢慢积累来的,如果拱手相让,那就是浪费了夫人的心血!因为boss没有婚娶,更没有子嗣,如果他死了,没有继承人,所有的财产都会交还给家族,这对boss意味着什么,您应该能理解吧!”

林雨晴觉得手指的指尖越来越凉,整个人好像踩在云端,是那么的不真实。

过了许久,林雨晴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,说:“我……想好好考虑下。”

“当然,但是请您抓紧时间,家族那边只给了一个礼拜的时间,这是我能力范围内,所能争取的最长时间了。”

默默地点点头,林雨晴又深深地看了眼张凯枫,然后缓步离开。

“林小姐!”安迪突然叫住了林雨晴,说,“用一生的情,最后的命,来换取一份纸质的婚约,不知道两相比较起来,谁会更吃亏一点?”

轻闭上眼,晶莹的泪滴从眼角划下去,林雨晴觉得自己的心已经被四分五裂,怎么补,也补不上了。

回病房前,林雨晴擦干了眼泪,然后缩回被子里,装成熟睡的样子。

当萧铭扬回来的时候,还以为林雨晴没有醒过来,在她身边坐了一会儿,然后起身,帮她向上拉拽着被子。

指尖突然触碰到一抹冰凉,萧铭扬一顿,然后俯身看着林雨晴,发现她已经醒了。

心慌地抱着她,萧铭扬吻:“怎么哭了呢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,”林雨晴摇摇头,说,“好像做噩梦了。”

听言,萧铭扬如释重负的样子,拍着林雨晴的肩膀,说:“不过是梦而已,有我在你身边,不要怕。”

林雨晴什么也没说,伸手环着萧铭扬的腰身,眼睛通红,喃喃道:“铭扬,我不想和你分开,我想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