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:绝望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萧铭扬以为林雨晴还在因为那个梦而感伤,拍着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我们当然会在一起的,就算你要跑,我也会追着你,天涯海角,都不会放过你!”

萧铭扬满面浅笑,言谈间还有玩笑的意思。可是林雨晴却神色暗淡,眼底充满了绝望。

坐起身,林雨晴笑了笑,说:“铭扬,大夫说我的身体怎么样了,可不可以出去走走?”

“你想去哪里?”

“嗯……”林雨晴想了下,说,哪里都好,只要和你在一起就行。

林雨晴难得说些甜言蜜语,萧铭扬心暖的同时,伸手点着她的鼻尖,笑道:“我去和大夫说一声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”

萧铭扬说着,就起身去找大夫,林雨晴则站起身,简单收拾下自己。

再次离开医院,林雨晴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

仰头看着蓝天,林雨晴笑,说:“还是外面的空气新鲜呢。”

说完,林雨晴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

司机将车子开过来,萧铭扬正要为林雨晴打开车门,林雨晴却阻止了他,说:“我们就随便走走吧,不要坐车子,好不好?”

虽然林雨晴神态依旧,可是萧铭扬总觉得她那里不太对劲儿。

仔细打量着她,萧铭扬点点头,然后牵着她的手,信步走在街上。

轻轻握着萧铭扬的大掌,林雨晴低着头,感受着他的温暖。

能这样和他在一起,真好。能感受着他的温度,真好。能和他呼吸一样的空气,真好……

发现林雨晴很沉默,萧铭扬停下脚步,双手捧着她的脸,发现这个小女人的脸上,早已经布满了泪水。

“雨晴,你怎么了?”

“没事啊,”林雨晴揉了揉眼睛,说,“我只是觉得好难过,不知道怎么了。”

萧铭扬还不知道林雨晴已经都记起来了,以为是她的记忆再作祟,便不断地安抚着她。

拍了拍脸颊,林雨晴一副很无奈的样子,说:“真是奇怪了,这种心酸的感觉来的快,去的也快。铭扬,我该不会得了什么精神性的疾病吧?”

“瞎说!”拍了拍林雨晴的脑袋,萧铭扬一副认真的模样,说,“你看,脑袋里都没有乱七八糟的响声,这不是挺好的吗?”

萧铭扬故作认真的样子,让林雨晴忍俊不禁。

“啊,铭扬,我们来合照吧!”

林雨晴像是突然想到了这件事,忙拿出手机,也不管萧铭扬同意与否,便高高举起,两个人自拍了一张。

林雨晴很少自拍的,她觉得那个样子很傻。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,似乎对拍照很感兴趣,拽着萧铭扬拍了很多,有在公园里的,商场门前,花坛旁,甚至还有路人热情的参与。

林雨晴玩得很开心,萧铭扬也不忍心打断她。只是看着越来越昏暗的天色,萧铭扬提醒道:“天色不早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

要回去了吗?

林雨晴依依不舍,一面和萧铭扬牵手走着,一面问:“铭扬,明天我们去哪里?”

这丫头,还没回去呢,就想着明天去哪里玩……

宠溺地看着林雨晴,萧铭扬说:“我怕你的身体吃不消。”

“你不知道女人天生就是喜欢逛街的吗?只要逛街啊,什么毛病都没有了!”林雨晴开心地仰起头,伸手揽住萧铭扬的头,主动献上自己的红唇。

感受着林雨晴轻轻的吻,萧铭扬受宠若惊。

林雨晴真的很少主动献吻,这丫头终于开窍了,能够主动一点了!

萧铭扬一边想着,一边收紧手臂,加深了这个吻。

两个人,在夕阳下,幸福的拥吻。这在路人眼中,是非常浪漫的一件事。

可是在林雨晴的心中,却充满了苦涩。

铭扬,如果以后你怨恨的我时候,请记住今天的美好。我也很想和你走完这一生,可我亏欠了张凯枫太多太多,如果连他最后珍视的东西都无法守护住,那我真的没办法原谅自己。

忍住了眼底的泪,在这一刻,林雨晴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
……

第二天,萧铭扬带着早饭,早早就来到了医院。

可是林雨晴的病房内,却收拾得干干净净,好像没有人住过一样。

萧铭扬的心突然很乱,他拽住路过的护士,就问这里的病人去了哪里。

护士想了下,说:“这位病人昨天晚上开始收拾东西,今早,已经让人将行李带走。至于人嘛……我刚刚在花园里看到她了。”

眼神一暗,萧铭扬转身就匆匆向花园跑去。

今天的阳光正好,林雨晴坐在石凳上,一个人欣赏着柔静的晨曦。

悄然站在林雨晴身后,萧铭扬语气轻柔,好像怕惊走了蝴蝶一样,说:“雨晴,那里很凉,你先过来。”

听到萧铭扬的声音,林雨晴微微转过身,想他笑了笑,说:“铭扬,我有事想和你商量。”

“我不想听!”看着林雨晴的态度,萧铭扬想也没想,就拒绝。

“铭扬,现在不是幼稚的时候,有些事情我们必须面对,有些情分我们也必须要还,逃不掉的!”

林雨晴每说一个字,萧铭扬就觉得自己的心冷了一分,最后,他苦笑着看向林雨晴,问:“你都想起来了,是不是?”

林雨晴默默地点头,她很想笑,可是嘴角微微一动,眼泪就先流了出来。

“铭扬,我见到了安迪,他把凯枫的事都和我说了,我……我想帮凯枫守护住他最后的珍宝。”

林雨晴这样说,萧铭扬便知道了她的决定。

面露凄惨的笑容,萧铭扬声音沙哑,问:“你可怜张凯枫,那谁来可怜我?难道还张凯枫的恩情,就用我们的幸福做陪葬吗!雨晴,这对我不公平!”

“可除此之外,我还能用什么还给张凯枫呢?”林雨晴一副无措的样子,哽咽道,“如果我连仅可能为他做的事都办不到,那所有的愧疚和不忍,都是空洞的。我欠他太多,这是我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能帮到他了!”

“那我们的孩子怎么办?家里的亲人怎么办?你不能只为你的良心考虑,你还有你的家人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