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:殒命/帝少的心尖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安迪也红了眼眶,深深地看着张凯枫,说:“boss是我这辈子最佩服的人,他就是我的信仰,我甘愿为了他献出我的生命!我从没想过,他竟然会死。”

咬着唇,林雨晴哽咽着说:“这些都是因我而起,我却连他最后珍视的东西都守不住,我对不起他……”

“boss最珍视的人,是你,如果你能平安,boss也会很满足的。”

林雨晴摇了摇头,说:“这只是在给我的无能找借口,我不能让凯枫走的不安心!”

俯身轻轻摸着张凯枫的脸颊,林雨晴说:“凯枫,我答应你,一定会守护好你和你母亲的产业,就绝不会食言!”

抬头看着林雨晴,这个瘦弱的女人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,让安迪愣住,然后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林雨晴目光坚毅,说:“我不信,在法国,区区菲力克家族就能只手遮天!律法的通过,不可能是一个议员就能决定的,如果他不肯见我,那我就找他的直属上级,如果他的上级也不理会,那我就继续找,直到找到总统,我一定不会放弃!!”

安迪直直看着林雨晴,这一刻,他似乎知道了,张凯枫喜欢林雨晴的原因。这个女人在认真的时候,她的周身好像有一层光圈,让人不敢亵渎。

可是,如果她要这样做,林雨晴的名字肯定会在法国人尽皆知,然后消息就会传到中国,那她要如何面对她的家人?

想到这些,安迪的目光逐渐变得深沉起来。

心中如此决定,林雨晴含泪用脸贴着张凯枫的脸颊,在他耳边轻轻说道:“凯枫,请你慢一点走,我会让你看到,我没有让你失望!”

说完,林雨晴擦掉脸上的泪珠,就离开了手术室,看着等在外面的阿九,说:“我们走吧。”

看着林雨晴为别的男人哭成这样,阿九本应该嗤之以鼻的。可是这种情况下,他只觉得很心酸,是为林雨晴,还是为张凯枫,还是,为他们之间注定没有结果的悲剧?

垂头,阿九在内心轻轻叹了下,然后说:“刚刚莫迪家族的人来了电话,说他们可以在您需要的时候,为您提供帮助。”

莫迪家族?

林雨晴恍然,暗想,虽然自己对亲朋隐瞒了张凯枫的事,可马克肯定会知道这个消息,然后以他莫迪家族长子的身份,让莫迪家族对自己提供帮助。

哎,如果马克知道凯枫的事,会不会很遗憾,没看到他最后一面?

回身又看了眼手术室,林雨晴握了握拳,然后便和阿九缓步离开。

……

因为有莫迪家族插手,让菲力克家族备受压力,莫迪家族甚至开始调查议员是否收受贿赂,才会如此巧合地更改了律条。

议员没想到,他只是帮菲力克家族一个小忙,却引来这么大的麻烦,愤怒之余,却也只能继续走下去,因为一旦露出破绽,就会让对手抓住把柄,永无翻身的机会。

为了让自己的行为看上去合理合法,议员也多方走动,粉饰太平。两方人马就像是天平的两端,不断增加着自己的砝码,全力争取最后的胜利。

可是时间过去得越久,对林雨晴就越不利,慢慢的,她整个人都变得很焦躁,晚上也开始失眠。

这日,林雨晴失眠一整夜,看着窗外越来越亮的天际,决定起身,在附近转转。

走在安静的林荫道上,林雨晴深深呼吸着清甜的空气,混沌的脑袋,有一丝清明。

“哇,我们连夜坐飞机赶过来,没想到你倒是挺惬意的!”

听到声音,林雨晴诧异地回过头,正好看到了满面青春笑意的大钟!!

“大钟?!你怎么会在这?”

“我啊,当然是来帮忙的!”

“帮忙?帮谁的忙?”

“当然是你喽!”

林雨晴迷糊了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近忙得头晕脑胀,怎么跟不上大钟的思路了呢?

“哎,算了,我还是直接说好了!”大钟收敛笑意,一本正经地说,“我和师傅也听说了你好张凯枫的事,咱们好歹也算共患难的,所以决定倾力相助!”

林雨晴很感激大钟的心意,可是这种豪门恩怨,他们大夫能帮到什么呢?

见林雨晴状况外的样子,大钟在她眼前晃了晃手,说:“喂,你那是什么眼神啊?觉得我们帮不上忙?”

心里虽然这样想的,但是林雨晴不想伤人家的心,便摇头,说:“不,只是有些意料之外而已。”

大钟笑哈哈地说:“哎呀,就算你说实话,我也不会觉得唐突,因为正常人都会这样想的啦。”

大钟的坦荡,反而让林雨晴觉得很局促,想说些什么,让大钟不要误会,却觉得这样的解释反而越描越黑。

大钟了然笑笑,说:“好啦,不逗你了,我师傅在前面的车子里等你呢!他想见你!”

啊,万悔大夫也来了?

林雨晴满面诧异,跟着大钟走到那辆黑色的商务车,竟然真的看到了万悔。

“万大夫!?”

万悔向林雨晴点头笑笑,语气温和,说:“好久不见!”

弯身走上车子,坐在万悔的身边,林雨晴看着万悔,心底感慨万分,没想到那次分别之后,再次见面的时候,已经是沧海桑田……

万悔似乎看出林雨晴的慨叹,叹道:“丫头,这段时间,你辛苦了。”

一句简短的问候,却让林雨晴心酸得想哭。

抿了抿唇,林雨晴笑道:“和凯枫为我做的那些事比起来,这根本不算什么。而且,我那么没用,竟然到现在还在兜兜转转,让凯枫的资产流落在外。”

“你一个女人,能做到这些,已经很不容易了。而且,如果不是你和你的朋友接连不断地努力,议员也不会急于奔走,露出了把柄。”

在林雨晴狐疑的眼神中,万悔递给她一副金色的信封,说:‘“这封,是总统的特批信,你拿着它,去给菲力克家族看,他们便不敢为难你的!”

总统的……特批信!?

林雨晴完全被震慑住了,她呆呆地看着万悔,似乎整个人还没回过神来。

万悔眼神柔和,像是在看自己的女儿,语气宠爱,慢吞吞地解释道:“我虽然只是位大夫,但是却能掌握人的生死,即便是总统,他也是有生老病死的,对不对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